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圖像小說」的一些事兒

去年年末,接到邀約,要談「圖像小說(Garphic Novel)」。

這個題目不大好講,不過俺 2010 年時曾應邀談過一回。那次有兩個鐘頭的時間,所以先從大多數讀者比較熟悉的日本漫畫開始講起,然後講到劇畫,再講美國的商業漫畫,帶到「圖像小說」,最後一面舉例,一面說明「圖像小說」的「圖」裡頭,可能藏有多少文字沒有提到的其他訊息。

這回接到的邀約,要講的倒沒這麼複雜。

邀約的起因,在於朋友服務的出版社,打算每季出版一本名為《Graphic Fiction 圖文主張》的「刊物」──以「刊物」二字形容並不完全準確,因為這個企劃定期出版、每期設定一個主題的方式,的確像是雜誌;但沒有廣告、除了主題創作及創作者的訪問側記之外沒有固定專欄的型式,加上向國家圖書館申請的是 ISBN(如果是期刊,申請的應該是 ISSN),又讓這個企劃的成品比較像是一般的書籍。

因應這個企劃的第一本刊物出版,出版社與【OKAPI】合作了一個專題,找了幾個人聊聊「圖像小說」,而俺忝為其中一員,只要負責回答幾個問題就好。


《Graphic Fiction 圖文主張》第一期封面



照說之前已有經驗、這回又只要寫字答題,應該比較輕鬆;不過看到題目時,俺還是傷了一會兒腦筋。

一如往常,最令俺傷腦筋的,是「圖像小說」的定義問題。

很多人覺得「圖像小說」就是「漫畫」,或者,有些人認為,「圖像小說」只不過是種讓「漫畫」聽起來變得比較「高級」的虛偽用詞──不過俺從不認為「漫畫」與其他型式的創作來得「低級」,是故俺沒法子接受這種說法。

話雖如此,但俺也得承認,有時俺也會混著用。

俺認為「圖像小說」有個特點,就是文字部份(無論是旁白還是對白)會呈現不錯的小說技法,而非單純地輔助敘事;而圖像部份,也會呈現許多文字沒有明說的元素,除了精采的畫面之外,有時還會暗藏意在言外的細節。簡而言之,這兩個部份同時都在敘事,但相輔相成。

不過,嚴格點兒說,「圖像小說」或許還要加上「以書籍出版為前題」這個設定。

照說漫畫連載到一定份量就會集結成冊,這沒啥好講的;不過大多數的商業漫畫在編寫故事時,考量點是「連載」,是故編劇會在劇情裡埋進一些後續可能發展的伏筆、視市場反應修改劇情(這在日本的商業漫畫中十分常見);但「圖像小說」在編寫之初便以設定好連載回數(或者甚至不連載、直接以單行本方式出版),有完整的主題及劇情。

如此看來,俺原先當成「圖像小說」的作品,比如《Fables》,其實應該算是「漫畫」;因為編劇 Bill Willingham 看起來根本寫得不打算停手,到現在已經連載超過 10 年了啊(然後俺每回都打算停手,但每回都還是買了單行本,嗚嗚)。

俺喜歡的「圖像小說」不少,很多其實是主流商業作品的衍生物,主角們是美國商業漫畫裡的超級英雄;這類作品多少有點兒作弊的嫌疑,因為編劇幾乎不需要交待太多主角們(無論正邪)的身份背景及彼此恩怨,省下許多篇幅,可以專注在故事發展上頭。不過這類作品也有許多好處,最明顯的就是它們替這些超級英雄/超級惡棍們厚實了角色的立體感及深度,讓他們除了高來高去的異能之外,更添了許多關於「人」的質地。

另一個傷腦筋的,是題目裡有個要俺推薦一位「圖像小說」創作者的要求。俺喜歡的作品既然不少,認為是品質保證的創作者自然也多,只能選一個,有點兒困難。創作《The Crow》的 James O'Barr、《Sin City》的 Frank Miller 這幾位又寫又畫的創作者自不待言,寫出《Wanted》的 Mark Millar、《100 Bullets》的 Brian Azzarello 幾位編劇的名號也撞進腦海,用「圖像小說」編劇拿下短篇小說獎的作家 Neil Gaiman 就更不用提了。


《The Crow》合訂本封面



思前想後,俺還是推薦了 Alan Moore。雖說有友人認為 Moore 的用字太過雕琢不大自然,不過俺還是覺得他實在是個罕見的怪才:故事的架構精確得不可思議,埋在故事裡的寓意尖銳得令人悚慄。

最後一個傷腦筋的,是要俺以自己對「圖像小說」的定義,舉出一些國內的作品。

自己讀過許多優秀的國內作品,早一點兒像麥仁杰的《黑色大書》,近一點兒像林莉菁的《我的青春,我的 Formosa》都是很棒的創作,不過和俺想像中的「圖像小說」還是都有點兒出入,不是好或不好,而是有點兒不同。其實《我的青春,我的 Formosa》非常接近俺對「圖像小說」的定義(因為在同一個島上成長,所以這部作品帶給俺的震撼其實遠大於 Art Spiegelman 獲得普立茲獎的作品《Maus》),不過或許是敘事轉換的手法(將自身經歷轉換成『故事』的方式)與結局的處理,讓俺一時覺得它有些什麼不同。

如此這般,俺只好誠實回答:因為閱聽經驗不足,所以想不出什麼來。

《Graphic Fiction 圖文主張》前幾天出版了,這個專題也漸次上線。俺拿到一本新書,大略翻了一下,圖像部份十分精采,不過還沒有時間仔細讀完所有故事。

「圖像小說」對大多數讀者而言,其實是個尚需了解與熟悉的表現型式;並不是因為它們比較難懂,而是大家可能還不大習慣這樣說故事的方式。借一句林莉菁的話,「圖像小說沒有意思藉文學光環來自抬身價,只是方便氣味相近的讀者更容易找到它們。」

國內的閱聽大眾是否會對這樣的作品感興趣?俺希望《Graphic Fiction 圖文主張》在持續發刊之後,可以看出更多創作的可能。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

" class="btn tag p_tag">,
  •    
  • " class="btn tag p_tag">
       
    ,
  • " class="btn tag p_tag">
    ,
  • 會員登入求助?
  • " class="btn tag p_tag">,
  • " class="btn tag p_tag">
    ,
  • ,
  • ,
  • " class="btn tag p_tag">,
  • ,
  • " class="btn tag p_tag">
    ,
  • " class="btn tag p_tag">
    ,
  • " class="btn tag p_tag">
    ,
  • " class="btn tag p_tag">
    ,
  • " class="btn tag p_tag">
    ,
  • " class="btn tag p_tag">
    ,
  • ,
  • 會員中心
  • " class="btn tag p_tag">
  • 會員中心
  • ,
  • 個人資料
  • " class="btn tag p_tag">
  • 個人資料
  • ,
  • 個人帳戶
  • " class="btn tag p_tag">
  • 個人帳戶
  • ,
  • ,
  • " class="btn tag p_tag">
    ,
  • " class="btn tag p_tag">
    ,
  • " class="btn tag p_tag">
    ,
  • " class="btn tag p_tag">
    ,
  • " class="btn tag p_tag">
    ,
  • " class="btn tag p_tag">,
  • ,
  • " class="btn tag p_tag">
  • " class="btn tag p_tag">,
  • " class="btn tag p_tag">
  • ,
  • ,
  • 會員登入" class="btn tag p_tag">會員登入,
  • " class="btn tag p_tag">
    ,
  • -->" class="btn tag p_tag">,
  • ,
  • " class="btn tag p_tag">
    ,
  • " class="btn tag p_tag">,
  • " class="btn tag p_tag">
  • ,
  • " class="btn tag p_tag">
  • ,
  • " class="btn tag p_tag">
  • ,
  • " class="btn tag p_tag">
  • ,
  • " class="btn tag p_tag">
  • ,
  • ,
  • ,
  • ,
  • googletag.cmd.push(function() { googletag.display('div-gpt-ad-1541577347763-0'); });,
  • " class="btn tag p_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