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為什麼支持綠黨?【By 黃文雄】

豬小草龜去來嘻以及其他朋友努力下,有越來越多bloggers瞭解並支持這次綠黨的參選,連聯合報與中時也開始有了一些報導。嘿嘿,就像潘漢聲張宏林張聿文他們騎著腳踏車在大街小巷拜票一樣,網路上也出現越來越多人挨家挨戶地送支持綠黨的貼紙......剩下五天,大家加油啊!!

請見HEMiDEMi綠黨標籤的文章蒐集
HOW那裡有串連部落格的蒐集與更多貼紙


411專注全球暖化國際同步大遊行,潘漢聲、九怪教授以及動物們

我為甚麼支持綠黨?
黃文雄(台灣人權促進會顧問,曾任台權會會長與國策顧問)


因為從事人權運動,又當過幾任台灣人權促進會會長,基於國際人權界的慣例,我一向避免公開支持任何政黨。個人私下,我當然也有自己的偏好。因為收入餘裕不多,回國十年,每次選舉,我都只能挑一位個別候選人捐款;唯一的一次例外捐給政黨,是1998年,捐給綠黨。

這次選舉,除了捐款給綠黨之外,我還想破例公開講幾句話,有兩個原因。次要的原因比較個人,和候選人有關。潘翰聲用他的金融專業利用公司的股東會追求正義,使我想起當年在海外流亡時所結識的從事國際「合乎倫理之投資」(ethical investment)運動的朋友,和她(他)們極富創意的運動實踐。張宏林長期在荒野保護荒野,張聿文反對北投纜車,也都是腳踏實地的民主實踐的開拓者。

但是支持綠黨,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原因。因為刺蔣案,我在海外不少國家流亡了三十幾年。比較之下,深深感覺台灣的「政治光譜」實在太狹窄了。「政治光譜」的「光譜」只是個比喻,實際上指的是社會的多元程度在公民關懷參與公共事務上的展現。所以,譬如說,「左右」也是政治光譜的向度之一。即使簡化地以此為準,台灣的政治光譜實在狹窄得太不像話了。藍綠之分雖然各有深淺,甚至有正藍、墨綠,但看似熱鬧,絕非「繽紛」:因其關懷向度主要限於國家認同與省籍差異,其他公共議題幾乎消失難見。如果將其擺到左右的向度上,也幾乎都擠在偏右的一小段。失去政權也不知真正改革的國民黨不去提它,這是從前一度還有點歐洲社會民主黨味道的民主黨如此令人懷念/傷感的原因。

對我來說,綠黨的出現與存在的最大意義,在於為台灣政治光譜的拓寬打開了另一個可能。真正的民主社會必然自由、平等;多元則是是否真正自由、平等的重要判準之一。在政治光譜如此狹窄的今日台灣,綠黨即使只是個小開頭,已經彌足珍貴和支持。這是我打破人權工作者的規矩而撰文公開支持的原因。(如果綠黨有人當選,那時當然又是回到「人權之外,六親不認」了)

綠黨加油。也希望有更多贊成本文觀點的市民支持綠黨,讓台灣的民主實踐有更多的選項。

◎附記:看到貴黨網站介紹我是「前國策顧問」,所以想多說幾句。因為陳總統接受我的建議,在首次就職演說中列入有關人權政策與人權立法文字,我在辭去台權會的執委之職後,接受了國策顧問的職位,協助新政府落實承諾。其後由於數項人權立法卡在立院,民進黨政府人權政策的推動也不夠積極,去年九月我在組織全民拒絕指紋聯盟和行政院及內政部打過「全民指紋建檔案」的「暫時處分」和「釋憲官司」後,於同年十月辭去國策顧問職位,重回台權會擔任顧問,事關人權工作者運動倫理一致性,理應說明如上。



************************************************

FS邀請黃文雄參加12月2日的綠黨造勢大會,Peter有事無法出席,但是他很爽快地答應了寫一封對綠黨的推薦信。這是很令人感動的,因為我自己在台權會很清楚知道,在面對政治力量時的獨立性是人權運動成敗的一個重要關鍵。面對這樣一個資深前輩的支持與期待,我想綠黨肩上的責任是更重了。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

  • Tesco 罪加一條【by-FS】 Tesco 罪加一條【by-FS】
    罪加一條,又多了一個理由來抵制Tesco(在台灣的名字叫做「特易購」)。摘錄一下衛報的報導。 ActionAid是一個長…
    火燒之島 2005-04-12 21:3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