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威尼斯雙年展餵養靈魂

從威尼斯回來兩個月,水都的美還是讓我念念不忘。它是讓我打從心底覺得浪漫到無可救藥的城市。短短的四天,那精神和物質上的豐足和解放,是我有生一來頭一遭。

 

一直都很想來雙年展,但威尼斯太遠,再者,總覺得需要練就好看藝術的功力,再花大錢飛來看展才值得那時間和花費。這一趟走下來才了解,這樣的雙年展其實是藝術啟發的難得體驗。不管藝術底子深厚,都一定要來走一趟。功力深的,當做看老朋友,功力淺的,趁次打開自己的當代藝術視野,再配合威尼斯美景一起服用,即使一天走上六七小時的路也不覺得累。

 

主題館:百科殿堂

 

55威尼斯年展被認為是幾十年最精采的一屆,主要原因是年輕的策展人吉Massimiliano Gioni)所策劃的主展「百科殿堂」(The Encyclopedic Palace)打破以往威尼斯雙年展頌揚和展出藝術大師的傳統,讓沒有受過專業訓練的素人藝術家也得以進入這座世界級的藝術殿堂。

「百科殿堂」圍繞在義裔美籍的素人藝術家奧里帝(Marino Auriti, 1891-1980)的夢想:他希望在美國首府華盛頓搭蓋高達七層的宮殿,收藏人類種種文明成就,從車輪到衛星等,將所有知識囊括其中。當然這個夢想未曾實現。三十年後,尼以「百科殿堂」的概念,策畫了Arsenale Giardini綠園城堡區的兩個主展場,選了一百五十八位藝術家,從素人到專業藝術家,從歷史、科學、自然宇宙探討到藝術的手法與概念切入、類學的研究方式,重新梳理藝術與文化系打造出一座宏記憶劇場,一座綜觀藝術與人類文化發展、全知全能的博物館


我很喜歡的作品是來自香港素人藝術林穴他用墨水和削尖了的樹枝在畫紙上創造出精巧細致的自然世界,把大器的宋人山水捏塑成立體的核桃小宇宙。自成才的林穴的作品曾入選紐約藝術博物(New Museum)三年展 The Ungovernables 也是那時候被尼看到,在策畫百科殿堂展,決定邀林穴參展,還把林的作品擺在軍械庫展場的入口。


另一個我很喜歡的是波蘭藝術家祖米卓斯基Artur Żmijewski的影片Blindly祖米卓斯基的作品政治色彩相當濃厚,擅長處理社會上敏感的議題,比如集中營、殘障者、戰爭等。他策畫第七柏林藝術雙年展 (2012) 時,簡直是要掀起了一場革命:雙年展的兩大主題便是在德國最敏感的大屠殺歷史與巴勒斯坦問題藝術在創作時通常會盡量在作品中涉及他的政治立然而祖米卓斯基卻認為政治性是必要之惡。


Blindly 中,他邀請完全沒有藝術訓練的視障者作畫。一幅是地景,一幅是自畫像。這些眼盲人在藝術家的協助下畫出想像中的自己,藝術家詢問他們的創作意念,導引出這些人的自我意識和故事。其中一位女士說,他在一場意外失明,那黑暗的感覺就像被關在棺木一樣動彈不得。祖米卓斯基的作品常常拿著當代藝術界不願也不擅長處理的的殘障身心經驗,拍出令人動容的錄影作品。


 

林穴在威尼斯展出的作品


祖米卓斯基的Blindly紀錄片

 

 國家館


 「百科殿堂」外,國家館是雙年展另一重頭戲。威尼斯國始自第一次世界大戰由主辦單邀請當時的「列強」設計自己的展覽館,每年館爲單位推出各最活最有力的藝術家作品波建館運動綠園城堡區再也有多的空而停止,但出愈多位於外部、持展出的展,像是在的中國館、在普里奇的台灣館等。

 

年展的家館機制一直為人詬病,認為這是過時的作法尤其是官派藝術家制度漸漸與鄰國官方政治之的角力但我倒得它很有趣正因為越越多的家在挑戰這以國家為界線的策展概念,展出非本國的藝術家策展理念自己說話,而非服務國家宣傳目的,而常常出現有趣的火花。但不管各如何選擇仍被視為取文化的一重要制。

 

我最喜歡的是北歐館的藝術家 Terike Haapoja。北歐館由北歐五國輪流使用,今年輪到芬蘭主場,偌大的展館猶如一座黑漆漆的實驗室,乍聽安靜無聲,其實充滿各種各樣難以覺察的聲息。今年的主題「Falling Trees」源自上一屆雙年展中芬蘭館遭遇的一樁意外事故。一棵參天大樹在展覽期間倒下,砸毀了純木結構的展館和參展的作品。展覽提前結束,卻提前誕生兩年後的策展理念。這一屆的芬蘭館,便以自然與藝術的偶然事件為概念,以全新的角度思考自然生命的存在意義。

 

Terike Haapoja 其中一個作品「社群(Community)」,包括五個發著藍光的圓盤,呈現不同動物的紅外線錄影圖像。一匹馬、一只貓、一頭小牛、一條狗、一只鳥,這些生物嚥下最後一口氣後身體熱量逐漸喪失,在紅外線下,他們的身軀從紅色轉變到最後生命消逝的冷列的藍。另外一個作品系列「呼、吸(inhale/exhale) 」,Haapoja 在玻璃箱裡放入泥土和落葉,還有一個偵測箱內 Co2 值的感應器。玻璃箱的兩邊各有一個小風扇,有機物呼出的 Co2 濃度到某一個程度便會啟動風扇,開關之間,彷彿整個玻璃箱也成為有生命的機體,隨著觀者均勻地呼吸著。Haapoja 用科技探索人類經驗無法觸及的世界,細緻地描繪死亡前的寧靜和生命的動態,看似簡單、自然的裝置卻充滿力度和深度。






我們隨著威尼斯雙年展在歷史和自然中穿行,走過100年的夢想與展望,出入無數的展館,穿梭在數不盡的古老花園和宅邸間。時間緩緩的推移,我們在咖啡店消磨一段,再繼續往下一個藝術異境前進。因為威尼斯的巷弄太複雜,最後索性讓自己迷路,在這小巷曲折水道的水城,慢慢地走,慢慢地看,偶然和沒有預期的展覽在轉角間相遇,貪婪地餵養自己的

 

藝術行腳記憶與處在這城市中的知覺經驗,有強烈的真實感卻又同時充滿奇幻氛圍。威尼斯和雙年展,期待下一次的相遇!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

  • 佩斯藝廊50年 佩斯藝廊50年
    從紐約到北京,稍微涉獵當代藝術的人無不知道佩斯畫廊的盛名。在紐約和亞洲持續擴張帝國版圖的佩斯,今年高調慶祝成立半世紀的成…
    披著藝術糖衣的娘 2014-01-11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