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story Is the Answer

1919年初,德國發生兩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一是鐵道工人德萊克斯勒揪了40幾個同事,在慕尼黑一家酒店創立「德國工人黨」。 一是建築師格羅佩斯在威瑪創立「包浩斯(國立建築學院)」,當時連他自己在內,只有四個老師。

那是第一次世界大戰剛結束的洪荒年代。敗戰的德國百業蕭條還得揹負巨額賠款,整個社會經濟動盪、人心惶惶,成為革命的最佳溫床。

就在這樣的時空下,兩顆落地的種子長出了不同果實。


(圖左:德萊克斯勒。圖右:格羅佩斯)
德國工人黨於翌年希特勒加入並更名為「納粹黨(德國國家工人黨)」後,黨務蒸蒸日上,在選舉中逐漸席捲全德。反之,包浩斯被財務和政治一路追殺,三次遷校,顛沛流離。

十四年後。

1933年,希特勒在選戰中大獲全勝獲任為德國總理,不久蓋世太保旋即佔領包浩斯,強制驅離師生,末代校長密斯苦苦奔走交涉四個月未果,終至關門大吉。

掌權後的希特勒逐步將威瑪共和國轉為獨裁統治的納粹德國,僅僅六年便揮軍波蘭,掀起第二次世界大戰。復校無望的包浩斯,成員鳥獸四散,其中要角格羅佩斯、密斯等人被迫遠走他鄉,輾轉流亡至美國。

故事就此結束了嗎?

今天我們回過頭來看,叱吒一時的納粹為人類歷史寫下黑暗的一頁,至今仍是不可碰觸的禁忌。手無寸鐵的包浩斯為躲避戰禍流離四方,反而因此開枝散葉,成為形塑世界現代風貌的推手,影響力無遠弗屆。

歷史會怎麼走,從來不是想要在歷史留名的人說了算。

改變世界,政治或許是一條便捷的路。文化藝術改變的,卻是我們看待世界的方式。可以這麼說,文化藝術從來都不是關乎求存,甚至是不利於求存的,正因為超越「存在」這最基本的生命法則,是以掙脫時空,不隨生命同朽。

求存,從來不是衡量、檢驗文化藝術的標準。兩千年前,耶穌早已作出回應,就讓「上帝的歸上帝,凱撒的歸凱撒」(吧!)。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

  • 關於「空。間」 關於「空。間」
    在人類鼓譟喧騰的所謂「2012.12.21世界末日」這天,地球就如45億年來每一個日子,靜靜、完美地又轉了一圈。如常的,…
    空間迷。迷空間 2013-12-22 23:47:00
  • 基本款的人生 基本款的人生
    談到建築,一般人可能會想到埃及金字塔、希臘神殿、羅馬競技場、艾菲爾鐵塔、巴黎聖母院、羅浮宮、紐約帝國大廈、雪梨歌劇院、西…
    空間迷。迷空間 2012-01-11 00:00:00
  • [轉載] 土地之怒 [轉載] 土地之怒
    人生是一場樂透。過去8年,平均每年有超過1萬5千筆土地被命運之手抽中。每年1304公頃,約52個大安森林公園面積的土地,…
    空間迷。迷空間 2012-01-11 00:00:00
  • 住者有其「聲」 住者有其「聲」
    農曆年休息了一整個月沒有PO文,突然有點回不來。這讓我體悟到,做無償的事狂熱一時容易,要維持熱情很難。有時自問到底在幹嘛…
    空間迷。迷空間 2013-03-06 23:37:00
  • 建築,作為一種象徵 建築,作為一種象徵
    歐元區會崩解嗎?如果崩解會導致甚麼後果?全世界都屏息在看。對人類來說,這是一種全新的經驗,因為自古以來,從來沒有過這麼多…
    空間迷。迷空間 2013-12-11 13:2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