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羽衣~吉本芭娜娜







該怎麼推薦吉本芭娜娜的這本書呢,實在讓我有些煩惱,因為這個故事如同作者後記所說,沒有特別值得提出的內容,但書中到處都有我很喜歡的地方,就是這樣的感覺呀!





吉本芭娜娜的這個故事呢,雖有些靈幻的情結,卻不如小川洋子的奇幻詭譎,也有家庭的設定,卻沒有向田邦子的優雅與對家庭的沉重束縛,也總是脫離不了死亡的議題,當然,沒有江國香織的溫馨沉穩,沒有山本文緒的尖銳深刻,也沒有山田詠美的率性狂放,卻有種很獨特的韻味;



有那麼點像是個不完美的成人童話,吉本芭娜娜的故事總是這樣一貫地風輕雲淡,緩緩地,柔柔地,讓人沉浸於一片寧謐之中,漸漸地,默默地,卸下過度的喜樂,放下過重的哀怒,去除了以為放不開的執念,掙脫了自認為緊緊綑綁著自己的壓力,皆在不知不覺間,自然而然發生;



「那些沒有意圖的關懷,不經意的語言,都像是輕飄飄的羽衣,輕輕地包住我,讓我的靈魂從緊緊束縛我的沉重壓力中獲得解脫,愉快地悠遊在空中。」



哎呀,原來這就是療傷治癒系呀~日本人稱呼某些女演員為療傷治癒派,意指這些女演員們具有撫慰受創心靈的力量,但基於同性相斥的道理,凱特喵一直無法理解或感受到這種力量,然而,我在吉本的故事中理解到了這種意涵,我在芭娜娜的文字之中感受到了;



不見得需要多麼熱烈的鼓舞,也能在緩慢寧淡的文句之中獲得傷口復合的力量,大抵上就是這樣的感受,這本書,一個女子回歸故鄉療傷的過程,一個具有療傷力量的故事,被治癒的心靈,不單單只有故事主角一人,還包括許許多多,閱讀故事的每一位讀者。





◎書摘文句



我故鄉的那個小鎮,坐落在一條水流四岔的河間。

不論走到哪裡,河水的聲音總是穿透幽暗而來。

鎮上的人睡眠時,夢裡總是緊挨著河的氣息,他們的人生呈現種種展開時,心的背景總有那條河。

我有時真的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喜歡那一切?故鄉的印象,總是淙淙流逝的河水。這個因為流水有時清澈,有時混濁,而使得人們有點恍惚的小鎮。河水讓人們沉浸在半睡半醒的心境中。

感覺像是忘記了什麼重要的東西。



流水毫不留戀地源源流過眼前,不再回來。

一定是這條河教導了我,這世上任何事物,只要長時間靜靜觀察,大概都是一個樣子吧。

壯闊的思考和小小的憂慮,都像眼前的景色,擁有簡單美麗的秩序。

這是我看見的世界,但我覺得,其實這個世界還更大更大。

光是凝視著河水輕流,就覺得蓄積了無限的什麼。



我想,一定是人們在各自家鄉接受各自擁有的特別但也平凡的療治同時,活化了這個世界吧。



那種解放感也會讓我感動流淚。這樣重新過一遍人生也不錯。每天都是嶄新的早晨.......。頂著過去不曾照過的陽光,從今而後,什麼都可以做,任何地方都可以去。

可是,在勤快工作中,記憶的沉重會突然襲來,我的人生又被帶回那叫做回憶的牢籠。



河永遠有不同的表情,但氣氛恆常不變。我已經無法像小時候一樣,輕易地大把抓取精力消耗後,又大把抓取地和世界相愛。現在,只要有清淨的水流潺潺流過筋疲力盡,無法動彈的我面前,就讓我心存感激了。我知道那個感激的小小火燄隱隱開始成為轉動我的活力。



每天在同一地方生活,會一點點地想起許多事情,有了閒情,也有了羈絆。



悲傷的時間已逝,一切就像河水般潺潺流過。

那時的我,河畔是很大的安慰。流水帶走我所有無法傾訴的心情。



至於真正的別離,我領悟到,情緣驟斷,比死亡還更接近死亡。



只要心境相同坐在一起,不說話反而更能心領神會的奧妙。

人與人之間真的沒有語言,只有整體的感覺。

美麗的話語中必定會有漏洞。



那些沒有意圖的關懷,不經意的語言,都像是輕飄飄的羽衣,輕輕地包住我,讓我的靈魂從緊緊束縛我的沉重壓力中獲得解脫,愉快地悠遊在空中。



這世上有各式各樣的苦。從只有自己的狹小世界稍微探出頭來,想想別人的苦。光是這樣,對我來說,就是一件好事。



在那簡陋的店裡吃他細心烹煮的速食麵時間,對我來說,是一種療治。

即使不吃麵,夜裡看到那個燈籠,也感到安心。

我想都是來尋求一個洞窟似的溫暖小窩吧。



我跟她說很多話,但她大多數的時間都像在另一個世界裡,感覺好遙遠。那大概真的是另一個世界,她在那裡靜靜療傷,像野生動物一樣。

我完全不知道自己的母親有這種本事,我也知道這樣下去不行,因為野生的生物受傷如果不治療,會就那樣死去。



需要時間呢!一切都需要時間,只要花點時間就沒事了。



此刻,在這間屋子裡的人,包括我,都處在無聊的狀態,,而那種無聊卻產生一種奇妙的舒適感。



母親向來意志堅強,在我看來,她的心很堅強,也因此疏忽她身體衰弱的事實。

身體必須和心產生連動,發揮微妙的力量。

即使心衰弱了,只要能動身體,還能保證最低限度的健康,這種情況很多。

因此,像她那樣完全不使用身體的機能,控制心的力量會跟著轉弱。

通常,心堅強的人都認為只要牢牢穩住心,身體也會穩住,而不注意身體。

可是,人啊,一旦越過某條界線,就會因為身體衰弱而拖垮了心。



來到屋外,河水一如平常地閃閃發光。

向晚時分,陽光散發最後的氣勢,人們在它的恩惠下繼續活動。

太陽東昇,駕著金色馬車抵達西方消失之前,人們承接它的能量,繼續生存。

在這單純的流動中,有著一切的側面,生命的力量沉澱,撕裂,撞擊,沉沒,產生出巨大的起伏。



這段時間裡的一切,無法用幸福等詞句來表達,那是一種無限開闊的活著感覺。



我確實感到時間力量的可怕,就像被河水推著往前,即使想回頭,也抓不到那種感覺的尾巴。



他們生活在完全不同的世界裡,不能判定是哪一邊對,要採取哪個立場,是個人的自由,

所以你要更珍惜自己的世界,不論被摧毀多少次,都要把它重新建好。



接觸到不同的想法時,都會感到衝擊,自己的世界也跟著拓展。



在世界的任何地方,都一樣有獨特的夢,有被包覆的幻想。大家都以為自己在外面,其實都逃不出在家鄉的夢。



不論身在何方,我也會深入思考自己的內在吧。或許踏出幻夢之外一步,可能是又轉進另一個幻夢裡。那是持續一輩子,沒有勝算的戰鬥。



從重力中獲得解放,那一瞬間,像從美麗的高處俯瞰世界。



這一定是那條河的關係,一定是河的氣息滲入人們心裡,帶來深深的影響。



大自然真正的可怕,不是黑暗,孤獨那樣簡單,而是有一條界線,越過那線,生死相同,那是不帶感情,斷絕一切的尖銳世界。



想到這是人和平人超越時空結緣的物品,就覺得它是非常可貴,奇蹟似的東西。

可是,我又覺得,真正可貴的不是守套本身,而是寄託在裡面的關懷。



她不是語言,而是用態度交給了我們許多事情。她總是說,人絕對不要勉強。



那不是最高的境界嗎?自然地像河水流動,不知不覺到達某個地方。



有那麼多選擇,是多麼奢侈的事啊!



我就花點時間,自然流到自己會到的地方吧。



只要還有河,有山,有小溪谷,有茂密的綠田,這些小小的魔法就能讓這個鎮繼續存在不變。





博客來網路書店 羽衣【請按我請按我】

金石堂網路書店 羽衣【請按我請按我】



原文出處: 【閱讀】羽衣~吉本芭娜娜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

  • 【試讀】贖罪~湊佳苗 【試讀】贖罪~湊佳苗
    維基百科(日):湊佳苗 日本出版社網站:《贖罪》 台灣出版社部落格:小王子的編輯夢 台灣出版社網站:皇冠讀樂網 還…
    ~凱特喵~ 2010-09-15 12:1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