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閱]我可能救了假世界01



不知道這兒還有沒有人在看,總之發個三章試閱吧!

一、和我簽訂契約救世執行任務否則抹殺

  伊倫穿了;或是帶著21世紀地球的記憶投胎轉世到了異界。
  雖然他只是個嬰兒,但奶媽總覺得他憂鬱又悲觀。附帶一提伊倫的爸媽只是普通的旅行商人兼貨郎,家裡並不是多有錢,所謂奶媽只是父母因為忙碌把他託給附近帶孩子的鄰居。
  身為初生兒很不方便,不能走路、說話是當然,甚至連眼睛都看不清楚。經過鍥而不捨、或說閒著也沒事就用來打發時間的苦練,一歲的伊倫終於能走路了。不過離能夠自由行動還有很大差異。
  伊倫站在那兒發了一陣子的呆,才幽幽長嘆口氣。恍神一會兒,他漸漸開始左三圈、右三圈,往前十圈往後也十圈地--做起了健身操來。  做到一半他突然停了下來,用這兒沒人聽得懂的中文自言自語了一句:「我做這個幹麼。」
  他又發了一會兒呆,視線落到嬰兒床邊的布包填充玩具上。在這世紀嬰兒床還是個稀罕物什,以他家境絕無可能用得起,估計是從富裕人家手底漏下來的舊物。
  伊倫拿起幾個布包把玩了一會兒,差點被自己蠢哭。於是他扔下布玩具還是只能繼續做健身操。
  語言學習也是一個大難關,伊倫開始試著用這兒的語言來思考,不過還是常蹦幾句中文。
  又熬了兩年伊倫終於來到三歲,成為阿姆心中最怪的孩子。阿姆就是原奶娘,自從伊倫斷奶之後就堅稱她為阿姆了,對著不怎麼親密的鄰家婦人一直叫娘總令他感到不適。
  不只阿姆覺得他怪,年齡相近的一起玩的孩子都這麼覺得,伊倫(雖然爸媽實際沒幫他起過名,不過他一直這麼自稱,大家都以為這是他的名字)常說些聽不懂的話,也常說些難懂的話。
  前者聽起來根本是另一種語言;後者分開成單詞都聽得懂意思、連在一起就讓人滿頭霧水了。
  前者比方說'抽水馬桶',後者比方說'一個有N形管通往戶外化糞池的室內糞桶,N形管盛水擋蟲蟻;上頭有個水箱,抽水上去把水箱打滿,上完廁所把水放下來把糞沖走'等等。
  阿姆和小夥伴沒人記得或說知道伊倫的三歲生日,事實上伊倫也不太記得--他始終弄不太懂這世紀複雜的曆法和節氣。不過三歲生日他難得記得,因為今天將會發生一件相對大事。
  ……這種說法簡直像是說伊倫有預知能力或是重生過一樣。
  這天小夥伴們還在嬉鬧伊倫怎麼也沒法參與的幼稚遊戲,伊倫還是一個人在旁邊發呆間或做做健身操,突然他的腦中響起個聲音:
  『恭喜你被本系統選中成為救世主候補,現在就立刻加入、努力完成任務,拯救世界並獲取系統所頒發的豐盛獎勵吧!』
  伊倫做完手邊的動作,調勻了呼吸才在心中回應:
  「不要突然在別人的腦中說話,嚇死人了。我就這樣拒絕你大概不會允許,所以我打算告訴你一個很長的故事,總之先說結論:別拯救世界了,白費功夫,這世界註定要毀滅。」
  『……和我簽訂契約救世、執行任務,否則抹殺。』
  「……別在我面前裝模作樣了,我知道妳才不是什麼系統咧,妳是夜之女神被擄但啼。」
  『--@#$%&』剛才死板冷硬的合成音不再響,一個婉轉好聽的女音取而代之:『別叫我這個名字!我才沒有只會哭!你怎麼知道的!』
  伊倫沉默了一會兒在腦中組織話語,緩緩道來:「其實是這樣的,我的預知能力比妳強得多,所以在預知夢當中我已經無數次死於末世、或是在末世前就死了。所以我知道拯救世界是不可能的。」
  『……我知道很難,請不要畏苦怕難。』
  「難?妳是說哪一步?妳要說殲星水晶的話,那東西不難封印;就算沒封印,把魔神放出來了,魔神也不難打倒;如果血熔岩門被開啟,魔族大舉入侵釀成魔災,也不難打退;就算魔族研發出喪屍惡疫,並已促成世界範圍的流行,我也已經知道防治的辦法。」
  『……蛤?』
  「就算做完這些,然後妳知道嗎?卻有蛋疼星人路過看不順眼咱們星球,要用維簡併箔隨手把我們消滅,這個我也終能擊退;緊接著莫名其妙就有伽瑪射線爆會掃到我們星球來,我乾脆移動整個星球閃避;這些都搞定了我以為總算沒事了,結果世界就在我眼前莫名崩解成破碎的法則斷片;不過我也因而領悟了法則之力,試著在那之前搶先修補世界的法則,這樣努力了大約有幾劫時間--然後妳知道嗎?我發現舊世界法則已幾乎蕩然無存,這個世界幾乎都是我修訂過的新法則所構成,我,成了新世界的創世神!我特瑪對當神馬創世神一點興趣也沒有!我本來只是想拯救原本的世界!這算是失敗了吧!」
  腦中安靜了一會兒。
  『……你吹的吧,滿世界的牛都快站不住腳了。』
  「嗯……也沒錯啊,我說了這些畢竟都只是預知夢而已。」
  『……你說你已經領悟了那啥--法則之力?你總不會說一醒來就忘光了吧。』
  「沒忘。」
  『那東西聽起來很牛,我被魔神封印,這麼說你一瞬間就能幫我解開?』
  「能啊。」
  『……』「……」
  『幫我解開,我就信你。』
  「上次、呃我是說,在預知夢中妳也是這麼說的,結果我幫妳解開以後,妳卻說什麼妳只答應要信我,沒答應不逼著我拯救世界了,然後又把我押去拯救世界了。」
  『我不管啦不管啦不管啦!』女神被擄……小夜,在伊倫的腦中哭鬧起來:『你為什麼這麼不願意幫忙拯救世界嘛!我偏要你幫忙啦!』
  伊倫顯然也知道小夜會有這樣的反應,耐心地解釋說:「我舉個例子,妳或許就知道我為什麼這麼不想再幫忙了。我重生……出生以來每次睡得比較久一點,就會做預知夢,夢裡我都能活到死,我現在三足歲,如果每天一場至少就活了一千輩子;事實上嬰兒期睡得多,經常每天做不只一場。
  「有一次妳跟我商量說,不然我可以在拯救世界的過程中實現自我、或放飛自我,我想想也有道理,所以我就定下了目標,叫做單挑魔神。緊接著我發現這太簡單,於是我就增加限制條件,增加三大條件後變得較有挑戰性……」
  『哪三條件?』小夜忍不住插嘴。
  「第一是不能用法則之力攻擊魔神。使用時間凍結來進行防禦雖然算是法則之力,不過其他傳奇法師也有少數能夠成功,所以不加限制;第二是我不修練;第三是我只吃路上採到或奪到的體質果子。比方說把虹玉堡空間農場的空間溫室提高到最高等級後,就可以實現體質果子的量產,量產體質果子吞服之後一樣能把體質改善到極限,限制自己不修煉就沒有意義了。
  「加上這三個條件,要以單挑戰勝魔神就變得很困難,我試到第33次才成功,也就是說成功率大概3%。我說完啦~」
  『哇!……你跟我說這些幹麼?』
  「我是想說,這樣妳可能會稍微同情我不想參與救世的心情。」
  『那你預知我的反應會是什麼?』
  「把我綁架去強迫參與。」
  『……那你還跟我說這堆幹麼?』
  「我總得試試,有時候同樣的行為會誕生不同結果;比方說魔神的攻擊雖然有些套路,很多時候還是得靠猜才能預判而閃過祂的大絕招。」
  『那我去撂人來綁架你了喔,等我哦親,掰。』
  伊倫等了一會兒再沒聽見女神小夜的聲音,不由得又長嘆口氣,發了一會兒呆。然後為了打發時間又做起了健身操。
  不過既然有怪盜,不,怪綁匪發出犯罪預告,這幾個星期伊倫抽空去郊外找了點藥草配毒做了點微小的抵抗工作(+1s)準備。於是乎幾周後的某個月黑風高的夜晚,伊倫那幾乎不設防的家就被綁匪入侵,三歲男孩在睡夢中被抱走,地上留下幾滴藥水乾涸後的痕跡幾乎沒被發現,傷心又困惑的阿姆連忙託人送信通知男孩的父母,父母得信自然也是傷心又困惑、不知怎麼被仇家找上的。
  嗯?不是'不知怎麼惹上的仇家'嗎?這還用提。這年頭畜生被人無故玩傷、合理索賠都會跟人結仇,誰能沒幾個仇家啊。
  強壯敏捷的女綁匪肩扛著三歲男孩回到郊外僻處接應的車,車上同夥們只見她面無血色、表情晦氣。
  她舉起男孩就想重重摔下,咬牙掙扎片刻,終究還是輕輕放下了。
  長著昆蟲翅膀、僅巴掌大妖精教母造型的女神小夜,關心地問:「不是跟妳說要小心他的陷阱?」
  高窕(我知道'身兆'才正確,但不好存檔請各位腦內替換)女子怒說:「沒有陷阱,他就在懷裡藏了把水槍,趁我把他抱起來的時候糊我一臉。」
  另一名臉齡較長的女子嘆口氣:「別氣了,畢竟我們綁架了他。」對高窕女子伸出了手,掌心微亮。
  緊接著臉色變了變,轉向伊倫問:「請問你下的什麼毒,請幫她解開。」
  男孩瞌睡不動。
  女子耐心地搖了搖他。
  伊倫咕噥著回答:「妳們綁架我我還幫她解毒?不解。不過為了安妳的心,我可以聲明這只會讓身上發癢,效力只到早上而且沒有後遺症。」
  女子無奈,擔心地望著高窕女子。
  小夜對他就沒這麼客氣,用力拽他的耳朵:「起~來~了!」
  伊倫只得揉著眼睛坐起身,環顧馬車,露出疑惑的表情。
  女子問:「女神大人,這位……名叫伊倫的男孩,真的是拯救世界必須求助的先知嗎?」
  小夜攤了攤手:「我也希望不是。」轉向伊倫:「這兩位是……欸,你其實認識吧。」
  伊倫撓了撓腦袋,指向年齡較大的:「高階祭司華焄絹,現在應該已經是……教皇候補?教皇死後就成了女教皇了。人有點兒呆板傻氣,不過神術確實相當不措,妳選這個治療勉強算是不過不失。」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

  • 星界之吻33 星界之吻33
    「怎麼了?敗戰檢討可以沉澱一下再進行吧。」楊顛峰問道。 「嗯……不是那件事。」雅絲玻姆抓抓頭,似有難言之隱地回答︰「有一…
    玉風令雜燴區 2009-07-19 16:51:25
  • 難許的願 難許的願
    撿到一只便當盒,因為它的重量像是空的,又沒有腐壞食物的刺鼻氣味,便打開來看,沒想到冒出一陣輕煙,煙中有聲音告訴我可以許三…
    玉風令雜燴區 2007-02-27 14:00: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