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科長的行李箱


2017.07
|聯合文學393

Every Case Tells a Story.
(每個行李箱都有故事可說。)

  ——
RIMOWA
行李箱


只要再裝最後一次就好了,裝完這次,這個行李箱就是他的了。


縣府李科長開著他的老車,小心避開夏季星期天的毒辣陽光,駛入員工停車場。其實準確來說,這停車場並不是縣府的,而是小城縣地方選委會的,和李科長服務的處室大樓,僅有一矮牆相隔——矮牆砌成時還貼心留下能供一人通行的破口。處室大樓和選委會相鄰之處,堆滿了打掃用具、歷屆政令宣導活動的雜物、前幾屆縣長的活動背板……民脂民膏,棄之可惜啊,雖然說,將民脂民膏變成這些垃圾,好像也沒有比較好,但管他的,我就快退休了,李科長走向牆邊,從菸盒抽出一支菸。

菸才抽出一半,李科長便急忙塞了回去。搞什麼,今天可是星期天,用不著拿出平日一早的習慣打混拖時間,他趕緊用鑰匙開了大樓後門(這樣才不會解除保全系統),不忘抬頭看了一眼監視器,後門這支壞了可久,但就是壞了,才不壞事。李科長提起黑色絨布包著的大箱子,走向二樓的辦公室。

絨布裡是德國名品,鼎鼎大名的
RIMOWA行李箱,李科長不敢買太大的,26吋夠用了,當初上頭吩咐他準備一只箱子,秘書長還託人帶話「預算不是問題,盡量買,別太寒酸,事成箱子就跟著你退休,到處遊山玩水,多好啊。」但那可是年金改革之前的事了,搞不好退休的事得要再緩緩才行……李科長還記得,他在RIMOWA官網上看了又看,尺寸大小已經有了主意,倒是材質舉棋不定,究竟是要常出現在電影上的鋁鎂合金(Aluminium)呢?還是看來低調些的聚碳酸酯(Polycarbonate)?

後來李科長選了鋁鎂合金的經典款,兩萬五千元反正不是他出,就一個箱子。但和裡面來來去去的數字比起來,兩萬五不過是零頭,有時裡面甚至不裝錢,而是比錢更貴重的東西,比包覆行李箱的黑色絨布,更黑不透光的事物。星期天的夏日陽光曬進李科長的辦公室,光線在行李箱上的凹痕刮花跳動,真沒看過這麼會刮傷的行李箱啊,兩萬五!但就算外殼再怎麼容易受損,都不可能傷到裡面的東西,沒有比這個更重要的事了。


只要再裝最後一次就好了,裝完這次,行李箱就是他的了。


李科長推著略為沉重的行李箱離開辦公室,忽然想起自己打卡下班了沒,搞什麼!今天可是星期天啊。是上教堂的好日子,儘管李科長並不是教友,但今天,他非常想要去個可以贖罪的地方,做做樣子也好。●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

  • Melancholia記事 Melancholia記事
    <救國團地方性徵文活動高中組第一名作品>好可怕,現在看來,多麼不成熟的作品。但我又怎麼敢說,如今的有多成熟了呢?
    悶騷帝國|林育德 2005-05-17 20:3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