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韓] 破解真實景點下的不真實人生 II -雜技秀

(圖為雜技秀ending)

在推薦朝鮮第二景點之前,我想先提一下【少年宮】。

少年宮是每個旅行團的朝鮮必備行程,金小胖想要傳達小孩訓練有素、多才多藝,雖然他們年紀小,但個個表演爐火純青,象徵著朝鮮式的驕傲。
耳聞幾百人的小孩排場,表演一個接一個,沒有空檔,也很是期待。
但第一天就被金小胖下馬威,直接改了行程,轉到平壤裡的一間學校裡,由學校舞台取代少年宮大戲。
這些少女不只唱歌跳舞,每人也精通樂器。
固定一號表情,厚厚粉底、微微聳肩,搭配兩隻手臂像企鵝般上提的角度都精準的不可思議。
超齡的演出確實很有大開眼界的驚喜感,嘴角的上揚可以維持15分鐘。
從頭到尾,少女們的短裙、高跟鞋,兩腳不時地微踱步,欲走還留的姿態,大概是金小胖最喜歡的模式,
就連拿著電吉他的少女,一樣穿著制服,上身僵直,腳踏菱形步,真的太有趣了!
為了她,瘋狂想要鼓掌加尖叫。
盡量不去想這些國高中的少女從多小的年紀開始練習表演取悅觀賞者和金小胖,
這些能待在平壤,還被選為表演者,都是家庭背景、政治高忠誠度的上上之選。表演或演戲之於他們的生活已經等同呼吸了。

朝鮮人民被分為三個階級:核心階級、動搖階級、敵對階級。
這階級是世襲的社會地位,難以撼動。有疑慮的被往下調,或直接進勞改營,有功於國家的才有機會上調。
能住在平壤的,大多是核心階級的人,對政府忠心不二、對社會和金小胖有貢獻的人,也是獲得政府資源最多的,可以吃得好些,可以用舶來品,
如果還能受配車子,那就是高官或出國比賽得獎的人了!
但如果出國比賽沒有得獎呢?不要問,你會怕。


回來對照網上影片,覺得和少年宮的表演大同小異,看一次就夠了,哈哈哈。
但少年宮根本應該要改叫少女宮才對啊!
男生比例之低,以我們看的表演,男生0人,讓金小胖很符合跟豬八戒先生共用元帥這個稱謂。
朝鮮學生只上課到下午,到放學前有大把空檔時間,再加上沒有任何夜生活,
所以每個人都自然而然、紥紥實實地都擁有好幾項專長,用樂器、語言、運動、聲樂...把時間填滿,
雖然表演方式有些復古,但那幾天一直受著衝擊,或許從這個角度來看,他們的孩子是幸福的吧?!
我們的少年,以前只有快報,現在只會低頭。
唯獨旅行社前行準備上特別註明,請帶文具分送給少年。
若說送給偏鄉小孩,我很樂意加碼雙手奉上,
但金小胖用天價收取我們的觀光旅費來發展核武(當時還是核武試爆時期),還要求我們買帶舶來文具送給高官子女,到底是什麼邏輯!?

表演結束他們依貫例準備收禮,但整團卻沒人準備,現場氣氛尷尬至極,
但我還是決定透過咧到嘴邊的笑臉,燃燒我誠摯的熱情來回報他們努力的練習。
如同上面說的,朝鮮用各種運動和學習來填補他們的空閒時間,
所以在平壤裡整整一大區都是室內體育館,羽球場、籃球場、溜冰場、游泳池...一棟接著一棟,
每棟都大,以同時容納整個晚上沒有地方去的首都居民,這些體育館的空照圖擺陣應該會像魔法陣。
每一棟正面的牆上,貼著相對應的動作標誌,不用門票,在典型的共產國家,一切for free。
推薦景點第二名【雜技秀】

那天被帶到體操館看雜技秀,門口陸陸續續停下一些遊覽車,送來一批批的高中生。
男生們穿運動服居多、女生們全部貼身白制服配高跟鞋,齊肩的短髮、淳樸的氣息,再拿蕾絲邊花傘,特別有50年代的感覺。
入場前後,都被制服少年們包圍,心跳頻率立刻又被激起,蹦蹦蹦地連動眼珠,不停打轉。
對他們的好奇感卻不敢張揚,只能以假看照片真偷拍來留念。
安排觀賞雜技秀當然也是金小胖的主意,因為朝鮮的雜技秀稱得上世界頂尖,可以因此賺得理所當然的門票收入。
國家級的表演票價不斐,一個人200人民幣(約900台幣)!
這是何等昂貴的概念?
根據世界糧食計劃署的調查,朝鮮工人的平均月薪60-75美分,不到1美元(不到31台幣)!!!
金小胖自抬身價、挖東牆補西牆的功力了得!
心理就算不平衡,也只能以他們的體操得過這麼多世界級獎盃來安慰自己,看了一場了不起的表演。
入口大廳擺了兩座體操裝置品,是難得可以調皮合影的雕像,
因為金大胖和金中胖身份尊貴,合照絕對要正經嚴肅加雕像全身無裁切線,不然他們半夜會給導遊鬼壓床,懲罰他們沒有緊迫盯人。
體操館是一層層漸高的座椅,半圓形地圍繞著舞台,
我們和另一行旅行團,全場不超過30名外國人,被安排在正對舞台的最佳位置,集中在兩排座位上。

等待了一時半刻,除了舞台兩旁,其他座位幾乎坐無虛席,
導遊說,他們是由各地的中學來的,平日就輪流受安排來參觀表演,以增強他們的朝鮮式驕傲,
金小胖為了將愛國情節深深地刻進朝鮮人骨子裡,真是用心良苦啊!
雜技秀的內容嚴格來說和經驗裡的雜技秀沒有太大的差別。
三個漂亮的女人,用手拋球用腳接球,再用腳互相傳球,像躺著但身材很好的小丑;
一個人用鋼索從高空懸吊,高速旋轉,降落在不成比例的大桌子上,使用奇特的道具,以出人的柔軟度做一些厲害,但會覺得幹嘛要這樣的動作,哈哈;
一大堆人用彈跳床飛高高,在舞台兩旁高空的盪鞦韆玩你丟人我撿人,諸如此類的表演。

整場的高潮停在一個空中飛人被拋出去之後,卻沒有握住對面隊員的手,掉到安全網上。
心想,失敗就失敗了,地球還是一樣繼續轉動,乖,拍拍屁股站起來就好,
沒想到,背後的控制室卻傳來了分貝過大的廣播,聲音嚴肅,語帶責備,要求整段表演重來一次。
第二次同樣失敗了,廣播裡的聲音除了大聲刺耳,還多了一點怒氣,要求再三次重覆,
空中飛人最終還是以失敗收場,最後一次的廣播勢不罷休,以你完蛋了的口氣要求做結,全場噤聲。
整顆心糾結在一起,希望他還能好好吃一頓晚餐,不會因此被發派邊疆...

仔細想,如果將這些人加入一些動物,也是在馬戲團裡能看見的表演,
不過搬上國家舞台,動作的一致性和精準度,確實是高水準的,沒有疑問。
但能稱得上世界之最,一定要搭配台下那些以不同節奏交替拍手的觀眾。
起初我以為終於是被我抓到了朝鮮安排演員的把柄,怎麼想合眾之烏都不可能這麼有默契,為了這個發現心裡沾沾自喜,
沒想到,從開始到結束,隨著時間過去,整場在沒人指揮轉換拍手節奏的情形之下,一個多小時的表演沒有人將手放下,沒有人漏拍!
幾百個人的一致性,成為一種不可思議的旋律,拍手的時間越長,越覺得不可思議!
這種配合面無表情的邪教式拍手法,應該也不必為為了30位外國人找滿場的臨演,猜測應該只是源自於每個人從小長期的驚人練習!
這些人的掌聲成了比雜技秀更精彩的部份,絕對是世界上絕無僅有,當之無愧。
可惜,全程不給拍照和錄影,除了謝幕和拍手,沒有留下任何一段影片。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