拔草--我的轉職-經驗談

乞食電子業二十餘載,有幾次嘗試轉行的經驗,過程饒富趣味,豐富了自己的人生經驗不說,還可以拿出來說嘴,襯托自己的高瞻遠矚、真知灼見與高風亮節的品格,也可謂不枉此生。

話說約莫八年前,正是智慧型手機隨著iPhone大放異彩而蓄勢待發的年代。

彼時觸控面板還是電阻式擅場的時期,國內最大的創投公司投資的一家電阻式觸控面板公司正式IPO,一上市股價就逼近股王的地位。 狠狠削了一大票的創投,聯合了這一家意興風發的新科股王,捧著滿手現金,四處找尋投資標的,想要再創造一次發橫財的奇蹟。

他們找上了一家位於台灣中部豐原、典型家族經營、持續虧損的小玻璃廠。

Business Plan一做再做,發現手機玻璃市場前景大好,燒製玻璃的窯爐從動工到點火,lead time時間長得不像話,明擺著的金雞母。 只要一隻在手,要再複製一次IPO、然後cash out的典型創投操作手法應該輕而易舉。

先期投資是創投出資兩億、觸控廠一億,待得上興櫃後第二波資金再籌資到位,包括員工認股及其他發行的技術股,所謂技術股,簡而言之即是用來送客戶及相關人士的乾股。

人、機、料、法,萬事俱備,就缺一個將來上市時要到法人圈做road show的CEO。 於是創投找上我進駐這家玻璃廠,先從業務副總開始做起。

與創投、玻璃廠董事長開了幾次會,創投一直讚揚貌似憨厚的董事長,會中不斷演練現在發行在外的股本、市場平均的本益比、希望達到的EPS與將來上市時可能的股價。 我興奮地計算著創投答應的股數,乘上預估的股價,再自以為理智的乘以一個比較保守的折扣百分比,想像著數年後享受自己努力成果的模樣。

第一次出差到蘇州工廠。

赫然發現原來中國區兩個工廠包括蘇州廠、東莞廠,都是由董事長的胞弟擔任負責人。 先不說剛抵達那一天晚上號稱接風的鴻門宴慘烈的灌酒經驗,整個工廠的人事布局充滿了這位負責人民胞物與的智慧。

先說工廠內員工福利社,直接由董事長胞弟的這位負責人陸籍妻子開設掌管,廠內員工每日必須的日常開銷諸如飲料、生活必需品的食衣住行、吃喝拉撒,都由這一家人一手包辦。

肥水不落外人田的狗皮倒灶,還不只有這一樁。

超薄的手機玻璃鍍上或組裝上觸控模組之前,必須加上一道強化過程,迥異於厚度超過2mm的一般用玻璃可以用物理強化的方式處理,手機玻璃必須浸泡在特殊藥劑一定的時間,才可能通過手機廠嚴苛的落球測試,而這道程序必須也只能經由化學強化爐完成。

看來這是充滿know-how的特殊地方,我努力的吸取每一個對我來說都是既陌生又有趣的技術資料。

當我問到這幾座化學強化爐的特殊之處及成本之後,我發現技術人員對這個問題躲躲閃閃。 待得求得答案,就換上我躲躲閃閃了。

原來這幾座新購入、要價不斐、表面還閃著金屬光澤的化學強化爐是由專收這個工廠廢料、下腳料的當地廠商自己按圖索驥拼湊出來的成品。 這種廠商基本上跟路上做資源回收的是屬於同一個檔次。

第一次董事會。

創投這邊砲聲隆隆,董事長把我推上火線,因為我是業務副總兼將來的CEO,理應為P&L負責。 法人代表的創投可能沒料到竟然有這一手,竟然是公司派把法人派的代表推出來跟法人派對幹? 好吧,我配合度很高,我把手上事先準備好的forercast解釋了一番,ugly truth就像茅坑一樣,屎不撥拉不臭,一撥拉就臭氣薰天,老實不客氣地把兩年之內看得到的業績通通算進來,要breakeven就彷彿置身於深邃的隧道中,連前方一丁點亮光的隧道盡頭都看不見蹤影,遑論三年內想要上市。

Keep dreaming. 這是我沒說出口但是大家心知肚明的話。

創投十分不滿意。

看不到可以cash out的那個時間點,換個角度,創投想知道投進去了三億現況如何。

董事長看著我。

我看回去,財務資料我可看不到,Be my guest。

董事長沒有辦法,只能支支吾吾的說,已經花了兩億多。

不到一個月。

群情譁然。

大股東們的那個表情真的就像電影演的那個樣子,從呆住、扭曲、皺眉、到嘴角抽動,像是slow motion,動作雖慢,卻也一氣呵成。

會後,我拉著創投代表告訴他我的所見所聞,當然還有那幾座巍巍聳立的化學強化爐的故事。 創投代表嘆了一口氣、淡淡地說他大概也猜到是怎麼回事,反而一直說服我要撐住,再多了解內部的一些病灶,想辦法解決,他會想辦法多給我一些認股數,再多找一些人來幫我。

第二次董事會前,我收到一張罕見的採購單,工廠負責人申購一台新的休旅車。 原因是舊車老舊,妥善率不高,不利於接送客戶。 這台別克的休旅車車齡五年,基本上也都是工廠負責人在使用,這幾個理由很難說服我還要多花將近三四十萬人民幣幫他更換新座車。

問題是這張採購單為什麼會跑到我這裡來? 董事長自己處理不就可以了嗎?

突然,我甚麼都懂了。

這是一個失敗的投資案,創投負責這個案子的人騎虎難下,難以向老闆交代為什麼一個看似明日之星的案子會搞成這樣? 而玻璃廠的董事長只想到要資金,然後IPO從市場上要更多的錢。

兩邊都需要一個人來維持住這個局面。

業績持續因品質問題無法如預期大幅度成長,我夾在兩派之間,動彈不得。

找不到出口的我,無計可施,只能尋求一位擅於卜文王卦的前輩協助。

他聽完我的敘述之後,卜了一卦。 幫我解釋卦象時,感覺到他有些欲言又止的要我先停損止血,含蓄的告訴我,目前狀況撲朔,投進去的資金可能還要等一陣子才有機會看看會如何等云云。 我感覺到他的含蓄之後,直接了當的告訴他,我還沒投資金進去,只是依目前的狀況,想知道是否存在一搏的機會。

前輩一聽到我尚未投資,立刻阻止我,「萬萬不可!」,並預言半年之內,這家公司必有訴訟發生。

一個禮拜後,董事長要我陪同一起去東莞廠吃年終尾牙。 記得尾牙是在周末晚上舉行,為了消磨漫長等待的下午時間,董事長邀我一起到工廠前的草坪走走。 我走在他旁邊,心灰意冷的已經不知道該聊些甚麼,正想著該用甚麼話題開啟彼此對話時,只見董事長緩緩的蹲下身去。

蹲在草坪上。

然後開始拔起雜草。

目瞪口呆的我。

默默的,我也蹲下身去,開始學他拔草。

法人們投資了三億,學到的一課。

拔草。

半年後,聽聞無緣的同事提起,創投終於耐性用盡,直接要求這對兄弟檔要不還錢,要不法庭上見。

接下來的劇情我就再也沒有興趣聽聞。

我只對當初我到底拔掉了哪些東西有興趣。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

  • 不期而遇 不期而遇
    林彧寫道:「菅芒花搖動的是西風的影子,你卻凝固了我的思緒。」 總想著,在哪一個場域的哪一個角落能夠再遇見妳,在這麼多日…
    Příliš hlučná samota 2012-12-17 13:24:00
  • 禮義廉 禮義廉
    金溥聰鄭重聲明:「本人擔任公職以來,一向謹守分際,從不踰矩,絕對禁得起檢驗。」 明史紀事本末七十一卷: 六月,左副都…
    Příliš hlučná samota 2014-08-21 14:09:00
  • 晨跑 晨跑
    那是一個冬天的早晨。前一個晚上下的一場雪把街道裝扮成一片銀色世界,陽台上的溫度計水銀汞柱停在0的位置上,一動也不動。 …
    Příliš hlučná samota 2013-04-07 14:16:00
  • 我與春天有約 我與春天有約
    開始習慣一個人慢慢地活。 很久沒有出差,很久沒有開會,等回過神來,其實已經很久沒有上班了。 好像突然不用趕時間了。 …
    Příliš hlučná samota 2015-03-30 17:48:00
  • 我誓與過去決裂 我誓與過去決裂
    話說臨時起意也好,偶然為之也好,總之,悶了幾個月,又重拾運動的習慣。 那是一種很難以言喻的感覺。 尤其對失去健康的人…
    Příliš hlučná samota 2015-09-23 16:5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