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記:馬拉松

還能跑多久?還能站多久?還能繼續多久?

這場戰役還沒有結束,克羅埃西亞的世界盃比任何人都要長。

十六強對丹麥延長賽,PK決勝負;八強對上地主俄羅斯再次延長賽,再次PK決勝負。

上一回有球隊連贏兩次PK已經是1990年的事情了。1990年,也是英格蘭最近一次進入四強。

那時候,克羅埃西亞還在南斯拉夫解體的紛亂中,一年後克羅埃西亞宣布獨立,與邊境的塞爾維亞人戰火未歇,五年後,「反分裂」派與克羅埃西亞的戰爭才終於結束。Luka Modric成長的村子成了雙方駁火之處,爺爺在回家途中被塞爾維亞人槍決。還是個小孩的Mario Mandzukic流亡德國,成為難民。

和足球「祖國」英格蘭相比,克羅埃西亞的世界盃歷史非常短,短到他們第一次進入世界盃時,已經是英格蘭國家隊與全球媒體一起製造出第一個跨國跨界足球偶像David Beckham的年代。

那一年英格蘭是雷聲大雨點小的代表,而克羅埃西亞則是麻雀變鳳凰的世界盃驚喜。

20年後,英格蘭在國內不期不待中難得低調來到世界盃,一場一場把失去的球迷找回來;克羅埃西亞則在國內足球協會和聯盟官司醜聞連連的鬥爭中擠進會內賽,從死亡之組吋髮無傷的脫身,在十六強與八強連續逆轉,高潮迭起卻又有些默默的一路晉級。

和英格蘭相比,克羅埃西亞受到的國際媒體矚目少得多。

當英格蘭破除PK魔咒、進入八強時,英格蘭球迷已經開始喊著football is coming home;當比利時擊敗巴西進入四強時,英國媒體已經在幫還沒比八強賽的英格蘭探查敵情,猜想如果在決賽相遇,比利時會排哪個陣型;當英格蘭確定進入四強時,足球祖國已經上上下下滿心歡喜準備迎接金盃「回家」。就連不是英格蘭的台灣媒體,在報導四強賽時,也幾乎都是以「英格蘭進入四強」為起手式。

克羅埃西亞被無視了。

即使英格蘭教練Gareth Southgate並沒有無視克羅埃西亞,即使這群英格蘭球員並沒有過去那些英格蘭隊的自我感覺良好,但英國媒體與英格蘭球迷在沉潛近兩年後再度開始英格蘭式的自吹自擂,彷彿金盃已經到手。

克羅埃西亞年紀比英格蘭大得多,克羅埃西亞踢的球賽也比任何國家都還長,而且,雖然只有五六個小時的差別,但克羅埃西亞休息的時間比英格蘭還短。

姑且不論球賽其他面向,他們肯定沒有力氣了。

然而,球賽有很多很多的面向。

例如經驗,例如意志力,例如技巧,例如知道如何使用自己的隊友。

Kieran Trippier的自由球為英格蘭拿下第一分,早早取得領先。年輕氣盛的英格蘭也在領先激勵下掌握上半場多次攻勢,但是Kane、Lingard、Sterling、Maguire把攻勢白白送出底線,或是送還給守門員Subasic。

這是英格蘭的隱憂。在充滿自信的進攻、早早拿到的領先、以及進入四強的喜悅中看不見的隱憂。Trippier的自由球是英格蘭的第九顆set piece(包括三個12碼)入球,寫下世界盃紀錄。英格蘭的角球和自由球很有威脅,但,英格蘭只有三顆入球來自open play,其中兩球是對巴拿馬進的,而兩球之一還是意外反彈入門。

進攻多不代表射門機會多,射門機會也不代表射門品質。

源源不絕的攻勢和開場5分鐘就拿到的領先,或許讓英格蘭(以及球迷)太有安全感。再入球只是早晚的事情,克羅埃西亞那麼累,絕對擋不住英格蘭接下來45分鐘的攻擊。

然而下半場情勢悄悄的轉了。

Modric與Rakitic的傳球越來越緊湊,英格蘭的球員開始被調動著跑,開始追逐克羅埃西亞。

克羅埃西亞還能動,克羅埃西亞還能跑。Lovren也許追不上Sterling,但Vida卻是越戰越勇,不斷擴大防守範圍掩護隊友。Brozovic仍然是中場的一道牆,是英格蘭攻擊的終點,克羅埃西亞攻擊的起點,讓中場進攻四人更自由的奔跑。

攻與守,英格蘭都失去了中場。

就像小組賽的阿根廷,英格蘭被切割成一個一個的點,而克羅埃西亞則串起越來越綿密的網。

68分鐘,從右翼深處,Vrsaljko的傳球越過半個球場落入英格蘭門前,Walker就像所有後衛一般彎身想把球頂走,Perisic卻從後方突然竄出,扭身跳躍,在半空中硬把球橫踢進去。

要防守克羅埃西亞85分鐘是不可能的。

當90分鐘哨音響起、進入延長賽時,好不容易逃出生天的英格蘭球員看起來比克羅埃西亞還累。

而克羅埃西亞連一個替補都沒有用掉。Zlatko Dalic在下一招險棋,在下半場的某個時間點預測球賽可能延長,而將所有換人名額都賭在延長賽。

克羅埃西亞連續第三場的延長賽。

累?累可以等到比賽之後才來累。

防要防到底,即使門將Subasic已經跑開了,後衛Vrsaljko也要把球從球門線頂出。

攻也要攻到底,就連中後衛Vida都還能跑過全場加入進攻。

Modric禁區邊緣很好的機會,但起腳軟弱。角球不是開進球門區,而是踢短角球給隊友。他還能盤還能跑還能短傳,但踢不動了,踢不出強勁的射門或犀利的吊中.

但只要Modric還能跑還能盤還能傳,他就會跑、會盤、會傳。只要Modric還能跑能盤能傳,英格蘭絕對不敢放著他不管。

克羅埃西亞的一切焦點都在他們瘦小的隊長身上,就好像1998年那支奇蹟隊伍的焦點都在「超人」Suker身上。

Mario Mandzukic總是被忽略。他很容易被忽略,很容易在球場裡頭消失。

所以當他突然衝出來跟英格蘭門將Pickford撞在一起時,像是憑空冒出來一樣。

消失就是Mandzukic的武器,藉著消失而變出新的空間。

他一直消失,一直消失,一直消失。然後突然又出現了,在Perisic將球頂回禁區時,突然溜過Stones出現在球門之前。停球,起腳,Pickford已經來不及反應了。

第三場延長,第三次逆轉。

受傷的Mandzukic被換下來,力盡的Modric被換下來,他們的工作完成,而Dalic還有足夠的替補名額來耗掉時間,新鮮的腿來讓英格蘭追逐。

也許克羅埃西亞很小,也許克羅埃西亞歷史很短,也許克羅埃西亞總是消失在無數大國間,卻不能夠被忽略。他們是從巴爾幹戰火中成長出來的生命,走過更長更難的路。

英國媒體過度樂觀的賽前預測,成了克羅埃西亞120分鐘的動力。他們每一句都聽在耳裡、看在眼裡,要證明給小看他們的球評與球迷:看看誰才是太累的那個。

足球沒有要「回家」,離家門還有一段距離,還沒有看到終點,英格蘭慶祝得太早了。


Semifinals

CRO 2:1 ENG
Trippier 5’
Perisic 68’; Mandzukic 109’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