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閱]我可能救了假世界 03



三、賺錢難;除非天上掉下來

  如果有人這時經過街角,就會見到有兩個美女在路口轉角處罰站。說美女完全是指那曼妙的身材給人的第一印象,高的那個戴著傭兵頭上常見的硬皮盔、較矮的那個戴著帷帽,兩人都遮住大半臉孔。
  雖然不知被何人、或說何人有資格令她們在此罰站,不過兩人都沒露不耐之色。也不過等了一刻多鐘,三歲男孩就出了藥店,逕望這兒回轉而來。
  伊倫對她倆說道:「應該是談妥了吧。不過我們還得先花點錢做前期投資。前期投資越多,以後佔股比例越高哦!」說完掌心向上攤出小手,嗷嗷待哺似地望向帷帽女子。  華焄絹無奈地望向伊倫身邊巴掌大的女神小夜,心裡掙扎了一會兒,還是摸了摸袖內。伊倫知道那內袖上頭有個特別的鈕扣,其實是只小型的空間法器。女祭司摸出一個荷包交到男孩手中,乍看之下像是給小屁孩幾個買零錢的銅板,實際上入手極沉。
  伊倫揭開看了眼,裡頭有15枚金幣,喜道:「這妥妥的可以佔到三成三。」又轉身往藥店去了。
  兩名神職人員對三成三這數字都沒什麼概念,實際這是不能再給更多了!和那藥店夥計、未來的商業鉅佬合夥,他自己佔三成五,伊倫(等人)佔三成三,其他投資人合計只佔到三成二,這是對伊倫等人來說最大獲利的股權結構。
  光靠這15枚金幣當然不可能維持這麼高的持股,不過伊倫留下了聯絡方式,告訴那夥計如果未來有人要投資,請他務必也通知自己增資。伊倫當然沒打算拿錢增資,不過他手上多的是可以助聰明人海削一筆的方子,等於空手套白狼。比方說剛才他就先給出了水泥和混凝土的方子。
  一行遠離藥店之後,華焄絹為難地說:「什麼'前期投資',可以長遠地解決往後所有的旅費問題當然好;可是我們現在手頭上更缺現金了。」
  伊倫不介意地勾勾手指:「現金什麼小問題,跟我走!……嗯,地方有點遠,咱們攔馬車好了。」
  這裡哪有出租馬車可以攔?還是琪莉卡問了路人,直去最近的車馬行租了車。
  一行來到貧民窟,三歲男孩領著兩人一神(蟲)在小巷東繞西轉,最後來到一處廢屋前。難得這廢屋居然沒有乞丐霸居,只有附近孩童簡搭的'秘密基地'在此玩鬧。
  伊倫慢下腳步,皺眉努力回憶,勉強想起怎麼走,從院裡閃過重重雜亂來到了屋後。屋後有一排破花盆,盆裡還盛滿著土,不過原本上頭可能種的植物早已枯死,只零星長出幾株雜草。
  男孩來到左邊數第三只盆前,蹲身捧盆用力往上一抬。
  ……八風不動。
  伊倫咒罵道:「靠,一時忘了我才三歲。」轉向女聖衛琪莉卡,做了個請的手勢。
  琪莉卡試著搬了一下,盆裡顯然不只是土,薄土之下大概藏了好些石塊,很重。她把破盆一般開,華焄絹和小夜就發覺底下有異。
  伊倫再撥開覆著的那層薄土,挖出三枚金幣,隨手擦兩下遞給華焄絹:「吶,現金。」
  女祭司沒接。
  琪莉卡蹙眉質問:「喂,這是別人的錢吧?」
  伊倫白她一眼:「鬼才知道?我試過20年以後再來,錢還在這兒哪;難道我閒到末日前還特地來這兒看錢還在不在?」
  琪莉卡怒駁:「但九成九是別人的錢吧,你這是叫我們偷?」
  「偷又怎麼了,妳可是聖教軍!」
  「我是一名聖衛,才不是什麼聖教軍……聖教軍是什麼?」女聖衛堅定地說:「我不知道你怎麼會這麼沒常識,我們虔信徒追求道德上的無瑕,別說偷竊這種明顯的犯罪,就連……」
  「等等、等等……」伊倫聽不過去了:「妳說偷竊是犯罪,所以比一般的道德瑕疵更嚴重?」
  ……這還用說?
  「妳是哪來的底氣說這種話?妳要不要仔細想想,錢是哪裡來的,我們嘴裡吃的,身上穿的,又是哪裡來的?妳出生至今,可曾鋤過一天農地、或是紡過任一匹布?」
  琪莉卡怔了一會兒。
  「都是來自信徒的捐獻才對吧,鋤地紡布的是他們,而捐獻的理由是你們教廷告訴他們說:遙遙遠遠的彼方有個從來不曾帶給他們任何好處的大能,從他們辛苦賺到的錢中抽個什一稅捐獻,神才會喜悅;不這麼做神會很不高興,不這麼做就叫不信主神的異教徒可能會被懲罰!然後妳心安理得的花這些錢,卻說偷竊是犯罪所以比道德瑕疵更嚴重?」
  「你這是詭辯!教廷是主神在世上的代理,而我們神官奉主意而行,也是神在這世上的臉面!」
  「也說得通,可,妳們是主神在世上的臉面,妳花得心安理得;那妳吃飯前的禱詞是什麼?誰給妳錢吃飯?主啊感謝您賜我這一餐之糧……喂喂,是信徒的捐款供應妳這一餐之糧吧!」
  琪莉卡被大逆不道的言詞駭得面無血色,指著男孩的鼻頭:「你、你這該死的異教徒……」但軟弱求助的眼神不由得落到女祭司的身上。
  華焄絹搖了搖頭:「是,琪莉卡,妳落入詭辯的窠臼了。飯前的禱詞只是儀軌,不能証明什麼;但異教徒的詆毀正是很好的砥石,助我們內省自心--是的!我們吃的、穿的、用的,都是信徒對主神的信心,我們肩負著這些、扛起這些弘揚主神榮光的艱鉅責任,萬千信徒的寄託,就像我們樂於為世人犧牲的此身此行。」
  琪莉卡深呼吸幾次,表情恢復平靜:「是的。感謝祭司大人……感謝主借大人之口的教誨,感謝主。」說完在胸口畫了個聖徽。
  伊倫不屑地放手任三枚金幣滾落在地:「很好,妳們追求道德完美,不屑當小偷,我怕了嗎,我跟妳們一起喝西北風來苦修。」逕自走了。女聖衛連忙撿起三枚金幣,和花盆一齊復原,小心仔細地掃滅了任何一行來過的痕跡,才陪同女祭司一齊快步跟上。
  小夜飛到伊倫耳邊悄悄請求說:「喂喂,你真的不幫我們解決現金問題了喔。」
  伊倫在心中默答:「旅館錢還夠的吧。」
  「小華應該不至於那麼大意。」
  「那我暫時什麼都不想做,回旅館睡大頭覺等錢從天上掉下來吧。」
  接下來的幾天三人一蟲都沒有再外出過,彼此間氣氛也有點僵硬沉重。不久鐵匠完成了訂單把東西送到旅館來,伊倫仔細地驗收後請華焄絹付清了尾款,然後自己來到院裡粗手笨腳為自家牛車做改裝。
  他沒說什麼,琪莉卡也自在一旁仔細觀摩學習,畢竟先知这么懶,後續的維修可能需要她動手。
  忙了一整個下午,天色幾乎已全暗下來,伊倫抹去額頭上的汗,進車廂裡跳了幾下,又示意琪莉卡也上來跳幾下,這才露出微笑,對牛車的避震鬆緊度感到滿意了。
  洗完澡吃完了廉價管飽的晚餐,伊倫覷機悄悄地對小夜說:「今晚上妳潛入鐵匠那兒,他肯定抄了我的圖紙,妳去把他抄的圖紙全給我毀掉了。」
  「啊?」小夜為難地說:「為什麼要毀掉?他剛做完毀掉也没用,他可能憑記憶再畫出來?」
  「為什麼要毀掉?不毀掉哪個傻子要掏錢買。」伊倫冷笑說:「他也許可以把圖紙回憶出來,但他沒料到我們防著他抄圖紙,對上頭仔細的數字肯定不太記得,沒有這些數字這套零件不能用。然後麻煩妳留張紙條,告訴他既然懂這套圖紙的價值,應該也知道這套圖紙他根本買不起,他唯一能做的是把這個消息賣給出得起錢的人、賺點小費。」
  小夜搔了搔頭:「然後就有人乖乖捧著錢來買圖紙了?這就是天降橫財啊。」
  「哪可能?這兩天麻煩妳盯緊我們的車了。」伊倫翻身睡去,三歲小孩可需要很多睡眠。
  第二天,華焄絹忍不住問小夜,車已經改裝完畢了,為什麼還要停留在這兒不走?
  小夜順理成章回答:「等錢從天上掉下來啊!先知說了會掉下來,那就是肯定會掉。」
  華焄絹不由得有些驚訝,她已經做好拜訪這兒的教會、表露身分請對方支應旅費的心理準備呢。
  不過一行也不消久等,再明日,一大清早就有一位衣著華貴的管事,領著數名城衛兵,闖進了旅館附屬的車馬院。管事一車車仔細看去,來到伊倫他們的牛車面前看了底盤,馬上面露喜色。
  「就是這車!這輛車有問題,拉走扣押!」管事下令說。
  兩名神官已得獲女神線報、有人要搶她們的車,從容趕來。
  女聖衛大喝:「你們幹什麼!這是我們的車!」
  城衛頭子一臉輕蔑:「我們合理懷疑這車是賊贓,要拉走調查。」至於那管事根本不屑說話。
  女聖衛怒道:「這什麼鬼地方,大城裡的土匪也能冒充城衛!」刷的把劍拔出來。
  城衛哪把她看在眼裡,登時也齊齊把武器拔出,但突然一陣強勁殺氣當頭罩來,硬把他們的動作楞慢半拍,衛兵頭子一时頭皮發緊,知道撞上了硬點子。
  華焄絹撫上琪莉卡側背,示意她收斂一些殺氣,逕直走向那名管事,纖手探入懷中,掏出了聖徽。
  管事見到聖徽,如受雷擊,連忙擺手大喝道:「都把武器收起來!」城衛兵們登時鬆氣,連忙放下武器。琪莉卡從善如流,也收回鬥氣垂下了劍尖。
  城主其實就在附近馬車上等,畢竟鐵匠賣消息時不敢隱瞞太多,盡責提醒了對方可能也大有背景。畢竟事前沒有任何警告不得抄襲圖紙,事後卻乾淨無痕地潛入自家把抄的圖紙給燒了,還留警告信。
  這時一聽對方出示了教廷聖徽,急忙下車親自前來,行禮說:「我是城主伏洛巴,不知教廷特使來訪、未及遠迎,敬請見諒。」
  華焄絹回了一禮,揭開帷帽,露出一張清麗脫俗、寶相莊嚴的臉孔。城主見狀眼前一亮,可是卻不敢盯著多看,視線微微移開。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

  • 星界之吻21電郵 星界之吻21電郵
    楊顛峰直到這時才知道法路提語中的「聽勁」這個詞是什麼意思,一方面慶幸自己沒問錯問題,另一方面也很高興教授願意指點這麼高深…
    玉風令雜燴區 2009-04-27 00:03:40
  • 星界之吻30 星界之吻30
    學長不在。 也許等一會兒就會上來。楊顛峰進了機庫畫面,呆望著黑白花斑貓思索片刻,才開始檢查之前艾迪學長做了哪些整備或改裝…
    玉風令雜燴區 2009-06-27 23:36:04
  • 星界之吻18待產 星界之吻18待產
    也不是有什麼特別的事,但葦茵就是走過了那扇上鎖的客房門前,瞪了它幾眼。如果眼神可以把門板燒穿,那麼那扇房門現在應該早已千…
    玉風令雜燴區 2009-04-07 23:0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