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鋒末世論(轉貼、翻譯)

大家可知道,廿四小時禱告運動,重建大衛倒塌帳幕,IHOP,Forerunners, 先鋒教會,萬國敬拜中心,琴與爐的敬拜,現代先知,恢復使徒……這些主張,其實都是來自同一來源?
小小羊前言:
我們面對這個世代,當然會面臨很多問題。
而各式各樣的偏差問題,特別是教會,都是因為他們有更核心的神學思想出問題了。
因此,像這種從核心神學思想來進行批判的文章,就非常重要。
因為,我們透過這種文章,才比較容易知道教會這些主張的來源來自何處。


以現今教會大量流行的各種積極思想技術而言,
根源幾乎都可以往上追到趙鏞基、還有其他大牧師。
而這些牧師的思想來源,又可以追溯到一個異教徒。
而這異教徒他的思想來源 ,是一群邪靈。
像這樣,我們就可以很清楚知道這種運動是邪靈來的。


以現今教會流行的內在醫治而言,幾乎都可以追溯到Agnes sandford。
而這女人她的思想,根本就是褻瀆基督的異端思想。
像這樣,我們也可以很清楚基督徒不能用內在醫治了。


同樣的,現今教會大量偏差,其中一個大方向,就是末世論問題。
末世論因為很複雜,所以很難進行整理與批判。


這篇文章很重要,因為他提出很重要的觀察,發現當今大量教會的末世論偏差,
其中一個很重要來源,就是來自畢麥可。
作者整理出這運動的觀念與偏差,這對園地弟兄姊妹非常重要,
不管是研究方向也好、避開偏差也好,都有很大的幫助。
畢麥可雖然不是異端,但是,他很多教義觀念錯得離譜,我們千萬不要跟隨。


感謝呂鴻基牧師推薦這篇英文文章,
也感謝園地Rex弟兄的翻譯,使我們能用中文讀到這篇文章。




以下先轉貼中華聖經教育協會呂鴻基牧師的『淺析驅動 IHOP(萬國禱告屋), OneThing,Forerunner先鋒教會,的錯誤末世主張』一文(部分):

「在此不談靈恩立場與聚會形式的問題。我只簡要提醒大家這個OneThing特會,以及廿四小時禱告運動,重建大衛倒塌帳幕,IHOP,Forerunners, 先鋒教會,萬國敬拜中心,琴與爐的敬拜,現代先知,恢復使徒……等令人目不暇接的特會背後的一個神學主張。


一個只是停留在學術討論階段的神學主張,對一般人的影響可能不大。但若是常見的實際應用與作風,是根據一個有偏差的主張,那我們則當謹慎、小心。並且有必要分析、瞭解其可能導致的問題。


OneThing與IHOP背後的神學主張,極需注意的是他們的「末世論」。當我們看到一個「屬靈運動」,將運作的形式大多建立於富爭議的末世論觀點的引申,我們這些教導者就必需非常注意,並提供合宜的說明。


畢邁可Mike Bickle 承傳靈恩人士的末世觀點。這幾年來,更積極發展一套他的「聖經教導」與「事工項目」。他所鼓吹與持定的末世論論調,是有偏差的。他的末世論應用,是有危險的。


1. 大量並過度強調異象題材的聖經書卷,特別是啟示錄。將啟示錄解讀成主再來前的「使徒行傳」。只容許遵照IHOP主張講道的人,出現在他們的教導與講台。


2. 認定現在就是主再來前的關鍵時刻,因此神要在現在,興起末世的菁英先鋒,來迎接主的再來。他雖然沒有預測主再來的時間,但他肯定的宣稱,主耶穌必定要在這個世代再來。


3. IHOP的末世論是「使徒恢復式的前千禧年派末世論」。意思是:主耶穌將於大災難末期再次從天降臨,主降臨前聖靈要先恢復教會在地上的榮耀,並興起一支必定戰勝世界的屬靈大軍隊,在大災難中以新娘的身分當面迎接主降臨於地。


4. IHOP為主耶穌第二次降臨設下他們認定的必要前提:先鋒教會要先興起,並帶領全球教會,合一、聖潔、榮耀、滿有聖靈恩膏地、向主耶穌呼喊「來吧!主耶穌」。先鋒的呼喊聲勢,將決定主耶穌再來腳步的或快或慢。


5.「使徒恢復式的前千禧年派末世論」明顯地成為IHOP積極鼓吹各項運動的根據,例如:以利亞的心志,施洗約翰的捨己生活方式,拿細耳人的立約,神榮耀的恢復,禱告帳幕的重建,琴與爐的敬拜,聖靈能力的彰顯,大使命的完成,新郎的至友,但以理的膏抹,禁食,猶太節期,與及先鋒基督徒,先鋒教會,全球連續不休止的禱告屋…….。」




以下開始這篇文章:


先鋒末世論
作者:安德魯傑克森 翻譯:雷克斯
http://www.equip.org/articles/forerunner-eschatology/?msource=EC110401WKLY&tr=y&auid=8062689


曾經在1980-90年代領導極富爭議性之「堪薩斯先知運動」的靈恩派領袖「畢麥可」,目前已經成為無數世界各地年輕人心目中的「末世專家」。他傳講一種被扭曲的啟示錄解經論調,堅稱現今世界已進入「末世革命」,在未來五十年間耶穌即將二度來到世上。


在2000年間,目前(2009)已經54歲的畢麥可辭去「都會基督徒團契」的主任牧師職位,開始建立「堪薩斯萬國禱告屋(IHOP)」。在今天,畢麥可已經是萬國禱告屋眾多事工的執行總監,以及先鋒基督徒團契的主任牧師。萬國禱告屋擁有超過四百名自稱「代禱宣教士」的全時間同工,而他們都是自己開發自己經濟來源的同工。


據畢麥可宣稱,開設萬國禱告屋是他在1993年從「巴布瓊斯」身上,一位已身敗名裂的”堪薩斯先知”,所領受異象的完全實現。巴布瓊斯預言,神將興起一個猶如大衛禱告帳幕的堪薩斯敬拜禱告運動,聚集成千上萬的青年基督徒參與在其中。


IHOP運動激發了許多基督徒為耶穌而活與代禱的熱情。在畢麥可逐漸升溫的末世論狂熱之影響下,對於基督徒來說,尤其是牧師與領袖們,更深入了解現在極富影響力及他個人專屬的”先鋒末世論”是非常急迫與至關重要的事。


這篇文章的主旨不是要評論畢麥可的個人生活,尤其是他的個人生活有許多令人欽佩的地方。相反地,我將解釋與評論畢麥可對啟示錄”鬆散的解經系統”所衍生出的教導。我極力禱告中的心願就是這篇入門的文章能夠帶來人們對畢麥可末世論更全面、更深入的探討與評估。


畢麥可的末世教導
在今日,聖經末世論的主要解經系統被稱之為前千禧年派、後千禧年派、及無千禧年派,而在各個派別中,各存在著獨特的解經角度。畢麥可稱他的末世論是屬於前千禧年派當中一個特別的系統,他命名為「使徒恢復式的前千禧年論(apostolic premillennialism)」。


使徒恢復式的前千禧年論
畢麥可透過以下幾個重點,在「使徒恢復式的前千禧年論」與「時代論前千禧年派」之間作區別:拒絕「災前被提論」並認同「在啟示錄大災難期間,榮耀與勝利的大公教會將迫切禱告與殷勤服事,最終帶來以色列的救贖與史上最大的福音收割。除此之外,畢麥可的「使徒恢復式前千禧年論」與「時代論前千禧年派」並無太大區別,而且它融入許多由何凌西(Hal Lindsey)廣傳的核心解經原則與年代序進程。舉例來說,這些包括啟示錄的字面解經法(Literalist Hermeneutic)、以色列與大公教會之間分別不同的救贖計畫、一名即將復興羅馬帝國及建立世界統一政府的人類敵基督、被重建的耶路撒冷聖殿及獻祭制度、晶片植入在手或額頭的獸印記、七年大災難、以及耶穌再來於地上的千年統治。

畢麥可使用”使徒恢復式(apostolic)”的形容詞來描述他的前千禧年論,為的就是要強調他所要建立的教會類型。他堅信自己正在建立一支即將在敵基督統治全球及大災難期間,取得重大勝利的基督徒軍隊。他廣傳一個自創(self-identified)的使徒恢復式基督信仰,其重點包含與耶穌之間新郎(與新婦)的親密關係、完全實現的大誡命、捨己式的聖潔、登山寶訓的生活、聖靈充滿的能力、公義、禁食、禱告及敬拜。雖然畢麥可從1980年代就開始教導許多這些有象徵意義的主題,我最關切的是在過去幾年他又開始這些教導,緊密地融入在他專屬的末世論教導,以及他獨特的啟示錄解經法。


先鋒末世論Forerunner Eschatology
若你參與IHOP運動,沒多久你將會聽到一大串內部的專有名詞,例如─曠野生活風格、新郎的朋友、但以理恩膏、吃書卷、禁食後的生活風格、燃燒與發光的燈臺、全心相愛的愛人、榮耀特區、榮耀走廊、以及許許多多其他的名詞。

每當發現任何教會或基督教運動發明與長期使用特定語言,我們的警示燈應該亮起來。一個教會運動長期使用內部語言,可能發展出一種”我們跟別人不一樣”的文化,來面對大公教會。很快的,一個人使用特定名詞或語句將成為辨別他是不是真正”內部人”的標準。這將容易在基督的肢體之中造成一種”我們”跟”他們”的態度。生活在這種隔絕文化圈的許多基督徒將不容易抽身或與其他基督徒建立關係,因為他們不說”他們的語言”,並被視為在靈裡不冷不熱或信仰上妥協。特別令人憂心的是當這個教會運動的內部人開始說同樣的語言,以及在禱告與歌曲中重複同樣的名詞和語句。在萬國禱告屋,我們可以在他們”禱告室”的”快速禱告時間”,以及IHOP有水準的敬拜樂手和歌手的歌詞當中,看到這種逐漸成形的現象。

然而,在所有的IHOP內部語言當中,「先鋒Forerunner」是最普遍被使用的名詞。IHOP事工之中有包含「先鋒基督徒團契」、「先鋒音樂學院」、「先鋒事工學校」、「先鋒媒體學校」、「先鋒佈道法」、以及「先鋒出版社」。我們幾乎可以確定「先鋒」是畢麥可IHOP事工的品牌。使用「先鋒」這個名詞並不是偶然的。事實上,「先鋒末世論」這個名詞可以讓我們深深體會畢麥可與IHOP事工的核心動力與內部氛圍。

雖然畢麥可承認基督徒無法預測耶穌再來的確切”日期或時間”,他堅稱我們能知道祂再來的”時期”,並大膽告知他的跟隨者,他相信世界末日將在這個世代來臨。

除了堅信”我們正活在耶穌再來的世代”以外,畢麥可還教導,神曾經興起施洗約翰為先鋒,預備他的世代迎接耶穌第一次來到地上,現在神正在教會中興起特別的末世先鋒運動。這個運動將預備這世代面對即將來臨的大災難與耶穌的再來。

畢麥可相信神已恩膏他呼召和訓練這些基督徒末世先鋒。他正禱告成千上萬的”先鋒基督徒”在這世代被興起,成為擁有以利亞的靈和能力的特別的先知角色,並透過啟示錄”作戰計畫”的禱告,擊敗敵基督即將建立的世界統一政府與宗教。


末世先鋒教會
畢麥可教導,教會的屬靈成熟度和自身的預備程度將可延遲或加快耶穌再來的時機。他宣稱大部分基督徒是被動式的等候耶穌再來,但實際上耶穌正在等候教會成為基督純潔的新婦,和預備好發動末世聖戰消滅地上的邪惡勢力,使其充滿著神的慈愛與榮耀。

畢麥可並不單純的傳講”教會將經歷神主權保守下的大災難”,而是末世教會將透過先知性禱告,”直接帶來”神在地上的審判。換言之,迫切禱告的末日教會在大災難中不會是無助的殉道者;透過在大災難中對敵基督的世界邪惡帝國”釋放”神毀滅性的大審判,教會將勢如破竹的為地上帶來公義。

2008年12月底,畢麥可將他的末世狂熱推向高峰 – 他激情地宣布IHOP的OneThing特會將成為IHOP禱告運動中的一個決定性里程碑,而該活動將以他的啟示錄釋經與實踐為主軸。畢麥可宣告時機已到,禱告運動的全體必須意識到,他們將成為推動人類歷史到下一階段的主要媒介,(方法就是)透過”帶來醫治,同時也帶來殺戮的信心式禱告”,進而釋放”天國火力”攻擊敵基督在世上的政治、軍事與經濟大本營。末世將會顯明一位”殺戮的耶穌”,全身沾滿鮮血的走過約旦釋放耶路撒冷,同時對抗敵基督軍隊的實體攻擊。根據畢麥可的末世教導,耶穌再來有其先決條件。他教導,當全球教會體認自己是基督新婦,大聲的呼求”來吧,主耶穌”,耶穌才會再來。當教會在聖靈賜下的合一裡運作,並在禱告上被恩膏,釋放毀滅性末世災難的大審判,耶穌才會再來。

畢麥可預想末世先鋒教會將形成一種前衛的”使徒性”運動。他們將經歷比使徒們所經歷”更偉大的事”。他們扮演末世摩西的角色,在禱告中向末世法老「敵基督」降下神的災禍。畢麥可強調,在末世,當迫切禱告的教會釋放神在世上的審判,摩西與使徒的神蹟將加倍施行在全球各地。這就是為什麼畢麥可稱啟示錄為「末世使徒行傳」,意思就是啟示錄顯明了聖靈將透過迫切禱告的末世教會施行祂的工作。

畢麥可更進一步在末世論的解經上扭曲了馬太福音16:18-19「我要把我的教會建造在這磐石上,陽間的權柄不能勝過他。我要把天國的鑰匙給你,凡你在地上所綑綁的,在天上也要綑綁;凡你在地上所釋放的,在天上也要釋放」。他宣稱耶穌是指,在大災難期間,末世教會握有天國的鑰匙:他們將透過禱告消滅在世上地獄的權勢。教會將在神的大審判之下,執行綑綁與釋放末世權柄的工作,確保地獄的權勢 – 敵基督的邪惡帝國 – 不會贏得勝利。


先鋒“曠野生活風格”Forerunner “Wilderness Lifestyle”
畢麥可另一個扭曲末世論的地方,就是他鼓勵基督徒跟隨施洗約翰的榜樣,捨身去過一種犧牲自我的“曠野生活風格”,為了將來有一天成為耶穌再來之前的”先鋒式的先知”進行禁食與禱告。畢麥可宣稱,“在1997年五月七號這一天,主對我說話,要我相信祂要興起10,000名擁有施洗約翰之靈的先鋒,成為新郎的朋友(約翰福音3:29)”。

畢麥可所提倡的”曠野生活”最大的問題就是聖經基本上並未提供施洗約翰在曠野生活的細節。就因為他生活在約旦河周圍人煙稀少的猶大地區,以及穿著與飲食像舊約先知以利亞,並不代表施洗約翰過著一種英雄式的捨己生活,而應該讓新約基督徒尊崇與效法。

施洗約翰是最後一個舊約先知,是舊約時代過渡到新約時代的關鍵人物。這就是為什麼耶穌在馬太福音11:11說,天國裡最小的比施洗約翰還大。

畢麥可高舉施洗約翰的曠野生活,疑似是為了大力支持他的先鋒末世論,多過實際的解經目的。將施洗約翰這樣的舊約聖經描繪成基督徒生活的最高模範,很容易帶來不健康的苦行僧式的基督教信仰。舉例來說,IHOP領袖路恩果(Lou Engle)鼓勵年輕基督徒作出舊約民數記6:1-21中所記載的拿細耳人誓約,可是在新約中並沒有這樣的教導。

為了鞏固他的先鋒末世論,畢麥可鼓勵基督徒遵循舊約先知的曠野生活方式,而不是全心效法新約使徒活出來的「耶穌僕人式的生活」(腓立比2:1-11);沒有一位使徒提過基督徒要效法施洗約翰的生活。施洗約翰曾宣告耶穌必興旺,而他自己必衰微(約翰福音3:30)。若願放棄”施洗約翰曠野生活風格”的末世論教導,並著重於新約中”成聖”、”唯獨恩典”、與”聖靈充滿”的基督徒生活,成為在神所造的世界中實行宣教使命、宣揚救贖福音的一群人,畢麥可大可重新回到正確的聖經原則當中。(弗1:8;5:18;彼前1:15-16;太28:16-20)。


末日禱告運動The End-Time Prayer Movement
畢麥可的末世論中最核心的言論莫過於關乎末世禱告與先知運動的教導。以傳統莫拉維亞人與現代南韓人的熱烈禱告及分別為聖的禱告山生活為模範,IHOP正在向眾教會散播一種代禱與敬拜的狂熱。

畢麥可的首要異象就是高舉啟示錄5:8的琴(敬拜音樂)與金香爐(代禱)的禱告方式,而這也在IHOP的日夜禱告形式中被實行。IHOP宣稱,他們從1999年9月19日起就開始進行這種的先知性禱告與敬拜。

畢麥可的目標是在世界各地設立無數的24小時禱告室,以啟示錄作為禱告指南(為耶穌末世爭戰的計畫禱告)。他經常引述耶穌在路加福音18:7-8所說的:〝神的選民晝夜呼籲他,他縱然為他們忍了多時,豈不終久給他們伸冤嗎?我告訴你們,要快快地給他們伸冤了。”(和合本),來支持他”日夜禱告會加速耶穌再來”的論點。然而,畢麥可對路加福音18:7-8的解釋與他想推動”24小時禱告將加速耶穌基督再來”的信念,是毫無根據的。根據路加福音18:1-8,耶穌只是單純的在教導門徒要殷切禱告。將這個教導單獨應用在”耶穌再來”這件事情上,根本沒有明顯的支持根據,而這個教導只是針對神對選民禱告的整體回應,以及針對在歴世歷代(選民)祈求公義的禱告;而宣稱耶穌教導”24小時禱告”是耶穌再來的關鍵”,更是毫無根據。

神的確在全球各地願意分別為聖、以心靈和誠實敬拜的基督徒當中,興起一個全新的禱告運動(約翰福音4:23-24)。成熟的代禱勇士和敬拜者湧入在各地廣泛設立的24小時禱告室,無疑地,對今日的教會將是一項祝福。然而,禱告和敬拜運動的成長主要是跟全球各地和各族群的教會成長有關連。透過對宇宙論的基本認識,教會目前正在日夜不停的禱告。當某一個地區進入夜晚時,另一個地區進入白晝。過去幾十年禱告活動的倍數增長,主因可歸於教會的成長,特別是在中國、南韓、非洲南部、以及拉丁美洲地區。

歷年來,畢麥可比較令人困惑的教導,是針對舊約中的大衛禱告帳幕與末世禱告運動之間的關聯的教導。他在Charisma雜誌中發表的文章「大衛帳幕」中寫道:

1.”我相信我已找到建立活躍禱告生活的秘訣。我在研究使徒行傳15:16-17中的大衛帳幕時發現了這個祕訣,(那段經文)記載著24小時禱告與敬拜事工的絕佳模式。”

然而,在使徒行傳15:16-17中,雅各是在解釋”耶穌第一次以救世主的身分降世”,實現與保守了關乎大衛祖譜與後裔的預言。


2.”在摩西的時代,約櫃的榮光在至聖所中是用一個厚厚的幕遮蔽住。但是在大衛的帳幕中,沒有任何的幕遮蔽人們看到神的榮耀。那是前所未有的:大衛將約櫃放置在完全開放的地方!(大衛)沒有使用摩西的幕,而是用樂手與歌手所組成的”人幕”環繞約櫃。

這項宣稱沒有聖經支持,更可能全然違反了摩西律法。


3.”我相信神會完全恢復大衛帳幕─這是針對神的美善、聖潔和榮耀的”代禱性敬拜(intercessory worship)”的具體實現─而且是在使徒行傳15:16-17所描述”耶穌再來”的世代。我相信那是在列國釋放”整全救贖”與復興的必然過程。透過這個代禱性敬拜的模式,大使命將被實現,讓每個族群、每個語言的人種、以及每個國家都會站立在最後一天。”再一次,畢麥可錯誤解釋了使徒行傳15:16-17。

我評論了畢麥可已經出版的大衛帳幕教導,因為它源自於有偏差的”聖靈晚雨”教導(Latter-Rain),並持續地被許多基督徒廣傳和教導。但是,事情有了一個充滿盼望的新發展─畢麥可曾告訴我,他不再相信他文章中的大部分內容。然而,他還是持續地推廣大衛帳幕的精神,成為一種敬拜和禱告的風格(歷代誌上15:1),並且強調大衛帳幕的重建,象徵著耶穌建立耶路撒冷的千禧年王朝,以及耶穌透過禱告和敬拜治理全地(阿摩司書9:11-15;以賽亞56:7)。雖然新約聖經並沒有教導基督徒要效法任何舊約敬拜模式,以及使徒行傳15:16-17主要是針對耶穌以救世主的身分降世,畢麥可(現今)針對大衛帳幕的教導,看起來正走在(比較)正確的方向。
(括號為譯者註)


末世禱告手冊The End-Time Prayer Manual
啟示錄在教會歷史中應該是最被忽視,同時也最被濫用的一卷書。因為有了畢麥可極富未來性和高度煽情的末世論,他已不恰當的將啟示錄在新約所有正典書卷中,高舉到一個超越性的地位。他已重新界定啟示錄為教會的”正典禱告手冊”,主要是針對耶穌的末世爭戰策略。

畢麥可想像,成千上萬的基督徒有一天將會在禱告中合一,因為他們知道”如何禱告”和”何時禱告”的每一個細節;這是因為啟示錄所記載的審判和各個事件,已經有順序的被排列出來。根據畢麥可的說法,由於啟示錄已經預言了未來將會發生的事件的先後順序,末世教會將有能力”釋放或延後”上帝在(末後)歷史中的審判。

畢麥可夢想著全球的禱告室能夠同感一靈,一起為”末世爭戰計畫”禱告,讓它能夠實現。就是因為這個信念,畢麥可正試著讓全球禱告運動接受他對啟示錄獨特的解釋(與教導)。透過禱告讓啟示錄中的大災難實現,將會帶來幾十億的男人、女人與孩童被殺害的結果。

為了導正那些像畢麥可、試圖有次序的預告未來事件的人們,約翰派博(John Piper)寫道:”當我們對未來的探究變成時序性的,而非神學性的,信仰將受到衝擊。當我們越詳細的試圖刻畫未來,我們一定會作出更多沒有明顯聖經根據的推論。因此,運用想像力去填滿未知領域的可能性,及錯誤預測未來的機率將會大大提升。


末世”至關重要”與非”至關重要”(的教義)
END-TIME ESSENTIALS AND NONESSENTIALS
我的座右銘之一就是:“在”至關重要”的教義上,絕對合一;在”非至關重要”的教義上,容許分歧;在所有的事上,以愛為出發點。”不用說,有許多關乎末世論的基本教義,教會必須普遍接受,例如耶穌再來、身體復活、永恆的審判、以及神創造新天新地的終極旨意。這些末世論的基本聖經教義被正確的教導,對於教會的屬靈現狀與急迫性是至關重要的。

從教會創立開始,很不幸地,有關末世論的錯誤教導令許多敬虔的基督徒感到迷惘與恐慌,最後常導致靈性低落。從古至今,一直都有對”末世事件發生的日期和確切的先後順序”過度專注與著迷的教會宗派與運動-尤其是當末世論的教義教導,是透過很多不符合正統釋經原則的前提下產生的特殊啟示、異夢、預言及誇大的聖經解釋,來宣傳推動的。

成熟的基督徒瞭解,教會對於末世論當中的事件先後順序與細節,一直都會有解經上的分歧,這是因為末世論的教義發展必須經過非常複雜的釋經過程。使徒保羅清楚的說道,”我們如今彷彿對著鏡子看,模糊不清,到那時,就要面對面了”(哥林多前書13:12)。萊特提醒我們,”基督徒針對未來的一切言論,全都是指向迷霧的路標。”

沒有一個人會全盤了解末世會發生的事件的細節。只要聖經末世論的基本教義被重視,以及正統”脈絡式”的釋經原則被使用,我們需要尊重彼此的末世觀點。講道者與教師們要注意不要強調或推斷自己的末世論才是唯一”正確的”,這常會造成基督肢體的分裂。聖經很清楚的教導,基督徒的教師們必須在神面前交代,自己是否曾正確和成熟的解釋聖經(提後2:15)。很不幸地,教會歷史中有許多自滿與驕傲的教師,所建立的末世論,最後被證實為錯誤的,不僅讓基督的名被羞辱,也讓許多基督徒被欺騙。

新約末世論中比較明顯和基本的教義之一就是,兩千多年來,教會已經進入舊約先知所預言的”末世救主世代”(Messianic age)。基督徒正活在救主降臨的預言已實現的世代,而我們被呼召要本著完全的信心和忍耐、殷切等候耶穌再來與神終極國度的建立。然而,”等候”耶穌再來與”預測”它(的細節)是兩件完全不一樣的事。

但是,對於基督徒來說,殷切等候和投入全球宣教通常不是很令人興奮的事,因此我們才會對救主再來的確切日期和時期的預測非常地著迷。讓我們誠實一點吧,末世論的話題,尤其是當它被炒熱上了每日新聞版面,很容易的就能抓住我們的野心或充滿不良動機的內心,如同算命、占星術及通靈術吸引非基督徒一樣。知道未來事件發生的確切時期和細節,對於有限的人類來說是非常有吸引力的。

讓我們提醒自己,耶穌呼召基督徒要為敵人禱告,並寬恕他們,即使我們必須因著忠心的服事而殉道。祂曾因為雅各與約翰要求從天上降火燒毀不信的撒瑪利亞人,而斥責他們(路9:51-56)。當具有影響力的基督徒領袖,例如畢麥可,預測耶穌再來的確切時間與時期,我們必須用符合真理的原則去分辨。耶穌在使徒行傳1:7-8所說的:”父憑著自己的權柄鎖定的時候、日期、不是你們可以知道的”,可以引導那些IHOP運動參與者和外面的非參與者,去更仔細深入的評估畢麥可的末世論教導與啟示錄釋經法的重點與細節。

只有神自己,在祂無限的智慧與終極的旨意中,知道這些關乎未來的細節。未來全是屬乎神的。對於教會來說,我們必須專注在耶穌的大使命,將福音傳給幾十億還在神國度外遊蕩迷失的人們。


Andrew Jackson, 富樂神學院神學碩士;戈登康維爾神學院教牧博士,是一位神學教授與福音長老教會的按立牧師。祂最新的著作是認識摩門教義:末世聖徒的教導與實踐[Mormonism Explained: What Latter-day Saints Teach and Practice (Crossway, 2008)].


譯者註:這篇文章是特別為小小羊讀者翻譯的,由於是在極有限的時間內翻譯完畢,目的是讓讀者了解整篇文章要傳遞的資訊,不能算是嚴謹的翻譯作品(並沒有經過太深入的思考,直接翻譯過去),請讀者見諒,並參照原文。原文開頭的大鋼synopsis與內文重複,因此已省略(沒有翻譯)。





Rex翻譯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