毒性的雞母珠卻是我最在乎的種子

週日午後,帶著女兒到住家附近的竹林散步,沿著小山路緩緩上下坡,山溝構成地勢高高低低,不同高度的竹從深處長上來。我們碎步於落葉積滿的小徑,竹子搖搖晃晃,製造出空洞詭異的聲音,有些桃花心木等不及三月的溫暖,已提前長出卵形的蒴果,和竹子結合就像是一組打擊樂器。同樣是高個子樹的相思樹,葉子細細長長,枯了之後,便飄啊飄的落在小徑上,慢慢疊、慢慢疊就成了大自然的毛毯。走過,踏過,踩過,往地面看,一旁較低矮的姑婆芋葉子大得如此肆無忌憚,野生的香蕉葉也不遑多讓,兩者像是互看不順眼的大葉。

一月二十一日,二〇一八
這樣冬日的午後,蟲不多,只有不同的樹木、不同的樹葉陪著我們。
走著走著,在一片樹枝當中,我看見了幾顆鮮紅色的種子在枯黃的殼裡迸開了,無須多近觀察,我就知道那就是當時誤以為是相思豆的「雞母珠」,就是當時爸爸消失一陣子撿回來的紅色豆子。
我急著說:「不管,不管,我要撿回去,那是我爸爸以前送我的果實。」女兒想幫我撿,幫我完成願望,我擔心的嚷著:「要小心喔!不要碰到果實,那有毒!」一聽到有毒,女兒的手收了,先生的手往前了。隔著塑膠袋,折了藤枝,將整個迸開的果殼遞給我。

十多歲時,清明時節,有一回陪父親去掃墓,我們走在高雄林園清水嚴的山路上,我其實不知道自己對哪一個祖先祭祖(真是不應該啊),只知道掃了兩、三個祖先的墓,休息時,爸爸不見了,他一個人不知上上下下溜到哪兒去了?我和哥哥坐在石頭上枯等了一會兒。片刻後,爸爸出現了,拿了一堆果殼中袒露的紅色豆子給我,這是爸爸第一次送我大自然的禮物,拿在手裡,記在心裡,那些豆子的樣子,就是今日我撿到的這些豆子,朱紅色的外表有著黑色的斑、白色的點。
多年後,我才知道它不是相思豆,而是生長於低海拔山區的雞母珠,是一種有毒的植物。

許多植物專家特別叮嚀這是一顆斃命的劇毒種子,想必它虛有美麗的外表,實為惡名昭彰的陰險豆類,但在我的回憶中,它們是父親在山坡地中,上上下下,找尋到的美麗果實,父親將這些紅色豆子送給了他的女兒,是女孩永遠惦記在心裡,是爸爸專屬的愛的果實。

如果可以,我也要多多送大自然的禮物給我的孩子,因為我知道,她們一定也會記在心裡,永遠不會忘。

延伸閱讀:
暖冬十一月:美人樹、黑板樹、長疣馬珠 
秋天的台灣欒樹,多情多色彩 
令人雀喜的種子禮物:蘇木、耳豆、衰衰模樣的可可椰子(11.11ys) 
每個人都有一段與樹的回憶。《樹的聲音》 
種魔豆:為你唸一封情書(7.3~7.4ys)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

  • 停電的日子 停電的日子
    ▲yoyo為我們拍燭光,11ys2015.08.08颱風天的父親節颱風在清晨五時發威了,把浴室的窗打開了,把電力斷送了。…
    一開始就不孤單Ⅱ 2017-08-09 00:41:00
  • 媽媽的衣裳 媽媽的衣裳
    ▲zoyo與外婆阿嬤,2010.02.16,5.6ys那是好久好久之前的回憶,每年母親生日或是母親節的時候,我總是跑遍各…
    一開始就不孤單Ⅱ 2014-01-11 00:00:00
  • 黑糖的滋味 黑糖的滋味
    旅行前,依舊準備了棒棒糖,那是多年來,我們這個小家庭用來伴著楓港往大武的台九線山路的甜蜜默契。每一回走南迴公路,從西部越…
    一開始就不孤單Ⅱ 2016-09-20 22:3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