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のデザイン 柔的設計/佐藤卓 - 樂多閱讀

柔のデザイン 柔的設計/佐藤卓

  • 部落格:
  • 發布時間: 2009-12-11 00:00:00
  • 作者: ngisedjr
  • 瀏覽人數: 18281




「Super Open Lecture」進入第四回,邀請了在日本平面設計師業界赫赫有名的佐藤卓先生來開講。

開講前,所長內田繁說這幾回的演講的效果不錯,他希望藉由業界設計師跟學生的互動讓設計界更加的活絡,而隨著此回「設計是什麼?」為主題而舉辦的四回講座的結束,他也跟著思考下次的主題,或許是設計與日本文化的關連。他認為日本文化中的美感孕育了日本近代的設計精神,而發展至今,也該是時候再回頭重新檢視日本文化的精髓。


所長的演講告一段落,隨即佐藤卓先生登場。


                          (感謝中文版「鯨魚在噴水。」封面設計師王志弘提供)

在我印象中,好像ppaper曾經有一期專文介紹過佐藤卓,但其實台灣人我想還不是太認識這位在日本赫赫有名的設計師。

                               

到日本玩過的人一定有逛過日本的便利商店吧!那我相信一定也看過這個牛奶的包裝。「明治 おいしい牛乳」設計這包裝的正是佐藤卓先生。
佐藤卓一上台便說他接在伊東豐雄、吉岡德仁、深澤直人等赫赫有名的設計師後面當壓軸實在是愧不敢當,很害怕自己會講不好,而今天的主題是「柔のデザイン 柔的設計」,他說他最後才會說明今天的主題,今天講一些和設計看起來無關但其實有一些相關的事情。

一開場的投影片是佐藤卓本人在衝浪的照片。

正當大家交頭接耳議論紛紛時,佐藤卓說他這輩子最愛的事情就是衝浪,可能到死都不會改變;他覺得surfing是一種「心、體、靈」三位一體的運動,也就是人在大自然的海浪裡與環境結合,不是去對抗他,而是讓自己的身體和心靈與環境同化,感受自然的流動,和宇宙的韻律調和。
這倒是和深澤直人說的與環境調和的論點有點類似。如果有人問他設計跟衝浪哪一個重要時,他皺著眉頭,很煩惱地在思考的樣子惹得大家哈哈大笑。

「很難抉擇,但希望不要有那一天來臨。」他笑著說。


-デザインしなさそうデザイン / 看起來沒有設計的設計
 




接著他秀出一張威士忌的瓶身圖片。

這是他早期的一個設計,他覺得很多廠商為消費者做了很多各式各樣不同的飲料,但他卻沒有想喝的。這到底是為什麼?
「其實我也沒有答案!」他笑著說。話一甫出,惹得在場眾人一陣笑聲!「不試著去做做看是不會有答案的!」他也跟著說著。
所以他就開始研究飲料的包裝,除了設計,還研究包裝的製造過程,一切都由自己親身體驗。收集了一些資料研究分析之後,他發現很多飲料都是為了賣得很貴而做了很多華而不實的包裝設計,甚至只是為了賣得好而設計包裝的產品多到不可思議。於是在現在這個已經是物資過剩的時代,必須要再重頭看看到底什麼才是我們需要的設計。(這點倒是跟深澤直人的論點不謀而合)於是為了這個廠商他設計了這樣的威士忌瓶身。

「大家看了也許會覺得好像沒做設計的感覺,但這就是我所追求的!看起來沒有設計的設計。(デザインしなさそうデザイン)」

他希望這個設計能夠融入環境裡,而不是像一些飲料很高調地表達自己的存在。他下功夫的地方在於瓶身與瓶口的比例,到底是要三公分還是五公分?瓶口的寬度等等。

接著他又秀出一張透明瓶身裡面裝著pasta和香料的照片。





他希望酒瓶喝完之後還能夠再被利用,能夠跟各式各樣的環境結合。就像是很多人會特意去蒐集空酒瓶當家裡的擺飾一樣。這時候很多人會做的一個動作就是撕標籤,撕下來再利用之後,是否也有一點無印良品的味道?於是他在這裡做的設計就是使用水溶性的膠水來貼標籤,這樣撕下來也會便利許多,不會殘留白色殘渣。他希望這樣的設計也能讓本來不會把瓶子再利用的人,發現標籤很好撕之後,撕下來變成一個很漂亮的玻璃瓶,進而引發他想繼續使用的慾望。

雖然好像沒做什麼設計但也是花了一些功夫在裡面不是嗎?


接著是一款機能飲料的圖片。

日本上班族壓力很大,都會喝機能飲料來補充營養。因此機能飲料在日本也是一種很平常的飲料。和威士忌一樣的,他買了許多市面上販售的機能飲料在桌上一字排開,發現每種機能飲料都有自己很強烈的姿態,但其實從包裝上,只會覺得這個很先進、那個感覺很厲害,但到底裡面裝的是什麼,不仔細讀說明…不,或者就算讀了說明也是不太知道這到底在做什麼的。

「於是,我瞭解了原來機能飲料的包裝就是讓人家無法瞭解。」(「わからない」ということわかった。)
大家又是一陣大笑。

不過也因為如此,這款叫做「ゼナ」(zena)的機能飲料他畫了一個很奇妙的圖騰,很像是古埃及人會畫的東西,但其實是什麼意思他也不知道,他只是希望看到的人有一種喝了好像會充滿神秘力量的感覺。




然後佐藤卓真的很好笑,他還做了一個像是日本冷笑話的事情。他把這款飲料的名字重複排列,就變成以下這張圖。



會日文的朋友發現了嗎?

ゼナゼナゼナゼナゼナゼナゼナゼナゼナゼナゼナゼナゼナゼナゼナゼナ
ナゼナゼナゼナゼナゼナゼナゼナゼナゼナゼナゼナゼナゼナゼナゼナゼ
把名字倒過來後就是日文的「為什麼」
         なぜ=ナゼ
(平假名) 片假名

「我還想過要把這張照片印成手帕來用。」此話一出又是一陣大笑。佐藤卓真的是一個玩心很重的設計師!

接著是一個銀行用的拖盤。他笑說自己不是產品設計師但也做了很多產品設計,雖然不是他的專業,但只要有趣他就會想要試一試。






在設計的時候也是到現場看了銀行行員們是如何在進行他們的作業。後來他發現行員經常會要用到客戶的印章,所以刻意在拖盤底設計一個小溝槽可以擺放印章,因為他覺得要歸還印章的時候,印章會在拖盤裡滾來滾去好像對客人有點失禮。然後他也考量到不用的拖盤會堆疊起來,所以希望堆放成山一樣的時候也不能有礙觀瞻。





看到金澤21世紀美術館的LOGO時不免會覺得很神奇,他解釋說因為從google map的空拍圖來看,美術館的構成很有趣,像是一個公園一般從任何一個方向都能進入,於是他就將空拍美術館的樣子變成LOGO。也象徵任何人都可以進美術館,美術館並不是這樣高不可攀。又看了幾個設計後,接著他就講到他最為人熟知的作品。





-口香糖的包裝設計


條狀口香糖從以前的五枚裝、七枚裝,演變至今日的九枚裝,條裝的大小沒什麼變化,所以在某種程度上來說每一片也都變薄了。而口香糖包裝雖然在包裝設計來說可以算是一種平面設計,但他認為當我們在看口香糖包裝的時候並不是像紙張一樣在看這個東西,而是由上而下有一種角度的。一般的口香糖包裝都是用一種對稱的設計,當我們斜斜地在看的時候,通常包裝正面和緊鄰的那一面都沒什麼關係,大部分都會是標示口香糖的成分說明。

他幫LOTTE設計口香糖包裝的時候,覺得口香糖算是日本上班族很喜歡的商品之一,幾乎飯後都會嚼個一片消除口中異味,他希望這麼生活化的東西可以增加一點生活的趣味,於是他設計了五隻企鵝排排站的包裝,想做一個設計與藝術的結合。
而他進一步解釋mint的口味是很清涼的,像是南極的空氣的感覺,他巧妙地將寫著口味的英文「COOL MINT」的C字變成月亮,對應著正面的排排站企鵝,有種像是月亮照著站在南極大地的企鵝們般。

而眾所皆知日本人是一種群體行動且害羞的種族,對於上班族而言,通常老闆問有沒有問題時沒有人先舉手發言的話一定沒人敢舉手。於是他便在一列企鵝裡設計第二隻企鵝是舉手的。

而聽說這系列包裝的口香糖有時候會出現一兩條不一樣的包裝。

有第一個像老闆一樣的企鵝一轉頭,第二個被嚇到不敢舉手變成第三個舉手的、還有小企鵝跟著的。他希望這樣像是「都市傳說」一般的傳言能夠從第一個發現的人慢慢傳給身邊的親朋好友。

設計對話:
A:「你知道那個企鵝口香糖嗎?」
B:「那個?」
A:「就那個LOTTE出的阿!第二隻企鵝有舉手那個!」
B:「喔!便利商店不是都有在賣嗎?」
A:「對阿!你知道那一列企鵝裡也有不是第二隻舉手的喔!」
B:「真的假的?是限定嗎?」
A:「我也不知道耶!…下次去的時候看看。」

類似這樣的感覺,一來可以增加商品能見度與話題性,二來也能增加一點銷售量,不小心買到的人也會增加一些趣味!
他說這樣的對話如果被媒體報導出去就不有趣了,因為大家都知道,他希望像是水滴一般慢慢地、慢慢地滲透出去的感覺,所以他也很感謝LOTTE的經營團對願意讓他玩這樣的創意。

除了排排站的系列也有一隻的系列,有沒什麼精神的,吃太多變胖的等等……商品經常都是傳遞正面的訊息,但他覺得有時候也可以有點負面的、消極的,如果今天覺得不是那麼順利時,買到這隻垂頭喪氣的企鵝,也許也會有一種「阿,你也是這樣阿!」的一種同伴的感覺。






接著他又秀出一個聽說是日本很傳統老字號的餅乾品牌。從澳洲傳過來卻很合日本人口味的「チロリアン」。當中有五個穿著民族服飾的插畫人物,這民族服飾好像是澳洲當地做這些餅乾的人穿著的,但他這時問了在場的大家這個插畫人物乍看之下好像沒什麼設計阿,就是畫而已,那有人知道他做了什麼設計在裡面嗎?

大家一陣討論聲音,不過佐藤卓很快地公佈了答案。




他將每一個人物的臉都放大十數倍。「仔細看,每一個人的嘴形,他們在講什麼?」結果五個人,各自張開的嘴形,彷彿就像是在說著

「チ(chi)」、「ロ(lo)」、「リ(li)」、「ア(a)」、「ン(n)」

這不就是品牌的名字嗎?大家一副恍然大悟地「嘿~~」的說。我則是拍手叫絕!真的很妙耶!

「所以今夜過後,這件事情就會像是流言一般,慢慢地從各位口中傳出去!」佐藤卓笑著說。
大家又笑了起來。


而明治的「おいしい牛乳」包裝設計則是因為從以前到現在的牛奶包裝設計都是以顏色及商品名字為中心,再加上一些牧場的照片呈現出牧場現搾的新鮮意象,但他希望用一種「完全沒動過任何手腳」的設計,來呈現出那種現搾的感覺,於是用將牛奶倒入杯中的照片襯著直式書寫的文字,希望將商品名稱與牛奶本身做為主角。而文字也是用一種好像很好喝一般的意象自己設計製作的。


-日常生活裡發覺創意


接著他展示了一個展覽會的照片。「日常のデザイン」









他認為就算是平面的設計也是能做很多不一樣的延伸,像是他將五隻企鵝的平面做成雕像,剛才展示的チロリアン的五個民族服飾的人也是真的做成立體的雕像。「這都是我擅自做的雕像,並沒有通知原公司(笑),不過後來他們也是很支持我這樣做,還拿錢讓我搞這樣的事情。真是很感謝這些公司阿!」他笑著說。他覺得有時候設計並不是只有在使用產品當下,也必須注意到使用產品之後的心情。像是前面讓喝過威士忌的人會想重複使用、或是口香糖不只是口香糖,會有一些使用過的效應。他也上網徵求口香糖吃完之後的實體包裝,請民眾寄到他的事務所,結果還真的很多人寄來了。因為他覺得在車站等車有時候就看到自己設計的包裝被拆了,剩下一半在路上被路人踩來踩去的,有一種很複雜的感覺,就忽然想知道這些產品的下場是如何了。他認為當一個立體的產品被破壞之後,這個產品的素材感就會跑出來,那也是一個很有趣的地方,而他覺得現今的產品大部分都被大量製造著,於是人們就不會去珍惜,他便從現今大量製造的產品中,用設計的視點切入,舉辦了一個名為「設計的解剖(デザインの解剖)」的展覽,希望可以藉由解剖這個動作來發現設計的真實面,也能讓人們去珍惜每天使用著的這些產品。



 

 



 

他也找來了三宅一生助陣,展覽有三宅一生獨特的紡織設計。為了追求真實,他也去拜託了很多廠商做了跟原品一樣等比例放大十幾倍的模型。像是幾乎是等身大的莉卡娃娃,因為他曾幫莉卡娃娃設計過一個沖浪版本。








「真的很謝謝這些公司願意跟著任性的我亂搞耶!」他笑著說。不過也因為有這樣的他才能讓我們看到有趣的事情。


他還在21_21美術館主辦了一個以水(water)為名的展覽。








在這個水資源不足的時代裡,他希望讓大家瞭解到雖然我們生活好像並沒有那樣缺水的感覺,但其實我們在很多地方都不知不覺地用掉了很多看不見的水(virtual water 註),他希望觀者藉由這樣的展覽進一步瞭解現在構成自己生活的周遭,
其實很多時候都不是那樣理所當然地。
像是我們吃的一碗牛丼居然要耗費2000L的水才有辦法做成。真是讓人十分驚訝。

有趣的是雨傘一般來說都是用來避掉雨的,但逆轉使用方式的話,反而變成一個可以盛接水的容器了。
所以他就以自己拿著倒轉的傘為意象做成這次的展覽LOGO設計。演講到了最後,話鋒一轉,他回到了今天的主題,柔的設計。

設計是要充分地主張自己的存在,可以很具有個性地主張?或是不過份主張,能巧妙地跟各種環境結合?是要堅持地保持著自己的形狀或是像水一樣沒有自己的型態?他希望我們都能設計出具有可塑性及充滿彈性的設計,能夠因應世間不同的變化。而最後播放著投影片的同時他忽然安靜下來,畫面只呈現一句話「時間拖得太長真是抱歉!」,大家一陣笑聲之後,接著下一張,「一直讓你們聽著一個老頭子說話真是抱歉。」
接著又爆出哄堂大笑。

佐藤卓的講座就在滿堂大笑中結束了。

他的講座算是四場裡最好笑也最有趣的一次,真不愧是壓軸的設計師。
而講座後向他問問題,在準備的期間,他喝了一杯水,忽然又說「大家知道這樣小小的一杯水也是很有趣喔!如果我們在海邊用杯子舀起一杯海水,倒回大海之後,再舀一次,你會盛到第一次那杯水裡的一個或兩個水分子喔!」大家正嘖嘖稱奇時,他馬上說:「阿!很抱歉!真得太多話了,現在換你們問問題了吧!哈!」他在問答中一直強調著他覺得日常生活裡沒有一件事是不有趣的,真的只是要看你怎麼去看事情。我也希望我能一直抱持著一種有趣的態度在看東西。


最後散會的時候,有人跑向前去要求合照,我看有人跟佐藤卓要了名片,我也跟著跑去要,他居然給我了!而且因為我太緊張說不出甚麼話,他就笑笑地跟我說「好好加油耶!」真的是給我很大的鼓勵!



希望台灣的設計師也能好好認識這位有趣的設計大叔!(雖然看起來很年輕還在玩衝浪,但他可是1955年出生的哩!)(笑)

註:
virtual water:關於這個名詞日本有很多討論,有點像是最近正夯的CO2一般,為了運送食物而耗費能源,其後除了產生二氧化碳,同時也會消耗大量的水。有時候世界各地一些鬧乾旱水不足的國家,或許就是因為那些水資源分配不均而造成。日本的飲用水基本上是可以生飲的,但很多日本人還是喜歡買海外進口的瓶裝礦泉水,甚至有人調查過2005年日本從海外購入的virtual water高達800億立方公尺,相當於日本全國一年的總使用量。也就是說從海外額外多買了一倍的水進來。
所以也有人說以這麼仰賴進口的日本來說,對於世界各地頻傳的水資源不足,日本人並不是毫無關係的。


追伸:

2012年,佐藤卓在06年寫的書「くじらは潮を吹いていた。」(鯨魚在噴水。)的中文版正式在台灣上市,封面為台灣平面設計界四大天王中的王志弘來設計。封面設計以日版設計為基礎,加上口香糖包裝設計的概念來製作,詳細背後故事可以參考王志弘在OKAPI專欄寫的文章。

內容是關於佐藤卓在設計上的想法及一些設計過的案子分享。

 日文版(封面設計/佐藤卓) 
  中文版 (封面設計/王志弘  攝影/但以理)

 

 

        

我想,大家一定都會好奇書名為什麼要取名字為「鯨魚在噴水。」其實必須再重新提到佐藤卓設計的企鵝包裝口香糖。

當時LOTTE口香糖的包裝是長這個樣子。

 


看不清楚嗎?讓我們再放大一下。




包裝上的企鵝在舊包裝時就有出現了。不過,這到底關鯨魚什麼事情呢?......等等....似乎在背景有一個莫名的黑色物體往天空噴著水柱的樣子.....沒錯!其實在古早時代的包裝上,不只有企鵝,還有一隻在噴水的鯨魚。於是,新包裝除了有很多各式各樣不同限定包裝的企鵝之外,有時候,你會非常難得的看見在包裝上,企鵝又重新遇到他過去的鯨魚伙伴。書籍上的噴水線條也是沿用過去包裝上鯨魚噴水線條的樣子。

 


LOTTE 口香糖包裝演化史



                                           企鵝又遇到以前的鯨魚夥伴!限定包裝裡每一片的包裝也都不一樣喔! (圖片感謝聶永真提供)



 

 

「くじらは潮を吹いていた。」(鯨魚在噴水)乍看之下摸不著頭緒的書名,其實早在1960年的包裝上已經有答案。   

英日文來說,過去式可以比較自在地用在任何地方,以這本書名為例,其實更精準的中文翻譯應該是「鯨魚噴過水。」,為什麼在這裡要用到過去式,是因為佐藤卓想說的是:雖然現在大家對這條口香糖的印象都是企鵝,但其實在過去的包裝,噴水的鯨魚「曾經」存在過,他想強調的是過去已經曾經存在過的事實,而只是因為大家沒有注意到而已。但在中文裡比較難以過去式來做一些命名或標語,因此將書名取名為「鯨魚在噴水。」(現在式)也算是情有可原吧。

所以這本書的書名不會是現在式也不會是未來式而是用「過去式」也是有他的道理存在。佐藤卓從一開始想告訴我們的東西很簡單,時時去著眼生活中不起眼的小細節,設計,就是從微小的地方開始發生。

 





*作品圖片版權皆屬於佐藤卓先生

佐藤卓設計事務所網站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