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陸】偶像志願通常結果還是本能反應

*IDOLiSH7(偶像星願)同人衍生文
*CP為97天陸九条天x七瀨陸
*BL清水向
*全員歡樂搞笑
*雙子向,德國骨科請注意
*本篇由二階堂大和桑負責做開玩笑擔當
*〈偶像志願有時難道就是旁觀者清〉系列文

以下正文開始*****

(一)

二階堂大和在得知自家Center的通告日程之後,神情複雜地向小鳥遊紡表示:「那個……經紀人吶,稍微有件事情,我想要請問一下。」

「怎麼了嗎?大和桑您請說。」小鳥遊紡今天也是精神滿滿地為了自家藝人們在努力奮鬥著。

「是關於阿陸最近接的電視劇戲約,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他好像已經連續三回都在飾演弟弟這類的角色了吧?這樣真的沒問題嗎?」

「應該……是因為陸桑天生那種弟弟氣質的緣故吧?一織桑之前也曾提起過,說陸桑有一種不自覺就撒嬌的可愛氣質。」小鳥遊紡猜測道:「也許第一次的案子讓大家對陸桑的角色廣受好評,所以後續才又接二連三地接到這樣相似的角色。」

「感覺有種可能會被定型的風險在,這樣真的好嗎?」二階堂大和有些面有難色道。

「一定不會有事的,畢竟陸桑才剛剛開始接觸演戲嘛!讓他從熟悉的角色特質中慢慢起步,或許也能讓他比較可以漸漸習慣上拍戲的節奏,而不至於太過緊張。」

「哈哈該不會……難道這中間是有什麼巧合在做怪嗎?」二階堂大和幽默地開了個玩笑道。

「呃……應該不至於吧?」小鳥遊紡於是也跟個笑了幾聲。

不過……

她忽然又想起之前發生過的事情,以及後來與九条天的討論結果,不禁也開始有點心虛了:「不過陸桑的戲約……確實是有點不太容易篩選就是了……呃從某些方面而言……」



(二)

通告上,節目主持人正克盡職責地努力帶出話題來,好替來賓做到宣傳的效果。

「恭喜您了七瀨陸桑,首次跨足出演電視劇就取得了不錯的成績,飾演的角色在觀眾間也是廣受好評呢!」

「啊哈哈……謝謝您主持人,真的非常謝謝大家的支持。」七瀨陸很少這樣獨自一個人來參與訪談節目,感覺實在有點緊張:「今、今後我會繼續努力,朝著突破自我的方向帶給觀眾們更多驚喜,也希望大家能夠喜歡……喜歡這樣全新型態的七瀨陸!」

「聽說您在這之後又連續接了新的兩部電視劇角色,目前好像也都已經完工殺青,相信不久之後觀眾們又可以在電視上看到七瀨桑活躍的身影了,真好呢!」

「是、是的,希望大家接下來也能夠繼續支持,關於我演出的弟弟角色。」

「所以七瀨桑在接下來這兩部電視劇中,依舊是飾演某個人的弟弟嗎?該不會正好又是女主角的弟弟了吧?」

「啊好厲害……沒想到一下子就被主持人猜出來了……」七瀨陸顯得有點慌亂,急著解釋道:「但、但是在個性上,我在三部戲劇中呈現出來的角色性格還是相差很多,雖然依舊是在為人弟弟的這個設定上,真的還是有做出區別來。」

「可是光是用說的好像沒有辦法讓觀眾感覺到有什麼不同之處呢!七瀨桑還是乾脆現場來一段吧?」

「咦?現場?但是我……我不知道呀?所謂的現場具體上是該怎麼……」七瀨陸整個人都懵了。

「別擔心七瀨桑,我會負責提示的,現在請看向這邊。」

「好……好的!」

「首先,請給你的姊姊一個開心的笑容與招呼。」

「我想想喔……那麼……」七瀨陸搜刮著自己腦中曾經相似的記憶,然後嘗試做出反應道:「哇……姊姊早安!早餐今天是我負責做的喔!姊姊覺得還可以嗎?欸嘿嘿……感覺好像在做夢一樣,又可以和姐姐一起吃早餐了,好開心。」

「很不錯喔七瀨桑!那麼再來請表達對姊姊生氣的心情。」

「……姊姊……最討厭了……老是對我說這個不行那個不行,像笨蛋一樣就只會說不行不行,才不要聽呢!」

「哦哦很好很好!最後請表現出對姊姊的喜歡。」

「我……我永遠都只會看著姊姊一人,所以請千萬不要放棄,姊姊就是我心中最棒的偶像,一直都……一直一直最喜歡妳了!」

「真是太棒啦!感謝七瀨桑帶給我們這一段精彩的演出。」達成目的的主持人笑得完全合不攏嘴:「接下來是特別準備給七瀨桑的驚喜,讓我們歡迎七瀨桑在劇中的三位女主角姊姊們,有請我們的人氣女演員——」

「欸?欸欸!」七瀨陸真的不記得這個通告有說過會來這麼一齣,他忽然感覺自己今天是不是又被人給整到了?

「好的,三位人氣女主角對於飾演自己弟弟的七瀨桑,有什麼特別想要告訴他的嗎?」

只見三位風情各異的美麗大姊姊,就這麼直接坐到了七瀨陸的身邊把他圍在中間,然後笑瞇瞇地看著他表示。

「呵呵!陸君真的是很可愛呢!」

「呀真希望能有一個像陸君這麼可愛的弟弟吶,這樣我只要每天抱一抱他、看一看他的笑容,精神就能馬上恢復喔!」

「哎呀剛好我家還缺一個弟弟呢!陸君要不要來當我家的孩子呀?」

完全招架不住這番一連串攻勢的七瀨陸,被調戲到連話都說不清楚,只能吞吞吐吐地冒著無法連貫的單詞:「呃……這個……前、前輩們——」

「呵呵不是這個稱呼喔!」三位美麗的女演員笑得是花枝亂顫地,看起來非常滿意七瀨陸現在的表情:「陸君要是再說錯了,我們今天就不讓你回去囉!」

「咿……那、那個……請不要取笑我了啦……」七瀨陸害羞到滿臉通紅,慌亂中只能不斷用雙手揮舞著謝絕的意思。

他眼神無措地像是盈滿了求救般的淚光,連眉間都微微皺了起,看起來不是很有把握的樣子,小小聲地試探出自己的請求:

「姊、姊姊們?」



(三)

「我說,七瀨的這三種表情反應,一定都在你面前出現過,沒錯吧天?」

八乙女樂在看了電視上的節目後,忍不住就立刻找了一旁的同儕兼隊友來求證。

「……是又怎麼樣,有意見?」九条天揚起了眉,一臉挑釁地反問回去。

「沒!只是好奇,原來兄弟姊妹之間的互動是這個樣子的喔?根本都像是在撒嬌一樣?」八乙女樂一臉恍然大悟的模樣,發出了不少的感嘆:「我還以為家人之間應該是會更直接、更不耐煩的那種。」

「家人間當然就是要這個樣子的呀!」十龍之介看的倒是十分贊同,回憶起自家兄弟的好:「我家的弟弟們有時也會出現非常可愛的表情呢!讓我這個做哥哥的都忍不住想好好上前抱一抱他們,樂你一定是因為獨生子的關係,所以才不清楚這些的吧?」

九条天見狀乾脆也跟著附和起來:「對對——龍說的一點沒錯,所謂的弟弟就是這麼可愛的一種生物,這一點我想獨生子女是不會懂的。」

「喂你們兩個!幹什麼在那邊聯合起來排擠我啦?我不就是稍微說了一下心中的疑問而已?」八乙女樂莫名就被自家隊友嗆到不行,忍不住有點冒火,一邊抗議一邊繼續又道:「不過七瀨這次接的幾個角色,剛好都是跟有名的演員在一起合作,以他初次上陣來說算是不錯了,順便還能做個觀摩,要是運氣好還能拓展一下人脈。」

九条天聽著這番還算中肯的分析,一邊眼睛盯著螢幕上面的陸,只覺得他每個舉動還是都那麼可愛,就連剛剛現場演出的橋段也是。

真的,就是可愛。

所以根本沒有看出陸的三段演技,在角色個性上有著什麼地方的不同,這樣好像有點不妙吶……

八乙女樂在看到電視上突然現身的驚喜嘉賓,意外之餘不免還有些感嘆:「他們居然還同時邀請到三位女主角同時上節目?看來電視製作這次真是下足了血本在宣傳。」

「哇真的是!三位都是非常有名的實力女演員呢!陸君這次的案子接的真的不錯,感覺非常適合新人來發揮。」十龍之介不禁為他感到高興道。

「不過吶,看到七瀨這樣一口一個姊姊的模樣還真有點不太習慣,因為原本他應該是『天哥天哥』喊不停的樣子才對吧?」八乙女樂還特別轉頭,幸災樂禍地想問一問某人的意見:「天你覺得呢?七瀨這個模樣,對你來說應該算是挺新鮮的吧?哈哈還是你開始會覺得有點寂寞了?」

「……」對此九条天面無表情地表示,自己完全不想理會這種毫無意義的蠢問題。

「啊……果然,真不愧是當紅女演員,七瀨在她們面前根本就只能被玩得團團轉,可憐喔可憐。」八乙女樂看他沒什麼反應,於是又轉回去繼續邊看邊大聲吐槽:「哇……還真的是!天你看見沒?她們三個的那個手都上去啦!我看你弟再這樣下去,八成就要被那些大姐姐吃掉了吧?」

九条天一邊操心地緊盯著螢幕上的自家弟弟,一邊還得不時聽著旁邊友人發出的各種愚蠢噪音,簡直不能再忍,乾脆爆氣一喊:

「……閉嘴!認真看就是了!」



(四)

七瀨陸在結束了今天的最後一個通告之後,疲倦地走在電視台的長廊上,準備與辦完手續的經紀人碰面,好一起返回宿舍休息。

沒想到才一過轉角,他就看見那個自己最最思念的雙胞胎兄長。

「啊……天、九条桑好久不見!好高興呢今天居然能碰到天、九条桑一面!」七瀨陸雖然開心地不得了,但他對於必須掩飾兩人關係的這件事情依然謹記在心,於是拼命努力糾正自己對天哥的稱呼:「九条桑接下來還有工作要忙嗎?還是今天都已經忙完了?啊我沒有什麼其他意思啦……只是想說如果九条桑跟我一樣工作都已經結束了,那或許我們可以一起聊一聊……或者吃個飯什麼的……」

九条天看著陸在自己面前仍是一副傾慕又靦腆的模樣,心情不自覺就平靜許多,不過今天的陸居然沒有再口誤出個一兩次對自己的稱呼了吶,真是有點不習慣。

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陸已經可以把『九条桑』三個字喊得這麼順口了呢?

「……」九条天沉默地思考了一下,覺得自己或許應該跟陸好好多聊一聊?

「啊果然還是沒辦法嗎?畢竟九条桑的工作總是那麼忙……」七瀨陸在見到天哥遲疑的當下,馬上便自己接過話來,自顧自地替天哥找了個理由道,因為他已經很習慣天哥為了工作而拒絕自己了。

九条天見他這個樣子,真是又心疼又覺得有點好笑,忍不住輕嘆了幾聲:「我沒那麼說吧?想要跟我吃飯那現在就走,抓緊了。」

「欸?」七瀨陸一直到被抓著手走了一段距離才回過神來,表情呆呆地還有些不太確定:「那個……天、九条桑剛剛您說——」

「你還沒去過我們TRIGGER的新宿舍吧?」九条天直接打斷了他的話,逕自提道:「上次你剛好有事不能來,那今天就乾脆到我們那邊去坐坐好了。」

「真的可以嗎?」七瀨陸完全被天哥這個主動提起的邀約說得很是心動,然而他卻又突然想到:「啊……可是我還沒跟經紀人——」

「會會——會見到她的,等我們一起到大廳就會見到了呦。」九条天哄著聲音道:「好了快點走吧,七.瀨.桑?」

然後他們真的就在大廳遇見了小鳥遊紡,而且九条天只花了不到十秒的時間便取得了帶人走的許可,說服她讓陸今天外宿至TRIGGER的宿舍,中間賭上的當然就是自己身為一輩子都在操心陸的親生兄長這個資格。

「可是……九条桑……我、那個——」七瀨陸一直到被拉進TRIGGER的保姆車還在不停問著,完全就是一副無法置信的模樣。

「不是這個稱呼吧?」九条天忽然一個傾身便貼近到陸的身前,用著自己最為魅惑的聲線糾正道:「現在,只有我們,所以陸應該喊我什麼才對?」

「天、天哥?」

「乖孩子。」九条天滿意地給了他臉頰一記輕吻,接著替他把安全帶給扣上。

七瀨陸握著天哥的手,傻傻地笑了笑:「感覺……天哥今天好像特別溫柔的樣子……一定是工作都很順利的緣故吧?」

「或許是吧!那陸最近的工作都還好嗎?」

「我嗎?嗯最近我也很順利喔!」七瀨陸興奮地說起自己最近的工作,想與天哥一同分享這些喜悅:「天哥你知道嗎?我有接到三個電視劇的案子了,目前很努力在拓展自己的新方向呢!」

九条天輕輕將自己靠上了陸的身旁,閉上眼仔細聆聽著:「呵呵……陸這麼厲害,我也替你感到高興喔……」

「真的嗎?欸嘿嘿……好開心!」七瀨陸感覺到身上傳來的重量,視線望去,才發現天哥已是闔上雙眼,這讓他不禁又開始了那般周到的猜測:「啊天哥是很累想休息了嗎?那天哥先睡一下,等到了我再叫你好了。」

「沒事呦,我有在聽,陸說的每一個字。」九条天就靠在他的耳邊,聲音再清楚不過,一字一句都是那麼地無比真切:「只是想更靠近一點,更清楚些,聽陸說話的聲音。」

「可是……」七瀨陸還是有點不太確定:「天哥……」

「對,就是這樣,陸再多說一些。」九条天帶著微笑緩緩睜開了眼,彷彿降臨的天使一般,深深地凝視著他,發出了讓人無法拒絕的邀請:「讓我再多聽幾次,陸在呼喚我的聲音。」



(五)

次日一早,九条天遵守了他的承諾,親自把陸送回IDOLiSH7的宿舍裡。

然而……

「請問九条桑可以告訴我嗎?昨天您到底是對我們家的主唱做了什麼?才讓七瀨桑他現在的聲音乾澀成這個樣子?」

和泉一織一發現回來的七瀨陸聲音變成那副模樣,整個人就非常緊張,擔心他該不會又是被他的毒舌雙胞胎兄長說教過了頭,偷偷哭過才造成眼下變調的聲音質量。

「……」

九条天一想到昨天太過放縱自己的反常行為,害得陸身體居然出了狀況,也覺得是既內疚又有點不好意思。

七瀨陸見到他們兩人一副快要吵起來的模樣,也急忙跳出來想為天哥做辯解:「不、不是啦……那個一織……不關天哥的事……是我自己……」

和泉一織聽到七瀨陸拖著那副聲音還敢開口,就忍不住著急:「七瀨桑請閉嘴,請你趕快抓緊時間休息恢復嗓子,我們IDOLiSH7下午還有個歌唱節目要上呢!」

「但是……昨天,真的只是因為……」

「逢坂桑、六彌桑,麻煩你們把七瀨桑拉去一邊休息,務必不要讓他再開口說話了!」

「抱歉了陸,但是為了你的身體狀況著想,還是不要再說話了,趕快讓喉嚨多多休息。」逢坂壯五把他帶到一旁椅子上坐下,努力勸道。

六彌凪則是遞上了溫水給他,輕聲地哄著:「Yes,陸你現在先忍著點,等你聲音恢復了我們再聽你好好說,Ok?」

二階堂大和眼看自家宿舍中似乎就要揭密什麼不得了的勁爆情事,趕緊好心提醒一下眾人:「噓——都小聲點呀你們!這種事情……咳咳可不好這樣拿來大聲嚷嚷的,要是被人聽見就不妙了,吶……阿一你也冷靜點。」

「這裡現在就只有你的話最奇怪好嗎?大叔你到底都在說什麼呀?」和泉三月一聽到大和那樣的說話方式,馬上就猜到八成又是什麼大人的惡趣味,於是開口維護起自家弟弟的立場道:「一織可是很認真在擔心陸的病是不是有發作過,你少在那裡亂說些有的沒的!」

「哥哥……你和二階堂桑兩個人到底都在說些什麼?怎麼我聽起來感覺都一樣奇怪呢?」和泉一織對於他兩莫名就冒出這些毫不相干的對話內容,忍不住懷疑道。

「呃哈哈……是這樣的嗎?」二階堂大和適時地擠出幾句緩場的笑聲,雖然聽上去感覺還是有點生硬:「也是啦……畢竟九条桑可是阿陸的哥哥嘛!相信這應該就是那什麼日久情深……呃我是說誤會……」

就在這邊這群質問的人自己快要先亂成一團的時候,那邊那個被質問者卻冷不防地非常乾脆就給出了答案來。

「……我道歉」九条天清亮的聲音忽然就插進那一片混亂之中,俐落地直刺話題中心表示:「都是我一時高興過頭,才會讓陸喊到嗓子沙啞,真的很抱歉。」

「咦?什麼——」和泉三月最先反應,發出不敢置信的聲音。

「欸?他居然真的親口承認了?他可是那個認真出了名的九条天耶!居然完全沒有解釋。」二階堂大和看來更是十分意外,忍不住驚呼道:「果然昨天晚上真的發生了什麼嗎?阿陸你……你們……」

「騙人的吧?」和泉三月越聽越是頭大,試圖努力理清一下自己的思緒:「喂大叔你別一直想著把話題帶歪好不好?九条桑跟陸應該只是……哎呀總之我問問TRIGGER的其他兩位不就知道了?」

至於和泉一織則是沒能反應過來,表情顯得很是疑惑:「蛤?高興過頭?什麼意思?難道不是因為九条桑又教訓了七瀨桑一頓才造成的嗎?」他皺著眉頭模樣看起來是十分不解:「哥哥跟二階堂桑你們到底是懂了什麼?」

「沒!我什麼都沒有懂!所以讓我再多問一下!拜託!」和泉三月覺得還能再掙扎一下,於是轉而找了人來求證:「那個……八乙女桑還有十桑,不好意思了我想請問你們,昨天晚上我們家的主唱到底是……難道真的是……給你們添麻煩了嗎?」

「不不,我們才覺得慚愧,沒有好好確保陸君的身體狀況,難得他到我們那裡作客一回的說。」十龍之介同樣客氣道:「昨天難得看見天這麼高興的模樣,他和陸君在一起的氣氛,感覺真是平常少見地感性流露呢!」

「眼鏡你這個人真的是喔……不愧是成人組的一員,腦子裡會想的果然都是充滿大人的世界。」八乙女樂趁機吐槽了那個最先找事的話題源頭,然後說出自己對昨天的印象:「他們兩昨天一整晚的房間動靜大得很,吵的我跟龍都無法好好睡,大概就是這樣。」

「樂……你這個說法好像也……簡略到有點奇怪過頭了吧?」十龍之介不禁汗顏道。

這話果然讓二階堂大和聽了是忍不住大笑:「哈哈你還說我?要我說吶,八乙女桑的這句回答更是充滿了骯髒的大人世界呦!彼此彼此。」

對此八乙女樂則是理直氣壯地表示:「怎樣?我可沒有說謊,七瀨他不就是一直喊他哥的名字嗎?我可是聽了一整晚,不信你問龍?」

「等一下!你們!原來在講的是那個嗎?你們居然想的是那種事情!?」和泉一織這下終於反應過來,發現這群大人所謂的意有所指。

「哇你們都冷靜呀!」十龍之介見事態快要一發不可收拾,趕忙跳出來繼續澄清:「昨天真的沒有發生什麼奇怪的事,只是天跟陸君兩人難得聚在一起過夜,天好像趁機問了陸君目前生活上很多方面的事情,估計大概是聊得太過開心了些,才讓陸君的喉嚨因為說太多話導致聲音有點沙啞了,真的!我可以保證!」

九条天冷冷地看著眼前這群所謂的大人扯出的一連串鬧劇,就這麼離得遠遠地,心裡不禁把他們都一一給記上負評。

『嘖!還真是一群糟糕的大人……好在他中途就已經過來把陸的耳朵給捂上了。』

至於七瀨陸此時則乖乖坐在天哥的身前,但因為耳朵被蒙住的關係,所以完全不知道他們是在吵些什麼,只好露出疑惑的表情,無聲地頻頻向天哥探問。

九条天就這麼一邊安撫著陸不安的情緒,一邊心裡暗暗下了決定表示:

『要是哪一天……自己能夠下定決心,準備妥當要與陸更進一步的時候,絕對!一定不會讓眼前的這群人知道半分,否則天曉得會被他們糗成什麼樣子?』

呵呵……




End.(完)

******

沉迷愛娜娜中,最近剛開服比較肝,中文化的劇情看了好感動,每個角色聲音都好聽到爆。接著剛好又逢場次,買到很多糧回來吃吃好開心。(# ̄▽ ̄#)

綜觀以上原因,所以這篇文就一直被我拖延了好幾天,不過想起來很少很快,寫起來爆多爆慢也是一貫的原因之一就是了_(:з)∠)_(哭倒) 。

文中有時出現熟悉橋段別懷疑,一定是原作遊戲出現過,因為描寫人物聊天時我會盡量先拿遊戲中相關對話作填補,實在不夠才會再自創捏造。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

  • 【天陸】巡星者 【天陸】巡星者
    *IDOLiSH7(偶像星願)同人衍生文*CP為97天陸,九条天x七瀨陸*AU平行時空,科幻宇宙*BL清水向,歡樂搞笑浪…
    抹茶罐 2018-09-03 03: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