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悟空為什麼要保護地球?




  嚴格來說,孫悟空其實是一個很可憐的人。作為一個外星人,在地球,他沒有任何親人。雖然被孫悟飯爺爺收養,獲得了視如己出的疼愛;但,一個月圓之夜,巨猿化的自己,卻踩死了這位慈祥、溫暖的老先生。當然,在與達爾決戰之前,這件事連悟空自己都不知道。可是,不管再怎麼說,一個純真的孩子,在感受過短暫的溫暖後,突然失去唯一的家人,只能舉目無親地,一個人在深山裡成長;不管想幾次,都令人覺得鼻酸......。  《七龍珠》的主題曲 ── 〈摩訶不思議アドベンチャー〉(神秘的冒險)中,有個非常動人的畫面,出現在1分33秒 ──





  偌大的地球裡,小小的悟空,撐著爺爺留給他的如意棒,在很高很高的地方,一個人向遠處看。雖然,在包子山的大自然裡,有很多好吃的食物,也有漂亮的景色和動物朋友;但,爺爺不在了之後,小小的生命,其實不知道自己到底要做些什麼,也不知道未來該往哪裡去。所以他爬得很高、很高,想用自己的眼睛看一看,在那些沒有去過的地方,會不會,有什麼在等待著呢?

  只不過,期待的同時,也同樣覺得擔心。如果離開了那個曾經有爺爺的家,會不會,反而遇到一些討厭的事、討厭的人呢?最後,飛機飛了進來。尋找龍珠的女孩,拉著他,展開一場又一場旅行。彷彿呼應著曲子與歌詞的內容,所謂「不思議な旅が始まるぜ」(神秘的旅行,這就要開始了!)、「不思議な夢を見に行こう」(去見識一下神秘的夢想吧!),就這樣,以名為「世界」的寶島為舞台(この世はでっかい宝島),累積成了《七龍珠》的一切......。

  故事中,悟空不只一次拯救了地球與全人類。甚至,就連因為賽魯遊戲而死去後,仍不時如同顯靈一般,來回於人世及冥界,鼓勵悟飯繼續維持地球的和平。在動漫畫的傳統邏輯裡,主角不計一切代價、全力保護人類與世界,是再理所當然也沒有的事。也就因為這樣,所以對大多數的觀眾而言,無論悟空被打得多慘,無論面臨多少次絕境、甚至只能以自我犧牲的方式,從賽亞人(拉帝茲)和賽魯手中挽救地球;也很少有人會想起,作為一個「人」,他為什麼寧願雙掌朝天、全無防備地面對敵人,也要堅持孤注一擲,賭一個名為「元氣玉」的逆轉機會。





  「我是地球人!」

  除了強調自己是「在地球長大的賽亞人」,曾有許多次,悟空如此說明自己的身份。對他來說,就算知道了拉帝茲、達列斯的存在,就算知道了巴達克、賽亞人與貝吉達行星的事,其實依舊改變不了,他與地球之間的羈絆。就種族的立場而言,他當然瞭解為什麼該痛恨弗力札。尤其,當達爾悲憤地死在自己眼前,他確實並不疑惑,自己必須以賽亞人的身份,向宇宙霸主提出挑戰。然而,儘管如此,比起從未見過面的父親、族人,真正令他在乎的,終究還是地球的夥伴。於是,克林的死,成了開啟傳說之門的鑰匙,造就了憤怒與情感的化身 ── 超級賽亞人。

  自從被布瑪帶出包子山,每一段旅程,都讓悟空認識許許多多的人。從飲茶、普亞路、比拉夫、紅領巾軍,到龜仙人、克林、天津飯、凱里神與波波,原本什麼都沒有的他,漸漸找到自己的容身之處。住著牛魔王和琪琪的烤鍋山、有著龜仙人與拉琪的龜屋島、能夠與神對話的空中宮殿、總是有求必應的膠囊股份公司......。一張張熟悉的面孔,無論曾經對決、格鬥或共患難,正因為有這些人,當年那個獨自抓著如意棒,茫然遠望的小生命,才能真的走進眼前的世界,活在自己的人生裡。所以,為了保護這個美好而溫暖的世界,為了報答那些願意接受他,與他一起活著的夥伴,不管來的人是正是邪、是強是弱,只要覬覦地球與和平分毫,他絕對不允許。

  賽魯遊戲的末段,雖然悟飯突破了障礙之牆,獲得了超越超級賽亞人的力量,卻因為搶救崩潰負傷的達爾,被賽魯逼到了絕境。透過界王的傳聲,身為父親的悟空,除了把琪琪託付給悟飯,更不忘記出言提醒,現在只剩下他能保護地球。換言之,也許一直以來,對抗比克大魔王、對抗拉帝茲及達爾、對抗弗力札、對抗生化人,其實都不是因為他多有使命感與正義感,而是因為,有能力做到這些事的人,只有他一個。所以,在意識到英雄不英雄、最強不最強的問題以前,為了讓所有自己重視的人,都能不被奪走小小的容身之地,他挺身而出,戰鬥著,彷彿比誰都熱衷。但說到底,喜愛武道、追逐突破、享受鬥技與愛好爭戰,並不能混為一談。





  悟空有多愛自己的家人,從故事中,看不到太明顯的端倪。但不難發現,即使他是個重視親情的丈夫、疼愛孩子的父親,對於承載著世人的大環境 ── 地球,卻永遠有著更超然的珍惜。不只一次,悟空一面面對強大的敵人,一面想著,如果自己不在了,到底還有誰能保護地球。也正因為如此,所以在漫畫版的最後,悟空離開了妻子和孩子,帶著魔人轉世的烏普,展開了實踐承諾的修行。換言之,如果行為準則是件可以量化的事,對悟空來說,比起自己的幸福,名為「地球」的存在,或許正因為包括了更多曾經接納過他、支持過他、溫暖過他的對象,所以,當1+N必然大於1,究竟什麼更必須全心、全力的守護,自然也就不言可喻了。





  或許,少年漫畫的熱血與奉獻,原本就不需要太多理由;或許,賽亞人原本就是熱愛戰鬥的驃悍民族;或許,保護弱者,原本就是強者的天職;或許,打死不退、誓死對抗邪惡,原本就是主角應盡的義務......。但,每次想起悟空發現占卜婆婆座下高手 ── 貓面人其實就是孫悟飯爺爺的時候,那擁抱間的淚水,實在寂寞又無助地,讓人很難不在孤兒與流浪的氛圍中,把《七龍珠》讀成一部「用生命報恩」的故事......。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

  • 我希望 我希望
    我希望我能施恩不忘報,我希望我能感恩圖報。 我希望我能飲水思源,我希望我能重情講義。 我希望我能理性睿智,我希望我能慧眼…
    周文鵬/月鳥齋 2007-07-25 01:03:17
  • 杯墊 杯墊
    今天,我換掉了那個一直放在桌前,但其實並沒什麼在用的吸水杯墊。那是個在鶯歌買的粉紅陶板,圓圓的粗糙感,因為許多難以磨滅的…
    周文鵬/月鳥齋 2008-02-18 05:29:25
  • 戰鬥吧,陀螺! 戰鬥吧,陀螺!
    今天下午,偶然看見一群玩戰鬥陀螺的孩子。雖然之前大概研究過這種本質很古老的新玩具,但還是免不了讚嘆一番,感慨商人加油添醋…
    周文鵬/月鳥齋 2012-05-13 00: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