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燒烈愛 Burning

  第71屆坎城影展場刊最高分,最後只拿了個費比西獎的韓國電影,導演李滄東,改編自村上春樹短篇小說集《螢火蟲》中的《燒掉柴房》。

  男主角遇到一個女的,女的好像是他以前的鄰居但他想不起來,兩個人好像戀愛了,但女孩有一次去非洲回來後,身邊多了另外一個有錢男,女孩好像就跟有錢男在一起了,有錢男好像要燒掉主角家附近的溫室,也不知道有沒有真的燒掉,在充滿謎團跟疑惑的狀況下男主角不斷尋找女孩,故事最後就緩緩的走向悲劇結尾。

  將村上春樹的小說改編成電影是一項難度極高的挑戰,因為村上春樹的小說都有些意識流,又有些超現實,一般讀者閱讀原作小說時,都未必能理解村上春樹想表達的事物,又要如何將這些文字轉換成影像,然後讓觀眾理解呢?

  過去幾部改編村上春樹小說的電影中比較有名的有《挪威的森林》以及《東尼瀧谷》,對一般的觀眾而言,都兩部電影不是那麼讓人滿意。
    而我一直都覺得他的小說不是那麼大眾,文字很簡單的但故事都相當難以理解,照正常邏輯來說村上春樹的小說根本不會受歡迎,但村上春樹小說的銷售量卻非常驚人,這是很奇怪的現象,才會聽說當時《1Q84》大賣時,很多人都只是買來放著,根本沒在看。

  不管寫什麼都有人買單,這真是所有作家的夢想啊!

    更早期改編電影我沒看過,但聽說只能歸類在實驗電影裡。不過自己對於《挪威的森林》及《東尼瀧谷》兩部電影都給予非常正面的評價就是了,小說的味道就是那樣,電影版也都努力試著把小說的感覺呈現在影像上,而我認為至少這兩部在這一點都做得不錯。

  我還沒看過《燒掉柴房》,但這部《燃燒烈愛》真的也是充滿濃濃的村上春樹風味,燃燒烈愛裡人物的行為、人物之間的關係,其實都頻繁的出現在村上春樹的小說裡。

  主線故事其實很短,但這部電影卻整整拍了149分鐘,就知道電影裡花了多少鏡頭跟時間,去試著描寫主角的個人狀態,而這種電影調性也注定了讓燃燒烈愛成為非主流的小市場電影。

  值得注意的是攝影的部分,燃燒烈愛的攝影非常漂亮,亮度、對比都調得恰到好處,濾鏡的使用也都很自然,而且非常多鏡頭刻意挑太陽在地平線附近的時間拍攝,那就是攝影的魔幻時間,斜陽的照射之下不管怎麼拍畫面都會好看。

  女孩子突然就消失在自己的生活之中,這種情節經常的出現在村上春樹的小說裡,這類事件個人也是相當有感觸,一時之間會覺得莫名其妙,但是再仔細回顧過往相處的過程,講過的每一句話,就不難找出她消失的原因。女孩子對於結束一段關係的做法,真的比較傾向於不留痕跡的斷絕一切,彷彿從來沒發過那樣。當然對於還試著想恢復關係、或是保留一絲情誼的男方來說,這是很悲哀的,需要靠更多的爵士樂跟威士忌還有煮更多的義大利麵跑更多的步來淡化痛苦...

  燃燒烈愛沒能搭上好的配樂個人認為是非常可惜的一點,如此美麗的畫面如果能搭上同等優秀的音樂,整部電影能被帶到更高的層次。

  四點五到五顆星。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