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問:神學院開屬靈恩賜課程,我該怎麼辦?

問題:我是神學院的學生,最近學校開了一個課程,要操練屬靈恩賜,
要操練方言、操練圖像化禱告、操練發預言、到路上找幾個陌生人發預言、、。
這課程有學分。
操練圖像式祈禱的時候,我不斷向神祈禱求神保守我,結果我什麼都看不到。所有學生裡面,只有我一個看不見圖像。
頓時我成了異類,但我沒有勇氣挑戰講員,我怕會引起紛爭。
而操練預言的時候,講員說要想像自己是神的代言人,
所以對人說話的時候要用第一人稱,
也就是「我有個感動神要我對你說、、你要聽我的話、、、」,
請問,我該怎麼辦呢?
(隱私已去除,內容有改寫)



答:
唉!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呢!


假使這是靈恩派的神學院,那麼,你是咎由自取,自己往坑裡跳(雖然這種說法真的很殘忍);
假使這是堅決抗拒靈恩派的神學院,那麼,這表示該神學院出問題了;
假使這是一般神學院,沒有特定傾向,那表示你可能入學前的調查不夠認真。


讀神學院前,假使是我,我會先看課程內容,再決定要不要挑這神學院就讀。


你現在的情形,該怎麼辦呢?
我也不知道。


1. 假使認為『神學院等於一般大學』
那麼,答案很簡單,
反正學校要什麼、老師要什麼、你就是以拿高分為原則,不用管太多。
畢竟,一般大學的重點,不過是『傳授學問』而已,不是在『培養上帝僕人』。


2. 假使認為『神學院不是一般大學』
假使你認為神學院是『培養上帝僕人』,
那麼,當神學院無法使你忠於上帝、忠於真理時,你該如何?




我說假使是我,我會如何做好了。
你參考一下,但這不是絕對真理,只是我個人想法。


1.假使讀神學院,會讓我偏離真理,那我寧可不讀。
我要讀,就要讀純正的,不要讀亂七八糟教導的,
那是在浪費我的時間、污染我的信仰。
當然,這年頭,我們很難說有什麼絕對純正的。
所以,就進入下一個狀況。


2.假使神學院出現錯誤課程,我會分成兩類:

a.純粹知識教導
這無妨,反正就是研讀知識,但不表示我就接受那些知識、信仰那些知識。
基督徒本來就可以研究佛經、研究異端,
但真基督徒不會因為研究佛經就變成佛教徒。
所以假使這教授是靈恩派、是新派,
沒關係,反正我就是研讀知識、增廣見聞罷了。


假使考試就是『考知識』,我一樣會很認真作答、照知識來寫。
但假使考試內容、報告內容,是要我表達出『支持與認同』,我會拒絕。
我會照真理來寫報告,不會討好老師來寫出違背我信仰、違背聖經的報告。
老師假使因為我寫出批判他觀念的報告,就給我很低分,
那就這樣,我不在乎。
老師假使因為這樣就讓我不及格、不能畢業,我一樣不在乎。
堅守真理,上帝會背書、會照顧我。
因為,我讀神學院,不是為混口飯吃,而是為做個忠心的上帝僕人。


但是,我不太相信,假使只是『純粹知識教導』這種情形,
老師敢給我不及格。


不過,話又講回來,
我講的這種狀況,僅限於『少數課程有偏差』。
假使是『多數課程有偏差』,那就算是知識傳遞,我也不幹。
因為,假使多數課程都有偏差,那就回到我講的第一點,
表示這神學院太不純正,不值得我浪費時間去讀。


b.實際操作與實習
這種可要小心了,因為是具有危險性,而且常常是聖經嚴厲禁止的!
假使要我去『參觀』天主教的彌撒,
或是要我『坐在台下』和他們一起,我可以接受。
但假使要我去天主教『領聖餐』,我拒絕。


參觀 ≠ 參與,
通常,『參觀』比較沒關係,『參與』常常不行。


當然,有人會喜歡說『體驗』,
問題是,要看體驗到什麼程度。


我去『參觀』佛寺,這沒關係;
我在佛寺『聽講經』,這也還可以;
我在佛寺『跪拜』、『參與誦經』,這當然不行!




以你的情形而言,
課程要求『操練圖像』,我會照實講:
我看不見!
(我的想法很簡單:你要給我零分,就給我零分吧!)


課程要求『操練預言,用第一人稱講』,我會拒絕!
聖經嚴禁假先知!
先知也不是用練習的!
十誡第三誡『妄稱上帝名號』是大罪!


課程要求『到路上找數個陌生人發預言』,我拒絕!
一樣的觀念:
先知就是上帝的出口,不得妄稱上帝名號,否則是處死的重罪。
聖經裡,哪一個上帝呼召的先知,是可以用『練習』的?
哪一個先知講的話,可以妄稱上帝名號的?
先知是『自己要當,就可以當』的嗎?,
不需要上帝呼召就可以當的?
我沒有上帝呼召擅自去當先知發預言,是嚴重違反聖經、嚴重褻瀆上帝!


原諒我這樣說:
我寧可被當掉!也不願妥協在這種亂七八糟嚴重違反聖經的實習裡。
這種課是垃圾!


我要當個『上帝的僕人』?
還是要當個拿神學院學分,日後去教會混口飯吃但違背信仰的『領薪水者』?


宋尚節在美國讀神學院,後來發現這是新派神學院,
他可不是妥協,而是寧可被送進精神病院,也要堅持信仰。
這個人,後來是上帝重用的僕人。


這就是我的立場!
願上帝幫助我!


我能給你的分享,就是這樣了。
或許,你會覺得這是唱高調。
但是,我真的是這樣的態度的。
假使我要讀神學院,對我來說,就是要獻上自己,當上帝的傳道人了。
這不是讀一般大學、做一般工作,而是要作上帝僕人的工作了。
假使我連堅守真理都做不到,日後我有什麼資格牧養羊群?
假使要混口飯吃、要謀生,我不用去讀神學院!
一般大學就可以讓我有很好的飯吃了,不用去神學院拿文憑混飯吃,
上帝也禁止祂僕人混飯吃。
讀神學院,假使只是要培養我成為一個謀生的工具、培養我用各種違反聖經的假道與技術來牧會,那我寧可被退學不用讀。







小小羊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