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惡魔遊戲──十三歲少年殺人事件〉(49) 作者:無限猴子

【小說】〈惡魔遊戲──十三歲少年殺人事件〉(49) 作者:無限猴子 

■巴納巴角

  簡博約抬頭在看二分之一小館窗外的天空。很久不見那麼接近回憶的天空吧?
  窗外的世界滿布著灰雲,灰灰地,卻乾乾淨淨地,是那些長了四支螺旋槳的怪物都歇了,不見蹤影。沒了四處打轉的機器怪物,真相會躲得好好的吧?只怕那兩名警探還一身風衣不肯罷休。
  「我們,和他們,都在摸象。」高強曾透過二分之一小館的玻璃窗,看著那兩名警探走在堤防上東張西望,說:「每個人都摸到一點點,拼拼湊湊,說不定真能拼湊出全象,但更可能拼錯了,拼錯了還不知道。所以說,他們的工作也結束了。」
  但願如此。她還有一些工作要做,就怕,就怕那兩名警探還在堤防上、堤防下張張望望。要瞞著人、瞞著鬼做一些事真的好難,不提心吊膽更難。她看看簡博約。沒有一絲情緖牽動簡博約臉上任何一條肌肉。簡博約,你真厲害。
  「想去堤防上喊一喊嗎?」
  簡博約不帶情緖地轉看她。
  「『這世界,即使一千個人有一千個反對,我也要勇敢活下去。』」
    
  「不可能是溫樸真吧?」
  「為什麼?因為電視演過,說過,魯比戈德堡裝置殺人失敗率太高?說得沒錯。但仔細想想,這並不是標準的魯比戈德堡裝置。簡博約不有絕對的殺人動機?只要利用簡博約的殺人動機進行謀殺,溫樸真可以很確定殺人計畫的失敗率不會太高。」
  呀,這樣一切就都說得通了。簡博約遭到性侵,受人利用,最後還被委罪嫁禍,是吧?她恍然大悟。
  「妳真認為溫樸真她利用了簡博約殺人?」
  「唔?不是嗎?」
  「妳沒見過溫樸真?妳真認為她殺了王進偉,不論是為了保險金,還是王進偉背叛了她,然後演假戲,演得很真、很真、很真?」
  她聽懵了。
  「即使她想,也未必能。簡博約狠狠磨掉左肩膀的齒痕約在五個月前,教學網站設立約在四個月前,從簡博約有殺人動機起到殺人計畫開始進行,還不到一個月的時間,溫樸真?她能在這一個月不到的時間內即時精通電腦網路、精通國中各科教學?」
  呀?
  「除非──她有第二人格。」
  有可能嗎?
  「有可能嗎?」
  ……被高強耍了。
  「或者更可能的是簡博約?他能,而且想,不論影片是真是假。影片是真的,簡博約就有十足的殺人動機。影片是假的呢?殺人動機就沒了?做假影片,製造假的殺人動機,難道就沒有真的殺人動機?恐怕這真的殺人動機只會比假的殺人動機來得更深沉、更隱諱呢!──只是,」高強食指一伸,要她注意:「毒咖哩殺人事件。」
  毒咖哩殺人事件?──呀!
  「沒錯,他能辯稱是真凶利用他殺人,而他只是想殺而未殺,將殺人責任撇得一乾二淨,連帶王仁哲三人,還有自己,活活將人打死的事也都撇乾淨。」
  「王仁哲他們沒打死人,簡博約也沒有?」
  高強點點頭:「這就是比魯比戈德堡裝置殺人更荒謬的事了。一開始媒體認為是王仁哲他們打死了人,只是不知道誰打下最該死的最後一棒。就像執行死刑,會有三人同時按下三顆電鈕,誰也不知道真正電死人的那顆電鈕是誰按的。後來我說,簡博約很可能調換了麻袋,王仁哲三人打的純粹是沾水棉花,而王進偉是關在音樂大樓裡,由簡博約一人三倍努力活活打死。只是這麼一說的結果,是開脫了王仁哲三人,卻也坐實不了簡博約。」
  呃?
  「因為,王進偉死在王仁哲三人棒下的可能是二分之一,死在簡博約棒下的可能也是二分之一。簡博約和那三人,不多不少,各有二分之一的清白,二分之一的嫌疑,罪疑從輕,也就無罪了。只是有人死了。」
  「所以……你認為這是最接近真相的可能?沒人打死人,只是人死了?」
  「如何執行死刑又不賠上自己,而且將死刑執行得澈澈底底,他們做出了完美示範。」
  摸摸臉頰。不。「你似乎將真相極力推往簡博約是惡魔的可能?」
  「簡博約有二分之一的可能純粹無辜,有二分之一的可能純粹惡魔,但在這兩者之外,別有二分之一的可能。」
  二分之一又二分之一外的二分之一?
  「既然簡博約有可能把殺人遊戲玩得那麼澈底,乾淨,將殺人責任用一個二分之一、兩個二分之一撇清得百分之百,那為什麼,他獨獨沾上了影片?那麼難堪不堪?」
  是呀,為什麼?

  (標籤:犯罪小說/推理小說/偵探小說/懸疑小說)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