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劍亂舞】我家本丸的事情(三)截然不同而又殊途同歸之事

※以個人本丸現況設定的短文

※沒有連續

※基本上沒有CP

※審神者不會出現

「後藤、博多、毛利,雖然是短刀有利的戰場,但初次出陣還是不能大意,藥研也要好好帶領。」本丸的完美兄長代表一期一振環視著將要出陣的弟弟們,「務必取回不辱沒吉光之名的戰功。」溫柔不失威嚴的叮嚀著。

粟田口短刀們也斂去嬉鬧的模樣,嚴肅的回應。

經過的膝丸不自覺的停下了腳步。



「你是不是做的太過火了,弟弟轉移目標了呢。」鶴丸毫無形象的盤腿支頤盯著庭院瞧,「就算不高興弟弟晚來也不用這樣啊。」最近膝丸只要遇見粟田口家,總會就這麼駐足看上一會。

「怎麼?」髭切優雅的端坐在簷廊邊交疊著長腿,輕飄飄的笑了,「活的久了,很多事都記的不大清楚呢,鶴丸閣下。」


我的名字就記得很清楚嘛,鶴丸也不意外,裝傻是吧?古老太刀的壞習慣,他挑了挑眉,照慣例的忘了自己也是所謂的古老太刀。


「弟弟。」微笑著彷彿是低喃也彷彿是呼喚,有點距離的膝丸隨即移動腳步往髭切而來。

「是膝丸。」平靜的提醒兄長,膝丸已經完全沒有一開始的氣急敗壞。

哇喔該說這麼遠也可以聽到,還是對髭切忘記自己的名字超脫了?一下還真不知要從哪裡吐槽起啊,鶴丸在內心感嘆著,笑的更愉快了,伸了個懶腰跳下簷廊,也不知道是對著髭切還是膝丸搖了搖手,算是打了個招呼離去。

對著鶴丸離去的背影頷首為禮,膝丸在在鶴丸適才的位置坐下,拆開了手上和紙包裹的點心遞給了髭切。「主上給了一些現世的點心,兄長試試看吧?」

「主上也真有心。」端詳著手上捲成蝴蝶狀飄散著奶油香的酥餅,髭切愉快的笑了,「弟弟也來一塊吧!」說著將咬了一半的酥餅湊到膝丸鼻尖。

「是膝丸。」雖然不清楚兄長沒頭沒腦的話意指為何,但膝丸也習慣了,他叼住了酥餅,並將一旁的茶壺拉了過來斟上茶。

髭切接過膝丸遞過來的茶,揚手招呼著剛送了弟弟出陣,與其他弟弟們經過的一期一振,「過來喝個茶吧。」

「鶯丸閣下挑的春茶可不能錯過。」一期一振領著弟弟們走近,點頭為禮後在簷廊坐下。

弟弟們乖巧的前來幫著膝丸沖茶端給一期一振後,圍繞在一期一振身周或是坐下喝茶,或是撒嬌的賴上一期一振膝上,還有說著要去拿些點心來就往廚房跑去。

「我去廚房看看今天有什麼點心!」

「光忠大人說要做春天的鶯餅。」

「是鶯丸大人的點心嗎?」

「是配合鶯丸老爺的選茶吧?」

「那也是配合茶,怎麼是配合鶯丸大人?」

「包丁不要在走廊上奔跑,平野你一起過去吧,別太打擾光忠閣下,要一起拿髭切閣下和膝丸閣下的份。」

「今天該輪到我了!」

「昨天明明就是你!今天應該是我!」

「昨天是信濃沒錯,所以今天是輪到秋田。」一期一振邊吩咐一下跑遠的包丁,一邊制止了秋田和信濃的小爭吵,行雲流水的動作沒有稍停,「小退。」不忘放輕柔了聲音招手將怯怯抱著小白虎在一旁的五虎退喚到身旁,溫柔的摸了摸那柔軟白髮,五虎退便相當開心的和秋田一刀一邊的枕在一期一振膝上。

膝丸瞧的有些發怔。

注意到膝丸的視線,一期一振溫然一笑,「讓髭切閣下與膝丸閣下見笑了。」

「弟弟......」不待膝丸回應,髭切先喚了一聲。

「是膝丸。」膝丸反射性的回應,視線轉回了髭切身上。

髭切偏偏頭好奇的看了看枕在一期一振膝上的秋田和五虎退,想了想,放平的交疊的雙腿,拍了拍大腿,「嗯、膝......」

兄長難道終於......膝丸眼睛一亮,直盯著髭切。

全本丸都知道髭切不記得弟弟的名字,但究竟是真不記得或怎麼當然是各樣的猜測與不可說,於是在一旁的一期一振與短刀們不禁也豎起了耳朵,注意著該說是本丸或者是源氏兄弟歷史性的一刻。

「是膝枕?」髭切柔軟的笑了,「就是記不清楚這些年輕的東西呢。」在連膝丸都不知道該不該提醒兄長自己名字的呆愣中,輕飄飄的投了個震撼彈,「來吧?弟弟想的話不用客氣喔。」

「咦?我不是......」

到底該說是膝丸能立刻了解髭切的意思也不是不想吧?還是髭切怎麼能搞錯到這種地步?

不、根本不是搞錯吧,一期一振若無其事的給了要說出什麼的弟弟一個微笑。

「但都是弟弟啊。」完全不理會膝丸接下來要說的,髭切理所當然的打斷了,「難道弟弟不喜歡嗎?」若無其事的給了最後一擊。

「嗯?」髭切的笑容甜美非常。

「包丁怎麼去了這麼久,信濃去看看吧。」

「順便看看有沒有糰子,我想吃!」

在髭切軟綿綿的笑容攻擊與藤四郎兄弟們顧左右而言他自己聊起來的和平氛圍中,膝丸有點自暴自棄的在髭切膝上躺下,閉上了眼。

髭切的體溫和氣味以及初春的舒適溫度讓膝丸幾乎就要這樣睡著了,這幾天總是想著為何一期一振可以完全無誤的叫出那麼多弟弟的名字,兄長卻總是記不起自己的名字,是自己哪裡做的不好嗎?不禁就觀察起了藤四郎兄弟們,兄長大概誤會了,但現在這樣也......很不錯呢。

「弟弟......」

「是膝丸。」突然感到髭切的氣息靠近,膝丸心頭一跳,仍然直覺的先回應了自己的名字。

「弟弟只有一個。」髭切的聲音比往常更是輕柔綿軟。

「嗯?」不懂髭切的話,膝丸有些困惑,但髭切不知何時脫下了手套,輕輕的覆上了他的眼皮,隔絕了光線好像一下掉進了漆黑中,但更是敏銳的感受到髭切透過手心傳過來的體溫,彷彿全世界只存在此事物令膝丸有種說不出的安心感。

髭切微微笑了,弟弟只有一個,怎樣都不會叫錯的,但是弟弟不懂也沒關係。



「唉啊兄弟什麼的可真是各樣的驚奇。」和鶯丸以及短刀們端著點心走來,將簷廊上和平溫馨的景象近收眼底的鶴丸對著身旁鶯丸說了,「沒有兄弟的我還真是無法理解。」

「不知道大包平來了之後會是怎麼樣呢?」鶯丸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回應鶴丸的話。





2018.03.02


TALK.

除了膝丸,全本丸都覺得髭切根本沒有忘記,但也沒刀會說破吧。

本來只是想寫膝丸的膝枕,但最後變成溫馨的兄弟們的故事(雖然一期一振像個管家婆)
然後、源氏兄弟其實是在藤四郎兄弟們前放閃吧XD!(對要14個弟弟分一個哥哥的藤四郎們來說)

說明一下標題,雖然兄弟相處截然不同,但對弟弟的疼愛是殊途同歸......大概是這樣XD

最後,哥哥是一種很會(若無其事的)威脅弟弟的生物(何)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