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天堂超憂鬱,真迷幻超自溺



任天堂世代憂鬱iNDIEVOX頁面
任天堂世代憂鬱facebook粉絲頁面
任天堂世代之所以憂鬱,是因為在這個曾經被荷蘭人殖民過的小島上,無法享受跟荷蘭一樣的大麻福利,只能靠這款麻味音樂,躲在「愛國(愛台灣)」的地下室裡,安慰著自己,也安慰著許多跟我一樣沒有大麻可抽,只能喝米酒解憂的台灣人民。


有獎徵答活動:小朋友,找找看這篇文章中埋藏了哪些搖滾樂或流行音樂的「死人骨頭」(歌名、團名、人名),找到全對就請你吃麵,順便幫你簽名喔!

偷偷告訴你,從小到大我就是那種從來不會去玩「任天堂」的那一掛人;不管你是最古早的紅白機,還是後來的Wii,鄙人對所謂的「電玩」完全提不起興趣,也從來搞不懂為什麼7歲那一年(1988年)我的某位表哥願意在每個星期天陽光燦爛的午後,只想跟他朋友窩在客廳,用紅白機互相殺得昏天暗地,就是不肯陪表姊和我一起去河邊踩腳踏車,也不懂為什麼27歲那一年(2007年)當兵的時候,一群同袍可以在Wii的面前紓解他們在軍中的壓力,臉上還會泛起單純而燦爛的笑容;總而言之,也許我小時候是嬉皮,到長大即使愛上羅百吉,還是依然范特西,啊不!是嬉皮的啦!

    說到嬉皮,就不能不提大麻,雖然我不會抽菸。走進愛國東路71號的地下室,這個在1990年代曾經叫做「VIBE」的搖滾聖地,如今成為一個叫做「肥頭」的樂團「打擊練習場」兼「釣蝦場」,潮濕的霉味、煙味、啤酒或食物或垃圾的酸臭等異味混合而成的「搖滾味」,竟然聞起來比大麻還香(請不要問我不會抽菸為什麼知道大麻是什麼味道);在地下室找到我的「藥頭」,長得粗曠而威猛的他總是讓我聯想到Peter Hook,而且我「藥頭」玩的樂器還跟Peter Hook一模一樣,不過他不是個舞棍,而是一個鐵錚錚的漢子。

    我「藥頭」的樂團叫做「任天堂世代憂鬱」,說起他們的團名,是想表現出一股屬於出生成長於台灣1980年代後,也就是一般庶民大眾俗稱的「七年級生」,在面對如今學歷貶值,薪水貶值,什麼樣的CD都變成了比Open將公仔還不如的塑膠玩具的失落時代,一股悵然若失的躁鬱情緒。而他的團員們,也都是參與過許多知名獨立樂團的音樂好手,所以在技術方面,我這個鋼琴只有三葉YAMAHA幼兒班程度的三小朋友,自然不敢在他們面前耍弄我的小LP。

    在「肥頭」的地下室裡,我「藥頭」塞給我他們最新製作出來的「小披薩」(典故出自於New OrderConfusion〉的MV)要我回家聽一聽。離開地下室,回到自己的房間裡,把任天堂世代憂鬱的「小披薩」放進我的音響。當《愛即是空》EP的第一首歌〈Golden Gate〉,前奏電吉他反覆樂句從喇叭飆出來的當下,我真的以為自己回到了1989年的曼徹斯特,彷彿看見「石玫瑰樂團」(The Stone Roses)主唱伊恩.布朗(Ian Brown)渾身藥味就站在我面前唱著〈Made Of Stone〉;其實以上的說法只是一種形容,〈Golden Gate〉還是有屬於自己的本土草藥味,它們彼此之間並無直接的「對價關係」,只是方便讓您對任天堂世代憂鬱的音樂做為想像與分類。接下來的第二曲〈Love In Vain〉依然是對The Stone Roses的青春反饋,該曲後半段的太空迷幻電吉他feedback音效真的讓我好「蘇胡」,就像是哈了一根燃燒時間長達6分34秒的大麻;EP最後一曲〈Why Don't You Sleep〉則像是在聽The Verve的迷幻告白,在恍惚之間,突然看見了一道「白光白熱」,把我帶回了充滿嬉皮充滿愛的1960年代。

    這張《愛即是空》EP也許對很多被90年代迷幻英搖病毒嚴重感染的患者而言,不過是一場台北某地下室裡對曼徹斯特場景的遙祭;不過,在2012年世界末日預言實現之時,諸法皆空的你躺在床上,若需要一張航向火星的單程車票,懇請收藏一張《愛即是空》EP,做為迎接來世的「腦內補完」配樂,以及入境火星時證明自己來自台灣的文件;說正經的,任天堂世代之所以憂鬱,是因為在這個曾經被荷蘭人殖民過的小島上,無法享受跟荷蘭一樣的大麻福利,只能靠這款麻味音樂,躲在「愛國(愛台灣)」的地下室裡,安慰著自己,也安慰著許多跟我一樣沒有大麻可抽,只能喝米酒解憂的台灣人民。
 
藝人:任天堂世代憂鬱
專輯名稱:愛即是空EP
發行:樂團獨立發行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