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材

高二升高三那一年我終究是放棄了。

基於一種至今我仍不知道也不值得探討的理由,高一高二幾乎都不念書,年年補考。

高一升高二很驚險的過關沒有留級,沒有覺悟沒有警醒的,高二升高三又來一次。

我累了。

很奇怪吧? 沒唸書,淪入補考的輪迴彷彿是一件天經地義的事,還能夠喊累,也算是奇葩。

學校對自然組瀕臨淘汰或者發現志趣不合的同學(想當然耳,我是屬於前者)開了一個方便之門,只要是申請轉組的補考生,在補考的時候,都會如願及格通過然後升級高三的社會組。

一個南部以理工科系為主要升學目的的學校,社會組少之又少,高一升高二第一次分組時,全校二十個班,只有兩個班是社會組。 高二升高三再次分組時,社會組會多出兩個班收容這些被自然組淘汰或者發現志趣不合的同學(想當然耳,我是屬於前者)。

高三的教室被安排在紅樓,一幢被完成於日據時代的二樓式紅磚建築,紅磚表面有二次大戰被美軍戰鬥機掃射過留下來的斑斑彈痕。 紅樓有個奇特的設計,一般來說,建築物只會在一側建有走廊,紅樓卻是教室的兩側都有走廊,一條貫穿整幢建築,而另一條走廊則是封閉式的甬道,只貫通幾個班級。

不管是主動還是被動,我們都屬於被淘汰的一群。 對於這種過去人生經驗所沒有、初次的人生挫敗,我有一種深深的、無從宣洩的無力感,明知不可如此卻又無力無知,只能繼續當個一事無成的廢材,半途而廢的滓渣。

暑假過去,南部的初秋仍然溽熱難耐。 有人開始在下課時間,在封閉甬道那一側的走廊,堂而皇之的點起煙吞雲吐霧起來。

沒有煙癮的我也開始加入他們。

在煙霧裊裊彌漫中,看不清彼此打鬧的面龐,也看不清自己到底在執著些什麼,更看不清將來在哪裡。 只知道天氣很熱,我彷彿仍記得彼時的濕熱從紅樓外一路經過斑駁的紅磚、封閉的甬道,穿過迷濛的煙霧滲透進身體,停駐在其廢無比的幼稚思想裡。

那種一事無成的挫敗感覺,現在活生生的又回到現實工作裡來。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

  • 名師啊? 名師啊?
    在Facebook上看到這一行文字: “台灣大學林立,大學生比比皆是,但比起對岸,台灣的教育競爭力節節敗退嗎? 對於學…
    Příliš hlučná samota 2013-09-17 15:27:00
  • 疹子 疹子
    選擇離開好像也不需要理由 一封信一通電話 從此讓悲傷成了一種習慣 那可不可以讓思念像發了一場疹子 消退了,就去了…
    Příliš hlučná samota 2013-03-01 15:40:00
  • 味道 味道
    我嘗試著寫下一個尋找味道的故事。 那個味道極其熟悉卻又極其遙遠,因為我一直忘記問那個味道的來處。不算濃郁、淡淡飄香的綿…
    Příliš hlučná samota 2016-03-02 10:48:00
  • 暑假暑假 暑假暑假
    從高樓層的小辦公間整片落地窗望下望去,一大片的工地現場清晰可見,那之前是個高爾夫球練習場,我的Driver還是在那個曾經…
    Příliš hlučná samota 2012-09-25 13:48:00
  • 太陽花開 太陽花開
    政壇本來沒有所謂的藍綠之分。 除了旗幟鮮明的民進黨之外,國民黨內部亦有親本土勢力由黃主文等主導的集思會與非主流的新國民…
    Příliš hlučná samota 2014-04-07 09:54:00
  • 四十不惑 四十不惑
    甫從公家機關轉換跑道進電子業之際,震撼連日不絕。 第一次開產銷會議時,屬於這個業界的英文專業術語連珠砲似的洶湧而來,我…
    Příliš hlučná samota 2013-01-31 16:30:00
  • 青年路 青年路
    我還記得我在騎樓下一直盯著滂沱大雨打在馬路上濺起的水珠想像著。 記得雨勢來得又急又大,依稀應該是溽暑該有的、一大滴一大…
    Příliš hlučná samota 2018-12-12 15:44:00
  • 大是大非 大是大非
    週末清晨六點,政治大學校門口。 總是這個時候集合準備出發騎車上106縣道。 旁邊總會有口音辨識度極高的外省老伯伯們也…
    Příliš hlučná samota 2014-10-09 08:5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