渺小 - 樂多閱讀

渺小

2014.08.17. 14:45

和朋友聊天的時候,總是接收了許多朋友們的訊息,負面的總是多於正面的,這回,也該試著整頓自己的想法,梳理當下的情緒。我知道沒有一份工作,沒有一個工作環境,是盡如人意的,總有好的一面,必然也有不好的一面,也許不是絕對的好或壞,但本來每個人本來就有不同的價值觀和喜好。所以,如果你正在看這篇文章,我知道你的感覺可能不會和我一樣,但我還是謝謝你願意看這一字一句。
門診

先說說最近的工作吧!門診佔去的大部分時間,週二和週四兩個全天,多半是慢性病控制、疑難雜症、多重疾病、疼痛控制或老年整體評估,少量安寧緩和的病人,今年以來控制看診人數在三十幾人,但仍然有看到十一個小時之久的紀錄。週五上午的門診看體檢、體重控制、戒菸和旅遊醫學,若不嚴格控制約診的病患,會影響到體檢看診的順暢,造成受檢者的抱怨且延宕到下午的工作。週三上午是居家訪視,而週三下午和週五下午兩個半天,是護理之家巡診和約診的時段,是我和長者們互動的寶貴時間。體檢總評在詹醫師離開後量大增,安寧共照和家庭會議今年有零星個案,但總得用掉比較長的時間。以上是一般家醫科醫師做的工作。

謝謝讓我們一起工作且得獎的糖尿病照護團隊,包括衛教師珮貞、營養師們、藥師和跟診護理師們!謝謝護理之家辛苦的護理師、照服員和老是得陪我工作到很晚的阿端姐!謝謝社區健康中心的體健、居家、出備、戒菸和癌篩護理師及個管師們!謝謝老是得協助處理大小雜事的門診護理長苡安姐,老是被我兇的資訊室同仁們和老是被我麻煩的社服室同仁們!

病房

門診偶爾也會收治病人住院,多數住院病人是急診收治的,今年以來,同時收治住院的患者最多約二十人,以前的紀錄是三十五人,常常都得提早查房,或找片段的時間,有時得去看住院病人睡得好不好,原則以不超過晚上八點為努力方向,十人是我比較可以處理的,品質當然也比較好,不論對病人或對我自己來說。不管是病人、家屬或看護,很多事情都只跟醫生說,或喜歡跟我聊天,查房總是比較久,總是幾乎自己查房,以團隊的概念來說,其實是不對的,因為負責病房的醫師助理和執行醫令的護理師沒有辦法知道我們到底談了些甚麼,治療方針如何,還有我對於病情的說明,但我知道以目前她們的工作量來說,陪我查房是難以負荷的要求。

也因為住院病人較多,很感謝病房助理世瑛姐、護理長和護理師們的幫忙,還有常被我麻煩的各位醫師們,除了病人和家屬的急迫要求外,也得忍受我的龜毛和脾氣,實在是辛苦大家了!

行政和其他

我是家醫科的代理主任,也是護理之家和社區健康中心的主任,即便說只是掛名好看,我有六個委員會要開,多半是一季開一次,護理之家每個月要開會,我幾乎都在看門診沒去,社區健康中心每兩週開科會,還有每週的醫務會議和和每月的院務會議,每兩週週四早上的安寧視訊會議和通常也是看門診而沒辦法拿到的進修學分,週末就算不值班,也得上課拿學分。開會時即使我一心二用,我也有在聽、在想。還有健保局的病歷審查工作,我絕對不會胡亂核減,申覆合理就給予給付,一定有憑有據,不會只寫個代碼而不做說明就扣錢。

急診

隨著常態的業務增加,能夠值急診的時間就少了,平日值急診要接班時,我常常還在看門診,還有很多工作正在進行,常常得兼顧,卻也得令工作延宕,導致值班藥師和阿端姐得負擔額外的工作量或工作時間。白天我只剩下週一可以值急診班,一個月得值三到五個平日夜班,一到兩個週六或週日的二十四小時全天班,今年以來,我幾乎每個月都值兩個週末的全天班。

院長曾說過要我好好把護理之家巡診、居家訪視和社區健康中心做好,保證一個月只值一天週末的全天班,四個平日的夜班,週間的工作滿七節就不需要再排白天的急診,但副院長和排班的醫師都沒有按這樣的原則排,原本我以為支援急診是暫時的,是共體時艱,三年半來都只是以為,自己的一廂情願。你問我不喜歡看急診嗎?其實,我也喜歡,但我把自己那套週全性照護的習慣搬到急診用,卻把護理師、當班的檢驗師和放射師,還有自己都累壞了,其實都是自我感覺太好,以為病人會改變自己的生活型態,以為一定比例的病人真心喜歡給我看,所以之後會變成門診的長期病人。我知道看急診要用看急診的方法,把嚴重的問題找出來,暫時緩解當下的不舒服,而非確診、做治療計畫或太詳細的衛教。

我真的很希望可以把我在急診做的事更簡化,但我也真的覺得我的固執很不適合急診,對大家造成困擾。謝謝辛苦的急診護理師、值班的檢驗師和放射師,對我這麼包容和照顧!

未來

對於中央對於偏鄉的補助獨厚馬偕我實在不以為然,不但不處理部立醫院醫療和醫事人員人力和排班的問題,還把補助款都給了馬偕,也許政策真的就是要發展馬偕成為台東醫學中心,讓部立醫院萎縮、自生自滅,或併入馬偕,或委託馬偕經營;相對的,一方面要求業績,卻要部立醫院做許多不可能賺錢,或必然賠錢的業務,包括最近的老人照護品質提升方案,不給錢也不給人,我想做也很難做啊!

我檢討自己,總覺得自己太膨脹自己的能力或重要性,我不過是小小的醫生,想要把事情做好,又想要讓自己所處的環境更好,但,真的會差我一個醫生嗎?沒有我,同事們是不是不用跟著勞累?沒有我,病人依舊是病人,做了一堆檢查,開了一堆藥,說了那麼多,到底幫了多少忙?解決了多少問題?是否,我的價值其實只是分擔大家的急診班,我平常做的都不重要?是否,我應該持續減少自己的工作來配合急診?是否,該如同我先前想的,早在詹醫師之前,就只值急診班,讓自己的工作單純化?

那麼執著於自己的看診型式,累死自己,累死同事,是否才是根本的問題?是我不知變通?適應力變差?不適合這個工作環境?

鐵花村

來到台東,兩個原因,我自以為台東比較缺醫生(相對於中央的漠視),我喜歡看表演和「鐵花村」。工作再久,再怎麼累,除非值班隔天睡到昏迷,我都會去,我喜歡鐵花村,喜歡鐵花村的人、事、物,我覺得有些片刻,保存起來真好,尤其是原住民的音樂。雖然我愛看團,喜歡不同類型的音樂,但我始終認為台灣音樂在全世界上最珍貴的價值在於台灣原住民不同族群、不同部落的音樂,雖然我沒能深入部落,不論是音樂或是醫療,這都可能是我的下一步。

我知道自己很渺小,能做得很有限,也知道沒有那麼多優秀的同事,實在甚麼都做不來,也承認在醫療工作外,要有更多屬於自己的空間,不能夠再為了想幫病患解決問題,為了把所有的工作壓縮到晚上七點多前完成,而犧牲吃飯的時間。今年的「新年新希望」最主要的就是好好吃飯,半年多過去了,還要努力。

謝謝部立台東醫院辛苦的大家!謝謝鐵花村熱血而辛苦的大家!


吳志寧/渺小 (Live@海邊的卡夫卡 2009.04.19.)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

  • 忙。茫。盲。 忙。茫。盲。
    今天聽趙可式教授關於「兒童臨終照護」的演講,大概每隔十分鐘就流一次眼淚,不只是這個題目,最近動不動就會感傷落淚,差別只在…
    La Isla Bonita 2005-05-24 23:21:18
  • 軟釘子 軟釘子
    是不是因為你狠不下心,才有問必答的?你不覺得我問得太多?何不問我為什麼問這麼多?而你對我真的一點問題都不提嗎?
    La Isla Bonita 2008-04-14 00:32:37
  • 真是夠了! 真是夠了!
    都已經五十幾歲、六十歲了,能不能像個成人,成熟一點?講的話聽來很幼稚,很愚蠢,很白痴,很自私,卻是精神上的虐待。不要再虐…
    La Isla Bonita 2008-04-01 00:41:26
  • 考試絕境中的感情失能症 考試絕境中的感情失能症
    說真的,我是真的對於目前考試準備的狀況感到無比憂心。我也真覺得,「明年再來」是我不得不接受的選項之一,有許多同學和學弟不…
    La Isla Bonita 2005-05-24 23:10: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