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屆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得主--天地無限 得獎感言

話說歷屆首獎作品多是走本格派路線,今年總算輪到社會派揚眉吐氣了。

也很開心每一屆的徵文內容水準愈來愈高,尤其本屆另三篇都有獨到之處,各有奪冠潛力。雖然我有相關創作經驗,但直到會場宣布首獎得主前,心中其實也是沒有獲獎把握的。

能與才氣縱橫的天棠、董籬、四維宗三位作者同場競技,實是一大榮幸,也感謝三位承讓。希望三位未來能持續創作推理文學,將會是國內推理迷的福氣。

徵文獎辦到了第十屆,篳路藍縷一路走來實在不容易。但有了這樣不斷切磋砥礪的平台,相信我們未來會看見更多耀眼的推理作品。 ◎ 談談作品內容(以下劇情洩露,如介意請跳到下一段)

對台灣的讀者來說,〈舉手之勞的正義〉的劇情,應該會帶來一種熟悉的感覺。畢竟類似裡頭鋪陳的衝突與犯行,幾乎三天兩頭就會出現在報章雜誌上。

以先前的「江國慶」冤案為例,到頭來竟沒有一位主事者受到懲罰。看不下去的熱血網友們,甚至自組臉書社團發動「跟監」,希望這些罪魁禍首們能早日變成過街老鼠。

這些發生在現實社會的例子,也正是〈舉手之勞的正義〉的核心構想:當正義無法伸張的時候,在高科技協助下,是否有造就一場社會版「茉莉花革命」的可能?

但技術上該怎麼透過眾人之力實現社會正義?其實在九把刀的《風華絕代的正義》中也曾演繹過:殺手月創了一個網站,依照民眾的投票與捐款,將社會人渣、政客做個該死排行榜,然後用把狙擊槍轟掉冠軍的腦袋。

感覺這種清掃方式似乎省時省力多了。

而在〈舉手之勞的正義〉中,我故意使用比較繁複的方法,除了得反覆實驗、用手機安排執行順序外,還得每個人都來個「舉手之勞」參與其中才行。

因為現實中,在網路上當個鄉民,跟著某議題起鬨、甚或進一步的捐款,都比不上挺身而出來得更有傲骨。

就好像文中一直提到的「蝙蝠俠」概念,既然企業小開家裡都這麼有錢了,為何不花錢去雇一隊傭兵來保護高譚市就好,卻偏偏得出錢出力、親自冒著風險上街去對抗邪惡?

我認為「自己有沒有親手做」這個差別,造就了凡人與英雄的分野,恰也是正義與暴力相互拉扯的張力所在。

也有人問道,這樣的詭計在台灣有可能發生嗎?我來認真回答:

像是手機App、製造意外這些部分,就目前技術上來說是不成問題的。不過依照台灣的風土民情,在第23個會員入會的時候,就有可能出現「抓耙子」,而使Tyche的正義大業功虧一簣。


◎ 談談之後的方向

這次參加推理作家年會,有人當面喊前輩,網路上也有以「出道作家」來稱呼在下,這實在是愧不敢當。

其實不管是前輩或後進、新人或老人、有出書或沒出書的,在台灣這個環境下立志從事文學創作,我們面對的困境是一樣的。

古代一講到「文人」,總伴隨著陣陣的窮酸味兒。在台灣創作小眾的推理,更帶有幾分孤臣孽子的味道。

想擺脫朝九晚五的生活,每天拎著筆記型電腦去咖啡店寫稿,這對大部分的人來說,變成遙不可及的夢想。

有志於推理作家之路的朋友,往往是趁著下工之餘,花了數月時間埋頭苦寫一本鉅作,然後四處去找可能垂青的出版社、應付可能會要求的修改、接受可能比預期低的報酬、承受可能賣不好的業績……等到少得可憐的版稅入袋後,這個循環再重頭來一次。

直到今天我還是在想著,該怎麼樣跳脫這樣的循環。因為這個循環太容易讓人因為經濟壓力而放棄。

我認為就本質來看,「創作」跟「創業」其實相去不遠,如同現今創業大熱門「網路創業」,必須得從其中找出與眾不同的創新方法,才有可能讓台灣推理創作能更上一層樓。

之後我會試著幫忙「趟地雷」,去尋找電子書、創作補助等等可能的道路,看是否能實驗出可行的辦法,能讓有志於推理創作的朋友們能減輕些經濟壓力,安心地朝作家之路邁進。希望能藉此發揮一點「前輩」的功能。

不過還是希望咱們下次見面時,別再我叫前輩了。我比較喜歡人家叫我Bison,快打旋風最後那隻大魔王。謝謝各位!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