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東史郎日記》看今日中國

從《東史郎日記》看今日中國

東史郎(1912年4月27日-2006年1月3日),日本京都府竹野郡丹後町人。
《東史郎戰地日記》(日語:東史郎日記),又稱《東史郎日記》,是東史郎記錄的反映他個人在1938年10月至1939年9月間,隨日軍第16師團步兵第20聯隊的入侵華中地區時見聞的一本日記,當時他是一名上等兵。日記中包含了關於南京大屠殺的重要史料。

《東史郎日記》(頁95)
"這時,傳來了第四中隊唱起的民謠。熊熊燃燒的烈火中,響起了佐渡島上的歌謠。
圍繞在野地篝火四周的士兵們,在持續的勞頓之後,充滿了喜悅和幹勁,在嚷著。
他們的歌聲成了一種狂吼,一種叫嚷。
在篝火和月光的映照下,人們在跳舞,群情激奮。

  那叫聲,那喊聲是多麼高興啊。
      十月十七日的南和之夜,是個難忘的夜晚。
      皎潔的月光依舊照在廣褒的大地上。
      夜深了。
人命就像害蟲一樣,將毫無罪惡之感地被斷送。富饒的大地將翻天覆地地變成一片荒野。
高樓將像玩具一樣崩塌。二十世紀的文明搖搖欲墜。罪惡、殘忍、悲慘、暴虐、破壞,所有這些惡行居然都以正義之名而肆意橫行。

敵方和己方各自都有正義之名。
在這虛無的上面建立起來的到底是什麼呢?
秋去冬來,萬物凋零。然後,又是春天的氣息吹醒大地。
新生的綠芽躍動著成長的激情而開始新一輪生命。
春風何時吹進這人類的寒冬?又是誰吹起這春風呢?
天!它就是大東亞共榮圈!
它就是吹動春風的人!它必然是作為盟主的日本。
大東亞共榮圈必須建立在破壞後的廢墟之上。它嚴正而堅決地需要破壞。
可是,處在這個過程中的人就不得不感道痛徹心扉的傷感了。
這種感傷-它不是對月亮的哀婉和思念故鄉的纏綿感傷,而是無盡的悲痛,是對一種巨大的痛苦和永遠可憎之物的吶喊的感傷。

爭鬥-它是生者的必然選擇。但是,有人無法把它當作一種必然,無法心甘情願地接受。

  人間有正義,有感傷,有人道。
  那就是人與生俱來的善。
  但是,現實中有出自天生之善的正義。現實中的正義是力量。
  惟有力量才是正義。世上一切都是弱肉強食,此外什麼也不是。
  惟有力量者就是正義者。在這個力量即是正義的面前,所有的善將不再是善。
  在力量的面前,人道不知為何物,惡道也可以成為正義。


啊,這樣一來,想在現實中成為當今的正義派的話,那必須是有力量的人。何必怕後世之人稱之為非正義呢?
難道只要生於現在,是現在的正義派就足夠了嗎?
霸者的正義--高壓的正義,只要有這樣的東西存在,爭鬥就不會停息。
嘿,我們日本人!
不管是釋迦,是孔子,還是基督,只要與日本違抗,就必須讓他流血,必須同他作戰!
祖國日本有生的權利,有必須生存下去的義務。我們是她的犧牲,是有價值的犧牲。
於是,我們要前進,直到勝利的光榮來道,直到最後一口氣。
日積月累的武力上的勝利,不久就會化為外交上的勝利。
而且,那裏有將是明天的輝煌的出發點。
夜深了。民謠聲還像凱歌一樣在黑夜中迴響......。"

【閱讀感想】

同樣見證日軍南京大屠殺的金陵女子文理學院教務主任明妮·魏特琳(Minnie Vautrin)1886年-1941,
是一位美國基督教傳教士,1937年,日本軍隊攻占南京時,人人草木皆兵時,她則自願選擇留下保護上萬名中國婦孺。
基督教會在中華民族最危急的時刻時,曾經有一群無名宣教士,在日軍面前扛起將基督十字架,為中國人捨己。他們大可以回到繁華的西方世界,安享晚年。
但明妮·魏特琳在日侵時間,在她的日記中,見證了太多令人無奈的日軍燒殺姦淫擄掠,以至於她晚年返國後,精神出現嚴重問題,最終選擇開瓦斯自我了結......。

東史郎的正義,是霸者的正義,是落實社會科學主義的正義,是實踐政治力量的正義,人道不在其中。
這位日本老兵的日記說到:「嘿,我們日本人!不管是釋迦,是孔子,還是基督,只要與日本違抗,就必須讓他流血,必須同他作戰!」他的祖國觀、他的愛國觀遠遠勝過任何先賢與神祉。
筆者以為,對同時期的史達林與希特勒而言,又或是日軍而言,又或是共產主義而言,他們看似彼此不同的主義名稱,所作所為卻都是同一種理念:「日積月累的武力上的勝利,不久就會化為外交上的勝利。」
他們的上帝,就是自己的祖國光榮與可犧牲人道換取的愛國心。
倘若戰爭行為在歷史當中,姦殺、擄掠、強暴、屠戮、強盜是日本人、是納粹德國、更會即可能會成為將來中國對臺灣進行武統的寫照。然而,現在的中國人可會回到歷史的良知中,去探究,中國人與日本人的差別,究竟是國與國的差別?又或是根本沒有差別的人性呢?
如果政治不是上帝,因何政治的慾望足以徹底灌醉人的良善之心?
戰爭即是屠戮,武力即是殺掠與剝奪,剝奪的是他人的家庭、兒女、妻小與原有的和平。
那麼,政治的利益究竟是什麼?如果政治不是上帝,政治因何臨駕人與人本無差別的和平關係之上?
《東史郎日記》對此做了一番描繪:
春風何時吹進這人類的寒冬?又是誰吹起這春風呢?
天!它就是大東亞共榮圈!
它就是吹動春風的人!它必然是作為盟主的日本。
大東亞共榮圈必須建立在破壞後的廢墟之上。它嚴正而堅決地需要破壞。

作者東史郎年少從軍時,已經認定了那掌權自然的上帝,就是大東亞共榮圈這番政治群體的價值。
一個受造來自於自然的人類,已經完全成為受民族政治性操作的機械人,將一種民族政治的機器,視為春風在臨,並以此為焦土政策的「人類正義」!?又或是「人間幸福」的代名詞呢?
即便這樣的正義與幸福,必須藉著「破壞」,破壞的實際行為是什麼呢?
就是對一個原本和平居住在自己土地上的男女老幼進行屠殺和姦辱、將母親的嬰孩作為刺刀的遊戲。
倘若不是在日本戰敗後,人類歷史確實地對他們的正義失敗,提出了確實的歷史批判。
今天的我們回顧東史郎日記「啊,這樣一來,想在現實中成為當今的正義派的話,那必須是有力量的人。何必怕後世之人稱之為非正義呢?」這句話時,是否替這樣的價值觀感到痛徹心扉呢?
何必怕後世之人,稱之為非正義呢?
然而,中國這頭獅子確實醒了,醒了的中國獅,對待自己國民的宗教自由,以及早已經獨立上百年的臺灣人民,究竟是一頭良獅?還是仍舊是一頭惡獅呢?
中國獅醒了,又如何呢?誰知道又是一場肉弱強食的新歷史血淚呢?
抗日劇情不斷在20世紀後的中國媒體上演著,中國人從歷史中得到了什麼樣的反省?
中國又如何對待中國百姓?
和平遙遙無期,去了一個東方不敗,又來了一個東方不敗.....。
魔鬼橫行在人類的政治歷史中,牠的輕聲細語都以政治口號為包裝,讓人類相信一種臨駕於人道和平之上的偽尊嚴與偽價值。
戰爭的教訓,應是幫助戰後清醒的軸心國、同盟國兩端人類,想起「人類」是什麼?
人類不屬於任何的國家,人類不會因為任何國家而有任何差別,人類貴重於政治主義。
沒有資本主義的人類,也沒有共產主義的人類,正如同沒有大東亞共榮圈的人類與日耳曼第三帝國的人類,人類更不是六道輪迴的產物,人類乃是受上帝所造,由上帝救贖,為上帝保守的-萬物之靈。
《尚書‧秦誓上》「惟天地萬物父母,惟人萬物之靈。」「靈」者神也。
《路加福音12:24》 你想烏鴉,也不種也不收,又沒有倉又沒有庫,神尚且養活他。你們比飛鳥是何等的貴重呢!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

  • 《神學的故事》 《神學的故事》
    【神學:收服文化,還是創造文化?】 從地中海希羅文化為背景,開始點燃福音傳外邦的「第一批猶太門徒」,踏著希臘哲學…
    穗生小站 2018-01-08 15:15:00
  • 【贗 神】 【贗 神】
    美的歷史,是否有原罪? 希臘的美,無論從她具有全世界獨一無二系統化的多神家譜,以及正教會拒絕以系統化的神修默觀…
    穗生小站 2017-06-15 18:3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