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病灶 (二)

上台灣網路論壇大概已有13年了,這是我比較能持續參加台灣的運動,其他反郝柏村軍人干政、支持陳定南選省長、支持彭明敏選總統,都只像是搖旗吶喊的喲囉而已,說是參與卻也幫不了實質,倒是比較像不讓自己青春留白的意味比較重。在網路上,大家習尚推崇理性小明小華樣,打台獨基本教義派如狗時,我就自告奮勇當台獨基本教義派,批相阿扁蔚成風潮時,我又成了扁衛隊、阿扁們,好像很情緒化,但是真實是,我想當厭惡一切情緒先行的價值觀和做法!

我一直是卡爾波普(Sir Karl Raimund Popper)的崇拜者,這位既批判理性主義、也批判經驗主義,不屑情緒主義、也批判實證主義,這位難搞的哲學家,卻也是被世界公認,批馬克思最徹底、也是至今第一把交椅的人物,只能把他歸類於「批判的合理主義者」、或者「反証主義者」。他批判理性主義的弱處,在於容易產生「價值預設」,而這個行為本身就是一種非理性,批判經驗論的實證主義,對於出現相悖現象或經驗時,又習於以特例經驗解釋,其實是逃避。總之他是難搞又思慮高深,有人就把他譽為20世紀最偉大的哲學家之一(這個最偉大又之一,就是一個莫名其妙的說詞)。

好了!我不是要介紹卡爾波普,而是看台灣的現狀,十幾年來沒什進展,台灣人會相罵、不會討論,台灣人會罵人、但是不懂得甚麼是批判!看著事實卻用情緒發展發揮。所以民主就是人民就是主人,但是把民主這個外來語還原,卻應該是指:集合諸個人的意思,作為事與物決定的原則,這個過程和概念才是民主,以這種方式製成制度就是民主制,施行這種制度的政體就是民主政或民主政治、或民主國家,人民就是人民,他不會是主人、也一直不是主人,古今東西無一例外,democracy拆成原字,就是人民和權力的組合,也就是人民的權力的有無、和是甚麼?

當對人民的權力是甚麼?不甚了解,當然就無法判別有或無,因此不是不知爭取、就是漫天要價。台灣號稱施行民主政治多年,國民黨多數執政時,是維持民主政治表面卻無心施行民主,但是現在綠營全面執政了,卻好像是不知如何施行民主?我對蔡英文和綠營的全面執政,事實上還是以小兒入幼稚園的心眼觀察,主要先讓他瞭解熟悉團體的互動或生活,學習的要求應該還次之。

但是台灣的周遭不論藍營或綠營,就是永遠也少不了三姑六婆、或者廟頭張天師,有如能呼風喚雨直達神能般,還口吐白沫!所以一個月不到,就知這個法務部長不行!那個交通部長太差!二個月不到,就開始指使那個司法院長不能提名!這個行政院長要換!真的是:總統你選,主人我當!此等神能實在令人不得不嘖嘖稱奇。但是你能說服其他人,不能提名或該換的證據是甚麼?不要忘了!集合諸個人的意思,作為事與物決定的原則,這個過程和概念才是民主!當人民選她當總統而不是選你的時候,你該不該也要尊重總統的權力?還是你那種:「總統你選、主人我當」的情緒,讓你漫天要價不得休止,才是民主?

在台灣民主的關口應該是立法院議會,而行政是民主的結果!要求蔡英文必須要這樣、必須要那樣,你要給她那種一柱擎天無止盡的權力,其他的人包括我還未必同意或願意!尊重總統的權力的同時,還是必須要監視她有無超出她的權力,而不是無止盡地要求、或放任。現在要檢視總統或政治人物的,應該是有無積極逃避責任、或消極不作為,而這當然也包括立法委員,我要特別點名林淑芬,妳這種行為根本是譁眾取寵的作為,做為立法委員是一大失職,甚至妳根本是失去了,基本的議事頭腦和議事能力,如果是在學生理應記一大過處分!如果不是兩難三難的紛爭,何需要在國會殿堂議論?如果都是輕易即可拍板定案,那首先要立法院、立法委員幹甚麼!到立法院搔首弄姿嗎?真那麼有政治責任心,要不就提主張說服其他同黨委員,無法說服(黨)眾議、又無法同意眾意的決定時,好像不是甚麼神隱,而應該是辭立法委員!

坦白說,勞動工時例休假,台灣這個社會很多人聽過一例一休、二例,砍七天不砍七天假?沸沸揚揚,但是能說清楚的卻沒有幾個!我沒有深入探究、沒有特別的意見,但是我在意的是國會議員的議事態度和方法!這種有價值相對差的議事,就算討論到世紀末,我看也沒有一個絕對值,因為一方的利益,可能是建立在另一方的損失或利益的減損,而這種衝突的所在,就是要依賴議論來取得相對的平衡,這種應該是議會的責任,而不是總統的職權,希望台灣的社會,必須要認清所謂的民主核心的意義,就如卡爾波普認為的,所謂理性應該是我有可能錯、你有可能對,通過議論才可能更接近真理!而不是很表面的,我是主、你是奴,或者你是主、我是奴,只在黑格爾的定立、反定立中輪迴。

現在的民進黨真的是正在應驗父子騎驢,子騎被批不肖、父騎被批不慈、父子都騎被批不仁、父子都不騎被批虛偽、把馬放走又會被批愚蠢,但是對於被批判的應對可以是:子騎因為父慈,父騎因為子孝,父子都騎因為利,父子都不騎因為愛,把馬放走基於慈悲。之所以無法應對而左支右肘,很可能是由於無心或者無腦所致。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

  • 野氏看法.2 野氏看法.2
    現在台北市長選的三國版圖各有優勢,綠營有深綠和台獨基本教義派,這可能是藍營和白紅(為何是白紅後述)很難爭取撼動的一塊,丁…
    野侍の陣 Freelance Formation 2018-08-13 14:23:00
  • 無題 無題
    文言文如果是文學美學的角度觀賞,事實上並沒有那麼討人厭,甚至也可看成是一種文學藝術,但是有無需要把它列成普遍要讀、要學的…
    野侍の陣 Freelance Formation 2017-08-26 23:32:00
  • 無題無解 無題無解
    我是不忍心再對現今墾丁的話題做評論,更不願意以日本或沖繩多做比較性評論,墾丁的問題某些程度上,可以放射到整個台灣做觀察也…
    野侍の陣 Freelance Formation 2017-07-26 23:28:00
  • 阿扁的特赦 阿扁的特赦
    救阿扁出牢房有迫切性,因為他被司法有違公平的特定性對待,關到百病叢生已經有生命的危險性。但是特赦有無迫切性?值得思考!特…
    野侍の陣 Freelance Formation 2017-05-30 12:49: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