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陸】潛藏於記憶的歌聲

*IDOLiSH7(偶像星願)同人衍生文
*CP為97天陸九条天x七瀨陸
*副CP有樂紡
*BL清水向,溫馨,就是想看他們互寵ˊ_>ˋ
*雙子向,德國骨科請注意
*有私設捏造的部分,於後記中註明

以下正文開始
*****

(一)

笑聲洋溢在IDOLiSH7的組團一周年慶祝派對上,由於Re:vale與TRIGGER兩團大前輩的熱情參與,小鳥遊公司此刻盡是充滿了開心的笑語,大家彼此都情緒高昂地聊開了話題,回憶起當初的點點滴滴。

身為IDOLiSH7的經紀人小鳥遊紡,對著一年前與大家相遇的情形很是懷念道:「那個時候,我才剛進入公司,只不過是一個什麼都不懂的新人,突然就被告知要負責接手一個男子偶像團體的企劃案,心裡其實是非常緊張,但是當我第一次在團練室見到大家,就覺得不幫他們好好加油不行,就是……想要讓更多的人能好好認識他們,不能讓他們的才華被白白辜負。」

而一旁的八乙女樂不知是何時換了座位過來,正一臉認真地,坐在她的身旁仔細聆聽道:「原來妳也是……一直以來都是這麼努力,辛苦妳了,看來身為經營者二代的我們都並非外界認為的那樣輕鬆吶。」

「哪裡的話,樂桑才真正比我厲害多了,能夠直接站在第一線的觀眾面前,呈現自己最完美的模樣。」小鳥遊紡說著自己心裡對他的敬佩,隨後又聯想起了自家的主唱:「陸桑的歌聲也是呢!真的是好厲害,當時真的讓我非常驚訝,一直想不透這麼好的聲音怎麼會從沒被人給挖掘出道呢?」

聽到這麼一席稱讚自己的話,七瀨陸是既開心又有一點害羞地表示:「欸嘿嘿——每次被經紀人這樣稱讚都好開心呀!不過其實我平常在生活中,幾乎是從來不在大家面前開口唱歌的,所以如果不是因為那個時候,我主動參加了小鳥遊公司舉辦的徵選活動,應該也不會有被人挖角的機會吧?」

看到小鳥遊紡與八乙女樂兩人聽了都露出明顯困惑的表情,坐在七瀨陸身旁的九条天主動解釋道:「因為陸的身體不好,從小我就禁止他做這些唱歌跳舞的劇烈活動,相反地,陸有什麼想聽的或想看的,就由我來代替他、由我表演給他看。」

「原來如此,不過這麼看來……陸桑與的九条桑不愧是擁有血緣關係的親兄弟呢!兩個人都擁有一副天生的好歌喉。」小鳥遊紡由衷地讚美道:「我也要謝謝陸桑總是為我們帶來這麼好聽的歌聲,啊但是練習上還是請不要太過勉強了。」

然而九条天聽了似乎有些不以為然:「……雖然我會禁止陸做這些事情,但由於還要上學的緣故,無法整天陪在陸的身邊,所以我猜他應該還是會有忍不住偷偷一個人練習唱歌的時候,陸的歌唱技巧也許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慢慢練成的。」

「呃……我、我也就只是偶爾……而且只有在身體比較好的時候才會……」對於不知怎麼突然就被揭穿了秘密的七瀨陸,慌張又心虛地急忙解釋著:「總之我絕對沒有不聽天哥的話,從來就沒有……要讓天哥、父親母親擔心的意思。」

「陸……」

「因為……我想追上天哥嘛!我想要有一天……跟天哥一起唱歌……」

冷不防地又被眼前這兩兄弟營造出的溫馨氣氛給糊了一臉,八乙女樂一邊淡定地伸手搧了搧這股彷彿飄著小花的炙熱氣息,一邊想起了過去的事情:「這麼說,原來天你以前很少聽過七瀨唱歌嗎?但是我看你對你弟的唱歌聲好像還是挺熟悉的說。那次我們工作結束的回程車上,不是有聽到一陣演唱會的聲音?那個時候你好像就很在意了,現在看來八成就是IDOLiSH7的演唱會跑不了。再之後不是有一個暴風雨天的電視新聞?雖然只是剛好對IDOLiSH7的現場表演一閃而過,但你倒是一聽見就馬上就注意到了嘛!」

「該不會……難道樂桑你們剛好經過了我們IDOLiSH7的首場戶外演唱會嗎?」小鳥遊紡想起那個自己曾經犯下的新手錯誤,忍不住一陣臉紅緊張:「這……這真的是太巧了,那時能剛好被TRIGGER注意到,是我們IDOLiSH7的榮幸!」

至於忽然就被打斷與自家寶貝弟弟親暱的九条天,不悅之餘卻也終於發現這個自己從未細想過的問題,不過他還是立即就給出一個答案來,至少他是這麼相信的:「……那當然是因為我是陸的雙胞胎哥哥呀!別小看了雙生子之間的心電感應。」

「真的嗎?好開心!」七瀨陸睜著一雙大眼,眼中盡是無數閃耀的光芒,對著自己最愛的天哥綻放出一個燦爛的笑容:「原來天哥並沒有忘了……沒有忘了我呢!」

「陸……」九条天最見不得自己的寶貝弟弟說出這樣委屈的喪氣話了,他忍不住就是一個伸手,將人牢牢靠緊了自己身邊,臉碰著臉傾訴出他心底一直以來的誓言:

「我永遠都不可能忘記你的……陸……」



(二)

「——因為太陽本身用來發光發熱的燃料含量非常龐大,所以相較於生命週期較短暫的我們人類來說,太陽總是象徵著永遠的存在……」

看著手裡圖畫書上的文字,小小的七瀨陸還不是很懂永遠的意思。

『等天哥放學回來再問問他好了,不過好像還要再等很久的樣子……』

他放下書本,看向窗外熱烈盛開的櫻花樹,不由地發出嘆息。

『已經又是春天了……又到了一個新的學期,但是我卻還是住在醫院裡,不能跟天哥一起手牽手去學校。』

七瀨陸越想越覺得委屈,忍不住又有點想哭。

『啊不行不行——不能再哭了,不然天哥要是知道了又會擔心的。』

他努力仰高了頭,急忙轉換腦中的想法,好讓情緒平復下來。

『加油——自己也是,天哥也是,來做個禮物為天哥新的學期慶祝吧?就用窗外那些盛開的櫻花來製做!』

還好最近自己的身體情況有比較好了,這樣至少還有力氣能下床走一走。

於是想到做到的七瀨陸便推著點滴支架小步小步地離開了病房,開始他一個人的小小冒險,結果卻在向護士姐姐打招呼的時候,被告知了下樓是絕對不被允許的一回事。

『唔……那就只好在陽台收集了,應該會有一些花瓣被風吹過來。』

循著陽光灑落的路徑,他走向走廊盡頭處的那片陽台,然後看見滿地都是被日光照耀到泛白的千萬片花瓣海。

『唔哇——真的有好多!啊可是已經有人在了,呃那個大哥哥……表情有點嚇人耶……總、總之……我就小聲一點趕快撿完趕快走好了……』

七瀨陸躡手躡腳地慢慢打開了玻璃門,然後輕輕推著點滴的架子,來到與那個人最遠的距離,慢慢扶著蹲下來,有點開心地將手伸向地上一片又一片的花瓣。

「哦?原來你是來撿這個呀小鬼?」

「呀——」七瀨陸被這陣突然響起的人聲給嚇得直接坐倒在地:「痛……我……對、對不起我馬上就離開!」

「小鬼你?難道……」

這個不知何時突然就繞道他身邊的男子,表情似乎有點驚訝,正貼近地直直盯著他猛瞧:「哦還真是奇妙吶……抱歉抱歉嚇到你了,好了別緊張,我又不會吃了你?你就做你的事情慢慢來,反正有我這個帥哥在這邊陪你。」

「真的……可以嗎?」七瀨陸還是有點怕怕的,於是決定先道個歉:「對不起……是我先打擾了。」

「沒事沒事,我只是太閒了所以到這裡來發呆,閒的發慌吶,突然整個人就這樣什麼事都不能做,連想來根菸抽抽都辦不到,糟透了。」

「什麼都不能做?所以大哥哥你也生病了嗎?」七瀨陸歪著頭問道:「那就先多多休息,等病好了,就能去做那些想做的事了,天哥是這樣跟我說的。」

「欸?是喔?你哥哥還挺會哄小孩的嘛?」

「嗯!天哥對我最好了,還會唱歌跳舞表演給我看。」

「唱歌呀?也是,既然不能來根菸,那就唱歌好了,反正都是在動嘴。」

「大哥哥原來你也會唱歌嗎?」

「當然,我可是專業級的。」男子得意地笑了笑:「那我就來一首朋友給我寫的曲子吧?剛好他名字裡就有這堆花,算是非常應景了。」

「花?」七瀨陸拿起手上的花遞向前,認真地解釋道:「這個是櫻花喔大哥哥。」

「我知道啦!小鬼你專心聽好了——」

男子就這麼隨興地開了口,和著他手上擊出的拍子,興致高昂地唱出一句又一句無比輕快的歌聲,接著,風起了,一片又一片的花瓣被牽動在空中盤旋起舞,看起來真是有趣極了。

歌聲才剛告一段落,七瀨陸就迫不及待地猛拍著手歡呼道:「哇——真的耶!大哥哥你好棒!唱得跟天哥一樣棒!」

「蛤?難道不是應該說我唱得比你哥還要好嗎?」男子大受打擊道。

「唔……可是我覺得你們都唱得很好聽呀!」七瀨陸開心地說著:「我也好想跟你們一樣,一起唱好聽的歌。」

「這話聽起來,原來你不會唱歌是嗎?哈哈我看八成是你抓不準音。」

「才不是!我只是因為生病了,身體一直都不快點好起來,所以天哥說了不准。」

「哦是嗎?那你自己說,到底想不想唱?」

「我……當然想,我一直都想跟天哥一起唱,可是……」

「那要不要我現在教你唱呀?不收錢的機會難得喲!」

「唔……我……可是……」七瀨陸陷入了掙扎。

「知道知道,你身體不好嘛!所以要選曲調緩慢輕柔的,那就搖籃曲如何?」

「搖.籃.曲?睡覺時候唱的歌曲?」

「沒錯沒錯,很簡單的一點也不費力。」男子撐著微笑點點頭繼續煽動道。

「唔唔唔……」

最後,這場拉鋸戰以七瀨陸輸給了想唱歌的誘惑而告終,男子對此表示十分得意。

「好啦!曲調大致上也就這麼幾句,之後也都是重複的段落,你就自己先回去多多練習,那今天好小孩的歌唱教室就先到此為止,日後你要是有空再到這個陽台來找我繼續學。」

「嗯!謝謝你大哥哥!」

七瀨陸開心地揮揮手,在道別過後便立刻踩著步伐蹦回了病房。他一邊輕輕哼著剛學到的曲子,一邊動手做著要送給天哥的禮物,不知不覺,期盼的時間已經到來。

病房的大門被敲響,出現在轉動聲之後的,是從學校歸來了的七瀨天。

「我回來了——陸,今天身體還好嗎?有沒有多休息?」

「呀!天哥你回來了!」

七瀨陸眼中頓時閃耀出點點光芒,對著自己最喜歡的天哥展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

然而七瀨天卻直覺自己這個寶貝弟弟的聲音好像有那麼一點地不對:「陸……這些花瓣是?你該不會自己跑下樓了吧?」

「不是!我有聽話!這些是我在走廊的陽台拿到的,做成了這個,鐺鐺!給天哥升上新學期的禮物!」

「陸……」七瀨天對此感到有些無奈,他嘆了嘆氣儘量放柔了聲音表示:「謝謝你,我很喜歡,但是陽台的風很大,平常沒事就別去了,好吧就算去了也不要待太久,知道嗎?」

「喔……好……」

「媽媽說店裡今天會比較忙,明天她再來看你,讓我先帶著晚餐過來,我今天就在醫院陪你,然後在這裡順便過一夜。」

「嗯!好!天哥我幫你準備枕頭和被子。」

「別太過興奮了,陸,我們先來吃晚餐,不過等一下我得先做完作業才能陪你玩了,抱歉了吶。」

「不要緊的,天哥不用說抱歉。」七瀨陸拉住天哥的手認真說道:「我只要有天哥在身邊就覺得很幸福了。」

飯後,七瀨陸乖乖自行閱讀著書本,一邊還時不時地就往七瀨天用功的方向偷瞄。

『哇天哥好認真的樣子,好厲害呀!不過……原來一升上新年級,作業就會增加這麼多嗎?唔這樣我之後病好了會不會……我能跟上天哥的進度嗎?』

他心不在焉地將手上的書翻了頁,繼續亂糟糟地想著。

『天哥這樣……感覺好辛苦,等一下還是讓天哥先休息,我來哼歌給他聽。』

七瀨陸邊想邊點頭偷笑了起來,惹得七瀨天狐疑地回望過來。

他只好趕緊拿高了書擋住自己心虛的表情,然後期待地等著時間流逝。

然後……

然後等他再睜眼,就發現天哥正在幫他拉上棉被。

「天哥……」

「吵醒你了嗎?抱歉,陸你接著睡吧!」

七瀨陸還暈呼呼地,卻掙扎著坐起身來:「咦……我居然……睡著了?呼……還好有天哥你叫我。」

七瀨天沒好氣地笑著他道:「我說的應該是要你繼續睡吧?只是不小心稍微動作大了點才吵醒了你。」

「不要!這樣子太浪費,好不容易天哥終於有空了。」

「好吧……我知道陸一直都在乖乖地等我,現在作業也都確實完成了,那陸今天想要我陪你玩什麼?」

然而七瀨陸卻搖了搖頭表示:「天哥你坐這邊,今天我想讓我——」

「不行。」七瀨天馬上就知道自己弟弟接下來想要說些什麼,於是再次重複起地N次的說教:「我不同意,我們不是已經說好了嗎?你的身體狀況不能做這些唱歌跳舞的劇烈活動。」

「可是……這個真的……」

七瀨天決心要終止這個話題,於是直接決定道:「學校音樂課剛好教了一首世界著名的歌曲,就讓我來唱給陸聽聽看吧!」

「不行——」

這回倒換成是七瀨陸極力拒絕了。

「陸?你怎麼……」

「因為天哥明明也很累了……」七瀨陸突然向前撲進了天哥的懷中,左左右右地來回蹭著頭,像是在撒嬌一般:「我不要天哥這樣辛苦地陪我,不需要這樣,天哥休息了好不好?」

七瀨天抱住他,不自覺地揚起了嘴角來,柔著聲音輕輕答應道:「我知道了,那我今天就跟陸一起早點上床休息,不過至少要讓我念一個睡前故事給你聽。」

「嗯!」

七瀨陸急急忙忙動身起來,挪出了一塊身旁的位置,然後拿起床頭的那本書。

「我想聽天哥念這個。」

七瀨天整理好手邊的東西,然後爬進被窩中,與七瀨陸緊緊靠在一起,接過了書翻了翻:「《太陽與人文》是嗎?陸好棒呀已經能讀懂這麼難的內容了?」

「嘿嘿沒有啦……」七瀨陸被誇得有點臉紅:「其實我有很多地方都還看不懂……」

「沒關係,我會負責解釋給陸聽。」

「嗯嗯!」

七瀨天那一聲聲清脆又響亮的聲音,每一句都深深地印在了七瀨陸的心中,無法忘卻。

「——因為太陽本身用來發光發熱的燃料含量非常龐大,所以相較於生命週期較短暫的我們人類來說,太陽總是象徵著永遠的存在……」

「天哥,那個書上面說的『永遠』……是什麼意思呢?」七瀨陸還記得自己早上的那個問題。

「『永遠』的話,就是一種時間上的概念,表示能持續很長很長一段時間,通常都是用來指某個東西不會改變。」

「哇!感覺起來……好厲害……」

「是呢!太陽照射出的光能熱能,給予我們地球上所有生命需要的能量,真的是非常厲害。」七瀨天闔上書本放回床頭,替兩人拉好了被子宣布:「好了,故事就到這裡,我們可以睡了。」

七瀨陸握著天哥的手,心滿意足地繼續感嘆著:「那我跟天哥也要像它一樣。」

「……陸是說想要成為像太陽一樣強大嗎?」

「不是在說太陽啦!」七瀨陸搖了搖頭表示:「是在說永遠,我跟天哥一起,要像永遠,不要改變。」

「陸……」七瀨天心情複雜地看著他,神情似乎有點哀傷。

「說好了呦!天哥!」

「……好,我跟陸一起,永遠都不要改變。」

「嗯!」

「那麼陸,晚安了,趕快好好休息,讓身體好起來。」

「天哥……」

「噓——」

七瀨陸閉著眼睛,手上感受著天哥傳來溫度,安撫了他內心不敢開口的寂寞。

但也許是因為他才剛小睡過的緣故,鼓譟的心情不停在腦中迴盪著,叫他難以平靜下來安然入睡。

『快睡快睡快睡……啊這個香味!是天哥頭髮上的味道,原來媽媽換掉之前那個洗髮精的牌子了嗎?』

像這樣停不下來的胡思亂想,讓七瀨陸終於還是忍不住偷偷睜開了眼。

『嗚……好黑喔……不過天哥在這裡……好像就沒有那麼可怕了……』

他將兩人牽住的手慢慢往自己這邊移動了點,接著忽然發覺到天哥好像已經入睡了的事實。

『呀……天哥果然是太累了,還好有我在照顧天哥。』

七瀨陸不免為此小小得意了一下。

就在他又在想著一些關於天哥的事情時,不知怎麼地,一邊就慢慢哼起了那個旋律。

輕輕地,小小又稚嫩的聲音,一點點一滴滴,慢慢落在病房的空氣之中。

那是一種想要給人聆聽,卻又害被被發現到的心情。

七瀨陸放輕聲音,緩緩呢喃出最後那一句的歌詞,虔誠地像是一位祈禱者。

他總是希望,自己能夠幫上天哥什麼忙。

所以……如果他的這首歌能帶給天哥一個好夢,那就真的是太好了。

真的……太好了……




End.(完)

******
嗚嗚每次看官方劇情都是滿口摻了玻璃渣的糖T_T
然後種村老師的官方漫畫根本就是在玻璃渣中玩猜猜糖粒在哪裡的遊戲(淚),每次看到陸陸一臉落寞地看著天哥就好心疼,天哥總是主動推開陸陸不能好好對陸陸說真話的樣子也好心塞orz人家想看他們兄弟互寵互餵糖吃啦PД`q

然後是本篇文章自我私設捏造設定的部分,主要就是有2個:
1.陸陸說自己過去很少在他人面前唱歌
2.陸陸遇見的那個教他唱歌的大哥哥其實就是Z(嗶——),而且其實已經(嗶——)了,其靈感來自於官方設定說陸陸能看見鬼並與其溝通。

文中天哥自言會負責表演給陸陸想看的歌舞,是取自官方漫畫上的設定。

以上就是因為想看天陸兄弟互寵,而生出來的充滿天陸兄弟一來一往開花對話的自嗨文(泣),他們真的是對彼此互相珍惜珍愛的天使兄弟呀!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

  • 【天陸】巡星者 【天陸】巡星者
    *IDOLiSH7(偶像星願)同人衍生文*CP為97天陸,九条天x七瀨陸*AU平行時空,科幻宇宙*BL清水向,歡樂搞笑浪…
    抹茶罐 2018-09-03 03: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