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惡魔遊戲──十三歲少年殺人事件〉(40) 作者:無限猴子

【小說】〈惡魔遊戲──十三歲少年殺人事件〉(40) 作者:無限猴子 
  「所以,你不就知道這是網路謠傳?說什麼駭客組織入侵警方電腦,說是警方查獲案件相關證據,卻因高層『指示』,不得繼續追查云云?對此,警方有什麼看法?認,還是不認?」高強律師眼看那警察教他問得啞口無言,就逕自下了結論:「那麼,影片就是假的了。」
  假的?果然是假的。她氣得直發抖。最氣的是,她曾一瞬間懷疑了進偉,以為進偉當真做了什麼,所以,就更恨這個學生己了。假造殺人動機,謀殺進偉的人格!
  「影片來源是假的沒錯,但影片是真的。」
  那警察不疾不徐地,還說了什麼鑑識人員已經初步鑑識過了,那影片是真的。
  「沒那麼肯定吧?你們的鑑識人員真那麼斬釘截鐵,說『絕對是真的』?或者,單只是說『看不出造假的跡象』?」不待那警察回答,高強就逕自下了結語:「這一點,先讓我們存疑吧。」
  高強帶她出了警局,進了一家餐飲店坐下,就連忙打起手機。
  她坐著心想:對,因為影片是假的,所以……所以什麼?她腦子一片亂,仍不免將影片疑真疑假。如果連她都如此,那麼別人呢?所以……所以高強在聯繫媒體?到時候,媒體會替她說話,對,得替進偉說話!
  「不可諱言,當今社會的通性,或說毛病,總愛說壞人也有人性,好人也有惡性,非得把加害人捧成情有可原的,把被害人顛倒成罪不可赦的,這才過癮?」
  「當然、當然。這是人的本性,優越感。批評會讓人自我感覺高人一等,而批評別人還沒批評的,就是比批評別人的人更高一等。所以,就有一小撮人專門批評好人,還非得把好人批評成壞人不可。這不是癮,這是病。」
  沒錯、沒錯。得替進偉辯白。就這麼辯白。
  高強打完手機後,她急忙著問,是不是在替名嘴安排討論內容?她可以聽聽嗎?或者給意見?或者要她上節目?哭?哭也行,她這次一定好好配合……
  高強搖了搖頭:「學生己翻的這張底牌,不湊不巧,正好豬羊變色。」
  她張了口:「不是假的嗎?」
  「能豬羊變色的,假的也算真的了。」
  「真的又如何?不,就算有人以為是真的又如何?我們可以辯到清白呀!」
  高強一臉苦笑:「有人管法院叫『法店』,但即使是『法店』也不是洗衣店,不會有什麼清白的。這件事要挖下去,就是泥巴戰,沒有人是乾淨的,第一個髒的就是妳先生。所以,為了妳先生好,最好一切低調處理。」
  她聽懵了。這什麼意思?
  高強點來了咖啡,點來了豆漿,問她,還記得自己畫過的繪本,〈小蜘蛛〉?
  〈小蜘蛛〉?
  很有趣的繪本。說小蜘蛛學織網,學不好,東補一塊,西破一塊,有一次還不小心綑住了自己。這怎麼回事?蜘蛛網會網住蜘蛛?除非是別的蜘蛛織的網。不,小蜘蛛是困在自己織的蜘蛛網裡。
  「小蜘蛛呀,死守著自己的蜘蛛網,就待在那個角落裡,哪裡也走不了了。現在,我們就陷在這樣的陷阱裡。其實我一直奇怪,為什麼這個案子會那麼明目張膽、光天化日,就是要引我們追查,然後,再讓我們查不下去。」
  「怎麼查不下去?」
  高強嘆了嘆氣:「我大概很快就不是妳的代理律師了。」
  「為什麼?」
  「因為歷教會要抽手了。」
  「歷教會?」
  「歷史教育基金會,也就是妳先生的朋友,這次案子的費用一直都由他們幫忙支付。」
  「朋友?是朋友怎麼不幫到底、查到底?」
  「是朋友也只能做到這裡。」
  她沉默了。
  高強看她不說話,看了看她臉上的神情,突然說:「不要做任何傻事,譬如殺了那個學生己。人死了就什麼都無法反駁了。假的也成了真的了。」
  「你呢?你覺得是真的?」
  她指的是影片,她隱隱感覺高強相信了那支來路不明的影片。
  「現在我還能給妳一步棋。最後的,也是最初的一步棋。在妳『動手』前,請先知己知彼,多了解真相。」
  她板著臉:「歷教會這個『朋友』就不想了解真相?」
  高強吐出長長的一口氣:「目前知道的事實已足夠讓歷教會放手了。」
  「放手?對朋友放手?」她感覺要墜落谷底了,而「朋友」在最後一刻「即時」放了手。
  高強只徐徐緩緩地說:「總之,以律師的立場,或以朋友的立場,真心建議妳,請先了解真相,然後再決定要不要揭開真相。知己知彼,謀定後動,最保險。為未知的真相冒不必要的險是最不值得的。」
    
  「先了解真相,然後再決定要不要揭開真相……」
  她緊抓著大衣,心底喃喃、喃喃地,直盯二分之一小館的門口,彷彿下一個走進來的就叫真相。

  (標籤:犯罪小說/推理小說/偵探小說/懸疑小說)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