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韓內幕﹣金小胖主演之 新楚門的世界

從北韓回來,用在整理思緒的時間極長,就像在去之前也需要花很多時間思考到底去北韓的意義是什麼一樣。
答案依舊渾沌一片。
北韓就像無止盡的黑洞,一如Google Earth上,夜晚的北韓,漆黑一片。

回來以後還要經過七七四十九天才敢寫字,必須先觀察四周沒有北韓間諜尾隨,排除被殺人滅口的可能,誰叫愚婦怎麼樣也要用T恤的圖樣來表達對金三胖無言的抗議XD。

*系列文中偉大領導們的姓名一律用馬賽克特殊處理,好為我兒日後留下一個生媽。

其實光是北韓和朝鮮這兩個名字,都讓愚婦糾結許久,到底該怎麼稱呼才是一個有水準的世界公民?
(朝鮮本名為「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冗長程度比「美利堅合眾國」還要囉嗦2倍)
這類似台灣的處境,我們自稱台灣,在國際上卻常被稱為中華台北。
然而看在入境簽證上,明白地在國籍欄印上台灣字樣,就值得改口稱他們朝鮮了!
正巧,「主體106年」與民國同年,也算是獨特的緣份了,台灣應該就此排除在核彈的攻擊範圍外才是。
對於旅人,非去不可的理由是,親自感受世界僅存實行民主主義的共產國家氛圍是必須的,
但事實是,產後放風,短暫離開外星人,重獲自由,才是此趟旅行最大的決心。
不過在美國青年被折磨至死的事件,加上金小胖明目張膽暗殺自己的哥哥、頻頻挑釁發射飛彈的時刻,踏上北韓,心情其實是十分戒慎恐懼的。

於是八天的旅程,每天都是困惑的,企圖在最短的時間內解開心裡的疑惑,
時刻都處於精神緊繃狀態,不敢提問,不敢表態,不敢偷拍照,收斂表情,努力地讓自己看起來對於朝鮮只有期待。
每天都要求自己表現乖巧,每天都想著一定要平安回家!
而朝鮮為了維持完美的國家形象(不知道哪來的掩耳盜鈴計畫),跟團是唯一開放的旅行模式。
抵達他們安排的地點,看他們想展現的美好,至於場景背後的謎,只能從導遊口中拼湊或比對書上的資訊加以驗證。
於是從踏上朝鮮的那一刻起,都有一種踏入「楚門的世界」電影場景,沈默地配合演出的錯覺,
看朝鮮人民像演戲般的生活,像生活般的演戲,虛虛實實,難以辨別。
每個朝鮮團都派給兩位導遊,通常安排一男一女,達到互相監視的作用,以免他們因為接觸外國人,獲得太多外界資訊,心生背離的念頭。
但雖名為導遊,實為監視者,不過他們沒有虎臂熊腰,也沒有虎姑婆的指甲和吸血鬼的尖牙,比想像中長相和藹、脾氣溫和、語調也溫柔許多。
他們的中文能力極強,能說成語也能閱讀,所以想批評金三胖,最好切換成第四方語言,文字用摩斯密碼加密,才能確保看見明天的太陽。
巴士司機每天按照路線圖按表操課,每個景點和行經路徑都是事先申請核准(但蹲著圍圈抽菸不用),
一早總要先繞道一個特別的崗哨,向窗口遞上行程,途中不時經過檢查站,需要停車審核,
到了各點,導遊便默默地在門口點名簿上簽名報到,填上抵達時間和人數。
就算是居民想在國內的各城市之間移動,都必須持有通行許可,尤其鄉下人要進入平壤,必須要先被雷劈中。
搭飛機出國就更不用說了,只有受政府派遺的特殊人士才能擁有護照簽證,除此之外的朝鮮人民,一輩子都篤信他們生活在世界最強國家的泡泡裡。
行前買了6本不同國籍不同身份不同角度的朝鮮書籍(但跳過脫北者自傳),希望這趟旅程能擺脫新聞上金小胖的片面報導,以較客觀的角度來看朝鮮,
但金爺金兒與金孫(總稱 金三胖)想給世界的印象與時俱進,和書上的諸多介紹已經不盡相同了。
其中與現實誤差最大的大概就是「平壤冷麵」了(商周2014年出版),給予太多早期朝鮮開放旅遊的鐵幕觀感,讓人也想要跟進體會極端的旅遊經驗(愚婦實在病得不輕),但結果是失望了。
朝鮮給予的貴賓舒適待遇其實持續地增加中!除了美國人以外...

*朝鮮相關書籍首推「我們最幸福」,麥田出版。
海關人員不再用螺絲起子拆開手提電腦,也沒將手機沒收彌封在塑膠袋裡。
不會因為牛仔褲是美國的產物,禁止穿著。
從前軍人也是嚴格禁止拍照的,現在動作俐落、低調點行事還行。
若人均身高如過往150公分,平均比南韓人矮了20公分,那麼每個平壤人的鞋子裡大概都有增高鞋墊了。
居民仍然與外國人保持距離,但眼神已經不再閃避,大部份的人大刺刺盯著我們看,交頭接耳,充滿好奇。
雖然長年飢荒,讓觀光客餓著的情況也沒發生,每餐上桌的食物,全團沒有一次能吃完,完全枉費愚婦第一次出遊帶了整個背包的零食!

唯獨行動全程受監控,是從來不能打破的規矩,這是維持楚門世界運轉的防線。
外國人住宿統一集中在羊角島飯店、西山賓館,一座是孤立在河上的沙島,另一座的外頭完全漆黑。
行前多少有做一些抗命小勾當的念頭,如散步到範圍警戒﹣羊角島連外道路的第十一盞燈,但以為會非常無聊的漫漫長夜每天都在累攤的狀況下直接倒頭大睡,想必這也是朝鮮的陰謀吧!
偶爾轉開飯店電視,想用朝鮮女主播義憤填膺的口氣來增加鐵幕氣氛,想看朝鮮如何將世界時事扭曲改造,想偷窺他們的國民劇,藉機深入尋常百姓家,
但扣掉湊合用的澳門電視台,電視機裡的影像永遠都是軍事景象和花卉風景交錯,搭配鏗鏘有力的愛國歌曲,直到半夜收播就停,連一點取笑金小胖的機會都不給。
大戲棚的電力吃緊,燈火常是我們抵達才開,離開就關的。
所到之處燈火通明,好像我們就生活在鎂光燈下,一同成為楚門世界的要員。
普賢寺裡假扮的和尚,衣冠筆挺的站在門口等待拍照;
平壤的女孩由高中開始都穿著高跟鞋;
教室裡除了有洗腦用的歴史圖像和標語,還搭配不搭調的濃厚油漆味和沒拆封的塑膠椅墊。
平壤的一切細節,總經過特別設計,沒有一樣不自稱為世界驕傲,卻都配有相同風華凋零後的淒涼,好像一齣演了數十年的老舊戲碼遲遲不見下檔...
第一天抵達,女導遊穿了一身華麗的傳統服裝,有別於常見的鮮艷大塊色布,
她身上的網紗有很多精緻的刺繡,直接顛覆了愚婦對朝鮮的印象,還有那麼一秒鐘,以為朝鮮很窮只是刻版印象。
「妳的衣服好美哦!很貴嗎?」我忍不住湊上前問,
「貴哦~很貴的」導遊猶豫了會兒,像不知道以哪裡的經濟標準來回答。
「我們有機會去韓服店看看嗎?」我刻意忘記北韓和南韓的衣服根本一模一樣的事實,
「唔,妳說的是朝服,是嗎?」導遊突然抬頭定睛,像我們老是想反駁我們和中國不同的反應,空氣凝結,世界成慢動作運轉。直想敲破自己的腦袋,總是記得改口叫朝鮮,卻沒注意韓服的說法也有侵略性。
「哦!是、是...」擠上充滿歉意的笑容,心裡的恐懼激升,希望她不會在晚上把我寫進檢討報告裡,也沒有發現我想趁機踏入百姓生活空間的強烈意圖。
「附近有。如果有機會的話,可以去看看...」這個答案回答地讓人雀躍卻間間斷斷。
後來證實,其實這只是她們一貫塘塞的說詞,如同平壤這個住了無數楚門先生和楚門小姐的城市,如同金三胖手裡打的算盤。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