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惡魔遊戲──十三歲少年殺人事件〉(46) 作者:無限猴子

【小說】〈惡魔遊戲──十三歲少年殺人事件〉(46) 作者:無限猴子 【小說】〈惡魔遊戲──十三歲少年殺人事件〉(46) 作者:無限猴子

Ψ第四章 開始繼續


■屠魔少年

  「要出去嗎?」
  簡博約聽了,黑眼睛連同那黑眼圈看似都睜大了些。
  「我已經申請好了,只要你答應就可以了。但必須由我陪著。」
  「要是我跑了呢?」
  「呵呵,那我就慘了。」
  簡博約一臉戒備。
  「到河濱公園走走吧。還是你有什麼理由不能去?」
  簡博約眼睛看著桌面,在思考。
  沒有理由不去吧?不答應不顯得有問題?你不是一直「扮演」無辜者的角色?不去就不敬業了喔!
  簡博約抬起黑眼睛,那黑眼睛似乎又更深邃了。
    
  走上堤防吧。走上堤防,能看的東西就更多了。
  看,河濱公園不散了一片的五顏六色?是好幾天前種下的花海。那些紅的、紫的、白的,花花綠綠的,一串串地,都要過年了。還有一點一點在花海間忽東忽西、四處翻飛的孩子。在捉迷藏呢?還是什麼新鮮的遊戲?沒人相信幾天前這裡還是凶案現場吧?說不定拉了黃色的封鎖線,更會引來孩子的好奇。好奇的孩子頭上都長了無形的觸角,蠢蠢欲動,躍躍欲試,急著發現他還沒發現的世界。他將發現青春,發現蛻變,發現翅膀,發現天空,最後也發現萬有引力,再漸漸慢慢地發現這個世界不單純,然後自己也不單純了。
  要是對簡博約說這些,會不會教簡博約以為她以為他設計了這整件案子,因為法律動不了,才會帶他外出,找人對付他,以暴制暴?
  走在堤防上的簡博約,不言不語,面無表情,像是滿懷少年心事,像一個普通的國中生。這也看似是大北河畔河濱公園的普通風景吧。只是真正的普通的國中生大概不知道即使是「普通」也沒那麼理所當然。
  好像下起毛毛雨了,得撐傘了,也正好趁機約去二分之一小館。偶然一瞥,大北河水波粼粼,恍然之間竟似有孕婦媽媽的倒影。
    
  「有一個屠魔少年的繪本故事在網路流傳──
  「屠魔少年從征途歸來,一路風風火火地喊說:『我殺了惡魔!我殺了惡魔!』
  「屠魔少年殺了惡魔?真的?慘遭惡魔殺害家人的倖存者躲在門後偷偷懷疑,又不敢懷疑。因為沒人懷疑。只是誰也不敢打包票,回來的真是屠魔少年,而不是變裝成少年的惡魔。」
  「這什麼?」
  「繪本故事呀,妳沒聽說?」
  她皺皺眉頭:「我又不是來聽你說故事。」
  在看簡博約之前,高強約她出來,到二分之一小館。她以為高強要談簡博約的事。
  「妳知道這個繪本是誰編的?沒錯,就是溫樸真。那麼這是溫樸真忍無可忍、卻又無可奈何下的最後報復?不,這是報復的第一步。」
  她奇怪:「你不是溫樸真的律師?」
  「我現在已經不是溫樸真的律師了。她有錢也只夠她請一個三流偵探,請不起我。簡單說,我的工作結束了。」
  她懷疑:「工作結束了,還在處理案子?」
  高強耐人尋味地一笑:「妳沒發現嗎?貓派、狗派,我從不問哪派出價高。我從來就是人派。」
  莫名其妙。「聽不懂你在說什麼。」她只想聽事件的真相。
  「妳相信什麼?進化論?創世論?自然發生說?天動說和地動說,妳相信哪一個?」高強自顧自地說:「天動說比地動說自然,直接而單純,卻是假的。地動說得動用更多的腦神經去想,還得先說服人相信地球是個大圓球,麻煩多了,但是真的。」
  「我只要簡單說。」
  「那麼,簡單說,妳希望『屠魔少年』有怎樣的真相?是惡魔?還是遭受惡魔欺凌的被害人?妳寧可讓被害人存在、悲劇存在,還是寧可讓惡魔存在?這一切都有二分之一的可能。」

  (標籤:犯罪小說/推理小說/偵探小說/懸疑小說)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