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老會禮拜一定要使用台語?-----神主牌還是真正出於信仰?

台語長老會禮拜使用台語,從宣教士時期就這樣了。
這是一個歷史悠久的傳統。
而且,近年不少長老會長輩大聲疾呼要加強台語訓練、不能忘記母語、要保存台語文化、不能讓台語失傳、、、。
然而,我們是否真的認真思考過-----------
禮拜時,使用的『語言』,目的是什麼?


另一個問題是------
民族文化的保存,是不是教會的任務?


禮拜時,使用的語言,原因和目的是什麼?
是因為『你是台灣人,你就有義務使用台語禮拜』?
是因為『你不用台語禮拜,你就不愛台灣』?
是因為『台灣人用台語禮拜,天經地義』?
是因為『台灣人是台灣這塊土地人數最多的一群,所以不管什麼族群,都一定要會台語』?
教會禮拜,是要帶信徒敬拜上帝,
還是要保存文化、保存母語?


假使有『眾多』原住民、客家人、東南亞的新住民與我們一起禮拜時,
我們也一定要使用許多人聽不懂的台語,不得使用多數人聽得懂的國語?


若是如此,那麼,聖經的譴責,正好適用!--------
『那在座不通方言的人,既然不明白你的話,怎能在你感謝的時候說「阿們」呢?』
(林前14:16)


那在座不通台語的人,既然不明白你的話,怎能在你感謝的時候說「阿們」呢?


當禮拜語言的目的---------使用信徒『聽得懂』的語言來禮拜-----被嚴重忽略時,
我們竟然以為『保存文化』可以凌駕在『信仰』之上?
這是在幹什麼?
這是語言與族群的驕傲,還是真心要讓信眾一心向神來禮拜?


『說方言的,若不翻出來,使教會被造就,那作先知講道的,就比他強了。』
(林前14:5)


聖經裡,上帝透過使徒保羅的口,對於『方言』的譴責,不正適用於我們身上?
當時的歌林多教會,流行那種『沒人聽得懂』的所謂『方言』,
而且是在『禮拜時』使用。
問題是,上帝嚴厲譴責這種現象!
禮拜,是『眾人集體』的,必須使用『多數人聽得懂的語言』來禮拜的。
不管你講的是那種靈恩派顛狂沒有半個人聽得懂的「方言」,
還是你使用不少人聽得懂的「台語、客家話、原住民語、、、」這種「地方方言」,
反正只要是集體性的,就必須努力使用眾人聽得懂的語言來禮拜!
你要講別人聽不懂的語言,可以!
請設翻譯者!
否則,大家如何合一來禮拜呢?
如何同心同聲說阿們呢?


事實上,當今台灣,使用最多、最廣、最通用的語言,是台語嗎?
當然不是!
是國語!
請不要把政治立場帶進禮拜的語言來!
在上帝面前禮拜時,各種政治立場都該閉嘴!
不要對我說國語的推行是如何殘暴不仁,那些我都知道,我也強烈反對。
但是,當國語已經成為台灣這塊土地最主要的語言,
而且是最多數人能聽得懂的語言時,
我們不該強迫信徒要學習台語才能來禮拜。


改教運動、宣教士傳教時,『使用各民族的語言來禮拜』、『使用各民族的文字來讀聖經』,目的是什麼?
是要『保存各民族文化』?還是要『使聽眾能理解』?
當然是使聽眾能理解!
結果,我們今天竟然顛倒重點,這樣怎會正確?


教會推廣台語,很好!
教會大聲疾呼保護語文文化,無妨!
但是,我們捫心自問-----------是把台語當神主牌一樣敬奉,還是真心敬拜上帝?


當初宣教士進入台灣時,台灣多數人使用的語言是什麼?
是台語還是北京話?
當然是台語!
所以,當時的宣教士,所學習的,就是台語;所傳講的,就是台語的講道。
因為,當時的信徒,多數只聽得懂台語!
同樣的,當長老會到台灣山地,對原住民進行宣教時,一樣要學習當地多數人使用的原住民話。
更早的荷治時期,荷蘭長老會的宣教士,是講平埔族的西拉雅語,翻譯的是西拉雅語聖經,不是台語聖經。
這些的目的,都一樣----------使用當地人能聽得懂的語言,來傳講福音。
『文化保存』、『母語保存』、、這類東西,並不是目的!


長老會使用白話字(台語羅馬拼音),歷史已經很久。
長老會有自己的白話字聖經。
但是,我講句不客氣的--------當今長老會信徒,有幾個讀得懂白話字聖經的?
就算讀得懂,我再講句更不客氣的------面對國語和合本聖經和台語白話字聖經,
哪種才是大家常用的、使用的選擇?


和合本聖經的翻譯者,和台語白話字聖經翻譯者,
他們當初的目的,是政治目的、有政治的意識形態嗎?
他們是要什麼文化保存、母語保存的嗎?
別傻了!
他們的目的,通通都一樣---------使用當地人能懂的語言和文字,來傳福音,使信徒能自己讀聖經。


事實上,當時的和合本聖經,是嚴重違反中國文化傳統的(不是要保存中國語文傳統的)!
因為,當時的傳統,只要是文字使用,幾乎都使用文言文,而非白話文。
但是,和合本翻譯者,要使大量平民能讀懂聖經,
所以採取的是當時庶民比較能懂的白話文,而非知識份子才懂的文言文。
這比後來五四運動的白話文運動,還要更早。
當然,和合本聖經的文字,對我們這時代的人而言,依然太文言。
但起碼,對當時的人而言,是很白話的。
拿『保護傳統文化』這種觀念來套用在聖經文字上,實在太離譜了!
因為,這根本就違反聖經翻譯的目的-------使用當地人能理解的文字來讀聖經。


事實上,使用中文的人,就不愛台灣?
使用台語白話字的,就比較愛台灣?
講國語的,就不愛台灣?
講台語的,就比較台灣?
我們心知肚明,一大堆台語講得很溜的,卻是出賣台灣的!
反而有些不太會台語的,卻很愛台灣!


當初翻譯並出版台語羅馬拼音聖經,目的是什麼?
有幾個現今教會裡的鼓吹者想過?
是文化保存、母語保存?還是使信眾能讀懂?
當初翻譯台語白話字新約聖經、推動白話字運動的巴克禮牧師,
他的目的是什麼?
是因為當時台灣民眾大量都是文盲,只會講台語,看不懂漢字。
因此,為了傳福音,為了使當時大量民眾能讀懂聖經,才推廣白話字的。


根據巴克禮的記載:
「從我初抵台灣,就確信三件事,至今歷時五十年,仍堅信不移。
第一,若要有健全而有活命的教會,每一信徒不分男女,都要研讀聖經。
第二,這個目標,使用漢字是達不到的。
第三,使用羅馬拼音的白話字,可達到這個目標。… 」


「你們自己讀聖經,會受聖靈的感動,
雖然沒有人講道給你們聽,仍然會明白上帝的旨意。
可惜漢字很難學,會讀的人少,
因此我們另行設法,以白話字來印書,使你們較容易看懂。
…。希望眾人要努力學習白話字,
…這樣你們就會讀報以及其他的書和聖經,
希望你們習道愈深,德性愈完備。」
(摘自『白話字聖經的由來』)
http://www.biblesociety-tw.org/bmag/bmag19/Amoy%20Romanized%20Bible.htm


台語白話字運動和白話字聖經,是很偉大的歷史!
但是,這個歷史任務,已經完成了!
時代背景不同,台語白話字聖經,已經喪失當時的目的------使當地民眾能讀懂。
事實上,現今的白話字聖經,除非信徒特別花時間去學,否則很難讀懂。
因為,這聖經版本歷時久遠,就像和合本聖經一樣,對現今的信徒而言,已經不再白話,反而變成艱澀難懂的詞彙使用了(甚至比和合本還艱澀)。


當初宣教士清楚的、合聖經的『使當地人能懂的語言文字』的觀念,
我們今天怎能變成違反聖經、變成要『維護民族傳統、保存母語文化』,
堅持一定要用台語、堅持一定要白話字聖經?


我們要搞清楚重點:
教會的主要目的,是『福音』;
保存文化、保存母語、、、這類事務,頂多屬於『文化使命』。
在順位上,『福音』絕對高於『文化使命』太多太多了!
基督徒沒文化使命,頂多是虧欠上帝;
基督徒沒福音,那可是犯罪!
我們不能捨本逐末、本末倒置、把次要當主要。


推廣講台語、推廣學習台語羅馬拼音文字,無妨;
但是,一旦把台語當成神主牌一樣敬奉,那就不是真正以上帝當首位,
而是把台語當偶像來敬拜了。


當今台灣,有多少年輕的長老會子弟,已經不熟悉台語了?
堅持使用台語,寧可犧牲年輕族群的福音性,來保存母語的文化,這樣會是正確?
當今海外的長老會教會,有多少第二代、第三代移民,已經不熟悉台語了?
堅持使用台語,寧可犧牲年輕族群的福音性,來保存母語的文化,這樣會是正確?


教會就該是教會!福音就該是首位!
不要把一大堆的文化使命放到教會來當成首位,要求教會要承載這些使命。
政治立場、母語保存、文化保存、、、、。
該退到主耶穌後面的,就該退下去吧?
上帝的歸上帝,該撒的歸該撒。
堅持用許多人不熟的語言和文字來要求他們熟悉聖經道理,
卻不肯使用他們熟悉的語言和文字來使他們熟悉聖經道理,
這種嚴重違反聖經、違反理智的事,該被重新思考了!




*註:
我使用的『國語』這種詞彙,有些人不能認同,
但是,因為這詞彙已經約定成俗,
大家可以輕易理解這是『台灣學生從小學習的北京話』,
所以我不管政治意義,依然使用『國語』這詞彙。






小小羊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