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漢子也很有萌點│魔鬼終結者5的莎拉.康納



  初代莎拉.康納的角色關鍵詞接近「努力地勇敢」,她面對自己一無所知的未來,逃亡著,強迫自己面對突如其來的命運。到了第二集,因為生下了註定偉大的孩子,所以她更坦然地迎向挑戰,保護著約翰.康納和人類的未來,堅強、溫柔地化身成「戰鬥的慈母」。  但新版的莎拉卻不太一樣。

  因為9歲就遇到莫名其妙的追殺,也知道自己未來還會遇到更多莫名其妙的追殺,所以她必然有些過度的早熟。但卻沒有一路世故、老練到極致,因為從小就失去父母的她,身邊一直有著如父親般強悍,讓人覺得可以依賴的T-800。所以她為終結者取名「老爹」,然後極其幸運地,留住了心底那個想要被人保護,希望能向父親撒嬌的小女孩。

  作為一名演員,艾蜜莉.克拉克確實詮釋出了新版莎拉.康納該有的女孩特質。例如劇中她不時凝望「老爹」的那些眼神,對莎拉來說,無論她再怎麼熟悉槍械與作戰,要她不把T-800看成自己唯一的親人,根本就不符合人性的常理。因此,面對這個交錯在女漢子、女孩、女兒之間的角色,如果沒有一張同時能夠演繹成熟與稚氣的娃娃臉,幾乎無從處理新版莎拉.康納的角色氣質。例如演出初代莎拉的琳達.漢彌頓,無論相貌或身形,便很難令人聯想她「對味」的可能。

  當然,把成果都歸功給長相或身高,其實對艾蜜莉.克拉克並不公平。事實上,因為劇情把故事起點提前到了1973年,新版莎拉.康納的心理自然會比前代來得更為複雜。因為9歲就知道了自己的未來,過於壯闊的述說及使命,必然會牽引著懵懂少女的想像。於是,某種「明明未經人事卻一直憧憬自己身為人母、有個偉大的孩子」的情感,又會在女漢子、女孩、女兒的身份之間,再深劃出作為女性、女人和母親的糾葛。
  
  例如她明明知道自己真的愛上凱爾,卻仍然壓抑、掙扎、拒絕的那段情節,對莎拉來說,這個動作不只是推開了心儀對象的求愛,更等於否決了自己一路走來的人生,無論是想像、擔心、恐懼或憧憬的一切。
  
  「他就是我一直在等待的人嗎?」

  第一次見到凱爾的時候,莎拉這麼問著自己。作為一名少女,在9歲到20歲的11年裡,她不斷從講述中得知,未來會出現一個願意付出生命保護她的男人。因為他們相愛,早已陷入絕望的世界將重新獲得希望及曙光,而他們的孩子,則會支持著屬於人類的世界,並且守護著父親的茁壯,直到促成他與母親的相遇。

  就算沒有白馬和蘋果,這個故事也夠浪漫了。

  所以我們很難形容少女親手斬斷這場做了11年的夢時會有多痛,但,她終究也就這麼做了。因為她知道,自己一直掛在心上,期盼見上一面的兒子,未來不僅不會成為那個偉大的救世主,甚至更會變成一個協助機械帝國毀滅人類的壞蛋。所以她在內心世界裡角力著,試圖抽離少女時期對愛情與親情的憧憬,在「一直等待的那個人」面前,強迫自己從「女人」變成「母親」,再從「母親」還原成「人類」。

儘管,這些心境轉折不過只是螢幕上的幾鏡、幾秒,但在科幻、戰鬥以外,以《魔鬼終結者5:創世契機》而言,這類情思拉扯的橋段其實相當常見。也正因為如此,無論《冰與火之歌》或「龍后」如何話題滿滿,作為一名演員,能夠在眼神、表情、肢體語言之間表現出心理矛盾與立場轉換的實感,艾蜜莉.克拉克的演技,自然有她更勝於臉蛋與身材的支點。
.
.
.
.
.
.
.
.
.
.
.
.
.
.
我對龍后一點興趣都沒有。
但這個莎拉康納簡直不給人任何閃躲的機會......。

堅強卻纖細,勇敢卻純真,
母性卻可愛,率性卻溫柔。

我中槍了。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