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束

*大叔的愛第7話,分手後劇情腦補
*領帶梗
*牧春

"春田,後天要不要去聯誼啊?"
麻呂提出邀約,是牧搬走的一週後。
"不...我..."無法斷然拒絕的春田,下意識望著牧空著的座位。
"別在意了!和單戀告別吧!"
有了對象的麻呂也變得擅長察言觀色。
"好吧,就當是湊人數,你再傳時間地點給我。"
"太好了!那天記得空下來喔!別再加班了!"
空下來,在牧搬走之後,春田家和春田本身的確是空了。
漸漸填滿空間的是堆積的衣物和外賣餐點的免洗餐具,無關緊要,隨時可拋棄。

"慘了~又要遲到!"
"今天好像是麻呂約聯誼的日子..."
"可惡,來不及了!"
春田拉出抽屜最深處的最後一條領帶,掛上脖子就急忙出門。

逼近約定的時間,春田還待在辦公室,手機不時收到短訊。
因為連日工作漫不經心,需要改正的、延誤的工作堆積如山。
焦急的春田完全沒注意辦公室還有另一個人。

"春田前輩,剩下的我幫你做吧!"
"欸...可是...牧..."
"聯誼已經遲到了吧?"
僵硬冷淡的口氣

"牧,你聽我說,是麻呂硬拉我,只是去湊人數的..."
牧沒回答
經過一年相處和短暫的交往,春田知道牧的表情,但牧你又憑什麼生氣?
說要交往的是你,莫名其妙提分手的也是你,說再也不喜歡的也是你,為什麼現在一副無言的樣子?

和牧獨處和悶在心中的埋怨,好沉重。

春田的電話突然響起,打電話來的麻呂大聲抱怨。
彷彿得救一般,春田連忙揹起背包,向牧深深鞠躬。
"很對不起,先拜託你了!"
門關起前一刻,那熟悉的,曾只屬於兩人的軟膩悲傷的嗓音,隨著門的關閉消失。
但春田聽得很清楚。
"前輩,你打著我的領帶去聯誼,真差勁。"

聯誼的時候被挖苦什麼
春田已經不記得了
那些女孩的名字和樣貌
春田已經不記得了
喝了多少酒怎麼回到家
春田已經不記得了

春田最後用盡力氣倒在昏暗玄關的冰冷地板上,輕撫著領帶。
"牧...要是你還在這裡就好了..."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

  • 男朋友 男朋友
    *牧家兄妹對話*無CP(算是牧春/武牧?)*只是覺得田中和真島都有長腿,牧很自然的變成長腿控這件事非常有趣。*不承認第6…
    Dark side of the Moon 2018-08-17 15:3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