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婚節日心情記事 第六個節日 | 彈性放假 - 允許作夢時間,不想被“愛”的時間禁錮

2、允許作夢時間,不想被“愛”的時間禁錮

            是誰在敲打我窗,是誰在撩動琴弦,
           
記憶中那歡樂的情景,
           
慢慢地浮現在我的腦海,
           
那緩緩飄落的小雨,
           
不停地打在我窗,
           
只有那沉默無語的我,
           
不時地回想過去。

                            節錄:《被遺忘的時光》 蔡琴

 

        說回戲劇這件事,這對單身的我們來說太重要。

因網路普及加上中國大陸大量釋出各國電影、電視劇,還貼心附上翻譯,使得華人地區受惠這服務,甚至變成一種普遍現象:連續三天三夜K一部長劇。

        前幾年《步步驚心》紅到一個不行,讓我昔日偶像小虎隊中的霹靂虎吳奇隆以四阿哥之名重返光榮。這戲的步調很慢卻很精細,根本是把清朝內宮中的生活,直接移植到戲劇,讓人很容易掉進情境中,化身為若曦一同被眾多阿哥包圍在裡頭。

        多少女人的夢想,讓一群有外貌有才華有能力的男人追求著。

        它將人們夢裡面的想像具像化,使這一世代的人如同吸鴉片般為此無法自拔。

「允許作夢時間,不想被“愛”的時間禁錮」我說。


 

在我征戰聯誼場多次的經驗,聽到不少男女談論看了多少部電影、美劇、日劇、韓劇,還有內地的歷史劇也不放過。

曾經在一場活動中,被一個男人斥責:「怎會沒有看過犀利人妻呢?那部很經典耶!妳應該去看看的。」

我楞楞地點頭。那名男子沒有理會我,繼續與同桌的一個女生和一個男生聊著犀利人妻的劇情,完全把我隔離,像要我反省著怎麼沒有看過犀利人妻呢!

哇!現在沒看過當紅的戲劇是不能參加聯誼活動。

 

還有一次,我在聯誼活動中認識一個小我三歲的男生,不知怎樣開啟話題聊到美國影集,接著你一言我我一語的從《越獄》、《花邊教主》、《歡樂合唱團》,全程毫無冷場、中斷地聊得起勁,而且是在一個黑夜的湖邊,僅有兩邊昏黃的照明燈的場景,簡直置身於戲劇中,男女主角第一次邂逅,天雷勾動地火地擦出火花嘛!

只是,回到現實,往來後才發現,他完全是個宅男,不可靠,且活在幻想裡,一直要找七年級的女生,卻說不出來原因是什麼!

單身的我喜歡坐在電腦面前,腦子全然放空,專注於戲劇,跟著男女主角的激情而悸動、分離而傷悲、遇到好事而開懷大笑,證明我還正活著,有哭有笑有心跳。

等到一部戲結局後,雖有不捨,不至於跟失戀那樣痛徹心扉,持續好幾個月。反正還有下一部戲劇填補失落。

 

允許自己躲進作夢般的戲劇世界,任性地不想面對真實的時間、真正的愛情,更不願把真心付給另一個人而遭到禁錮,是不是一種駝鳥心態呢?

又何來愛情、婚姻!

~待續~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