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惡魔遊戲──十三歲少年殺人事件〉(27) 作者:無限猴子

【小說】〈惡魔遊戲──十三歲少年殺人事件〉(27) 作者:無限猴子 

■第七天.善良的

  「鹹檸檬紅茶……味道有點奇怪。」
  「跟梅子綠茶一樣奇怪?」
  「要這麼說,也奇怪。為什麼不是檸檬綠茶、梅子紅茶?第一次喝梅子綠茶也怪怪的,不是梅子湯也不是綠茶。」
  「不過,喝慣了也就慣了吧?」
  「可是,鹹檸檬紅茶還是奇怪。」
  「黃金比例到底在哪?明明是照黃金比調的……」
  探視的第四天、第五天、第六天大概都在談這個吧,鹹檸檬紅茶的黃金比例。一個話題能談上三天,簡博約果然不是不會說話的人,聽說小學時還喜歡嘮嘮叨叨、嘮嘮叨叨,是個像小老頭的小孩,直到父母車禍後才開始有點沉默。
  第七天,要有點不同了,雖然依舊帶了一束滿天星,還有鹹檸檬紅茶,但多了一點二分之一小館的氛圍──二分之一小館的杯子,二分之一小館的桌布。此外,還有一點不同。
  「又送花了,還是滿天星。想要她送別的嗎?有喜歡什麼樣的花?……豆──花!呵呵。偶爾老套、俗套的答案也不錯吧?反正生命沒有標準答案。還是你比較喜歡這樣的回答──什麼花都好,因為花是奇蹟,生命的奇蹟,鼓舞自己的生命也努力開出花來?」
  簡博約這天似乎沉默了些。察覺到她的「有一點不同」?努力吧,努力讓自己看起來沒什麼不同,張舒懷。她勉勵自己。
  「冬天開出春天的花,是奇蹟,還是有違天理?該說這樣的花很努力,還是太犯規?」
  簡博約開口了,問的卻也有一點不同。該怎麼回應?她想起有一個傢伙曾說:「依照現行的潮流說法,說要順從自然、順從自然,說要吃當時的、當地的食物。那麼冬天不吃春菜,該吃什麼?泡菜?酸菜?鹹菜?醃菜?榨菜?醬菜?那些泡的、醃的、醬的菜又是從什麼時候泡的、醃的、醬的?自然嗎?孩子肚子餓了,要吃什麼?吃潮流?呵呵,有沒有想過,人站著,基本上就是不順從自然的開始?」所以,即使有違一點天理,基本上還是可以認同?
  「難說。」她只能這麼說了。
  「法律呢?法律會怎麼說?認同?還是不認同?」
  法律呀。「我們現行的法律在確保自然人社會化,也想確保大自然不被社會化。矛盾?是矛盾。只能說法律跟生命一樣,都在尋找更好的答案。」她又想起那個傢伙曾如此高談闊論。
  「對法律有興趣?」
  「應該是法律對我有興趣。如果我想做有關法律的工作,有可能?」
  「想從事法律工作,有什麼問題?」
  「沒有法律問題?」
  難說。「會有什麼法律問題?」
  「雖然說各種經驗都很重要,但也都不見得必要。生過病的醫師大概更能體會病人的苦吧?不是有些問題學生會反問老師說:你們,從小乖乖牌,從來就是資優生,哪裡能了解我們的問題?如果這個老師也曾是問題學生,大概就沒問題了吧?」
  ──所以,你為當法律人,累積犯案經驗?
  「滿口爛牙的牙醫,躁鬱症纏身的心理醫師,或許還沒問題,可是殺人嫌犯,當法官?」
  殺人嫌犯?他還知道警方當他是殺人嫌犯?「洗清嫌疑,不就好了?」
  「洗得清嗎?」
  難說。想洗清嗎?
  「那些只想相信我有罪的人,會相信我真的乾乾淨淨?乾乾淨淨得能讀法律、當法官?乾乾淨淨得能判人有罪、判人無罪?能肯相信,我也是被害人?──真是倒楣,竟然遇上這種事。」
  倒楣?那個死了的不更倒楣?「不過,幸運的是,你不還有滿天星?還有人相信你。」
  不知真假,只見簡博約微微苦笑:「她是相信我無罪,還是相信我有罪?」
  「所以,你那時候都不肯開口,是因為委屈?沒人相信你?」
  「說話費力氣了。希望別人相信,然後換來一個個的失望?『不可與言,而與之言,失言。』信也好,不信也好,怎樣都好。」簡博約認真看了看她:「舒懷姊呢?相信我嗎?」
  簡博約開始懷疑她不相信他了吧?相信?不相信?到底怎樣不知道。
  她微微笑了笑:「我學天空。」像打禪謎。
  簡博約略帶點警戒的眼神看著她。
  「要是我說相信,你就相信了?要是我說不相信,你不就更不相信了?所以我只能說相信了?不,我只能學天空,不說話。『天空不說話。四季變化,萬物生化,天空不說話。』還記得嗎,這一首最美麗的詩?」
  簡博約眨了一下眼睛:「有點印象。」
  那是簡博約的父親在編輯教科書時寫的,翻自孔夫子的一句話:『天何言哉?四時行焉,百物生焉,天何言哉?』並註記說:這是世上最美麗的詩。簡博約家裡的書,從書架上的到流在地上的都翻出了毛邊,他對這首詩能「有點印象」也算不錯了。「請注意,『都翻出了毛邊』。妳看看這本,都寫了什麼?」那個愛高談闊論的傢伙將一本書翻到她眼前。──她搖了搖頭。
  「拿來當滿天星的花語如何,『天空不說話』?」
  直截了當:「不好。」

  (標籤:犯罪小說/推理小說/偵探小說/懸疑小說)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