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ino Francescatti / Bruno Walter / Columbia Symphony:Beethoven Violin Concerto

Zino Francescatti / Bruno Walter / Columbia SymphonyBeethoven Violin Concerto

在本週一於新北市舉行的如來神掌100公里超馬,深夜時分,前後不知多遠都看不見人影,有時連路燈都沒有,我獨自一個人或跑或走,在不知有無跑錯路的鄉間小路中,一直往前進,累的是身體,更疲憊的是心,就是喜歡這樣完成前的折磨,我才能體會堅持到底後,單單能品嚐到那完賽的甜美果實。

遠遠看,有時總會覺得前方上坡處的路上有人影,或跑者背後微弱的燈光,走到了,又沒有,或許是我看錯,或許是螢火蟲,或許...,我沒有辦法多想,只能當做自己眼花。

風吹起,旁邊的野草或樹木左右搖擺,好幾次差點打點把跑在最旁邊的我,因為我怕注意力有點渙散的我,沒有注意到前方或後方突然急駛的來車,將這個步履蹣跚的老頭撞倒。

風吹起,旁邊不知名的怪聲,我也無法去想,到底是怎樣的碰撞,才會有這樣的聲響,跑在鄉間小路上,總會有土地公廟或我說不上來的不知名小廟,我大半會停下腳步,雙手合掌膜拜一下,我沒有求什麼,只希望路上能平安,我能順利回到終點,既使無法在限時內回到終點,安全回家,才能是繼續挑戰下一個目標,或者是做更多自己還想要做的事。

跑步時候在想什麼?很多時候,腦袋是一片空白,什麼都無法多想的!

今天晚上拿起這張 CD 聽:
Zino Francescatti / Bruno Walter / Columbia SymphonyBeethoven Violin Concerto
這張的錄音真是好,1999年發行的日本版 CD,Zino Francescatti 的小提琴油滑得令人耳朵不想放過任何一段琴音,拉得速度不徐不緩,不若有時 Heifetz 的詮釋,就拉得很快,但各個版本的味道就各有千秋,這張錄音的音色相當飽滿,加上能量源源不絕的管弦樂團,我彷彿想起週一的晚上,一個人跑在三芝往淡水的路上,當時的氛圍就像管弦樂團伴奏的樂曲,雖然我不是日常多有訓練的學院派樂手,但仍像小提琴搖搖晃晃隨著音符的回到終點,不管詮釋得如何?終究還是完成了這首小提琴協奏曲。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