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二重構造的日本人

日本人的由來當然有很多說法,有源自漢人,也就是所謂的〝渡來人〞或〝外來人〞(toraizin),也有一說來自蒙古草原的蒙古人,但是其中日本人心理 情感上最排斥的,莫過於來自朝鮮半島的說法。但是日本人心裡其實也知道,只要冷靜客觀地看或思考,由朝鮮半島大量移入的可能性,卻是最大也最符合客觀上的 事實。日本國名叫日本,卻是自稱大和(yamato)民族,可是根據語言學家考證,在朝鮮半島南端慶洲旁邊,卻真的有一個村落就叫(yamato)。同時 各位可能不知道的一件事實,那就是韓語和日語的文法構造,相似度之高令人懗一跳。
只是一個值得令人玩味的是,日本全國上下,上自政府、知識份子,下至販夫走卒,(對不起!這裡的上下,只是文義上的簡便,沒有地位尊卑的意涵,請勿誤 解!) 對於這個說法,通常是有志一同,就是予以跳過、忽視,既不肯定、也不否認。在日本我也曾經和我的教授,想談這個問題,但就連我的教授,也都是嗯嗯哈哈右推 左閃,久了之後似乎看出一點端倪。那就是日本人對「是與否」,似乎是潛意識、而且是習慣性的模糊而籠統,這幾乎是和日本人有接觸的西方人也好、東方人也 好,一個共同經驗與困擾。如果理不出頭緒,很難切入日本人的內心世界,簡單的說日本人的心,猶如有兩扇門第一道是開敞的,第二道卻是深鎖著,如果對不到 〝密碼〞是無法打開的!

在日本只要有任何競賽,是日本對上韓國,一般的日本人通常把它就視為競賽,但韓國人以及韓裔僑民,卻有如共赴國難般的悲壯,才發覺日本人輕視韓國 人,是從骨子裡散發出來的,所以韓國人似乎有一種被從骨子裡輕視,而爆出也從骨子發出的怨念與恨意,這是百年來無解,也是再百年也無解的吧!這是韓國人和 中國人一樣,對日本人總是有一道,雖不一定是自卑,但卻無法消除的心理傷口,所以必須用更強烈、悲壯的外表武裝,來保護或掩飾這個傷口。日本人的內心對這 兩個國家,雖然輕視程度有不同、原因也不同,一個是歷史性的必然(韓國),一個是現在進行式、更加深日本人的確認(中國),都是一個字「嫌」!往後的日本 首相不管是誰當?對這兩個國家,都不可能〝弱腰〞,因為日本人在一個甲午戰爭中,就有一項心理戰利品,那就是她已完全〝脫中〞!這也是一直讓我羨慕的戰利 品。即使日本人在嘴上不肯定,心理卻也不否認!

在日本職業棒球界,也有一個永遠也找不到證據的例子,「東京讀賣巨人隊」其實也可以說,就是日本職業棒球的化身或影武者,沒有巨人隊的日本職棒, 可能還不如一個甲子園高中棒球引人入勝。在他的盛世V9時代,有出了幾位巨星,除了王貞治、長島茂雄,還有金田正一、張本勳,論戰績戰功排名,應是王貞 治、金田正一(唯一的400勝投手),論スラガ(強打者)張本勳可能還在長島茂雄之上。可是長島茂雄卻集所有寵愛於一身,當然他也是一個優秀的選手,但卻 可能被過度偶像化,由媒體記者形塑,在幾乎全體日本人默許之下。為何如此?可能和這四人一個華裔、二個韓裔,只有長島茂雄是唯一純日本人不無關聯。當然這 也是日本人,既不肯定、也不會否認的沒有證據的例子。

〝既不肯定、也不否認〞通常很容易被誤認為虛偽,但我所看的日本人,應該不是〝偽矯〞,而是源自於一種,日本人其實是想當〝真君子〞,但當不成真 君子時,卻也不願當〝偽君子〞,更不屑當〝真小人〞。這種兩難的選擇,其實就是理想與現實的並存、或者想並存的心裡,造成了日本人心裡源頭,兩層構造的因 素與緣由。所以日本人對於是與否,通常都是回答的籠統而猶豫。譬如「いいです,けっこです」,都是表面字義是「是」或「好」的意思,但真實的生活日語上, 它卻也有拒絕否定的用法,只能用場境與語氣判別。

基本上日本人心裡的〝兩層構造〞,也表現在〝兩極追求〞的慣性思考習慣上, 例如新幹線已有第二代磁浮電車,在日本很多城市,卻也還保留著明治初期的〝市電〞電車。京都正是集這〝兩極追求〞、〝兩極並存〞,同時也是〝兩極掙扎〞,〝既傳統又現代〞、〝古典與科技〞之大成者。這是想接觸日本或日本人的台灣人,可能必須事先有所了解的吧!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