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年的旅途與追尋 ── 《新世紀福音戰士》漫畫版.完結




  對我們這個世代的讀者來說,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少年漫畫不再如同信仰般,只給出純粹的激昂、奔騰的熱血?又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無論再怎麼戰鬥、勝利,背後卻總會蒙上陰影,在生與死的辨證之間,將血跡、殘缺與傷痕,灑染上少年的笑靨、少女的胴體?  還是認為,動漫作品的內涵,不必然只能糾纏些聳動的議題。無論長短,任何人都會經歷中二病的過程;但,失去、懊恨、無力、封閉、抗拒、絕望、毀滅等負面情感,卻不該是省察和探索的唯一角度。少年們,當然必須學會體認,現實中有太多殘酷、無奈、人性和不完美。然而,無論他們最終會不會成為神話,在被餵食且引導進漆黑以前,是不是,也得先獲得一些確保內在光明的能力呢?

  每次想起這些,總讓我萬分感激,自己所出生的時代,還能令童年塞滿《魔神英雄傳》、《魔動王》、《勇者達鋼號》、《勇者王》…… 這樣的機器人卡通。

  後知後覺的我,昨天深夜,猛然發現《新世紀福音戰士》完結了漫畫。想起高中時,只因為想看葛城美里,結果一路在看不懂、想不開的情緒裡翻攪;甚至,劇場版《死與新生》,看得我離席反胃……。

  十八年後,重新再看EVA。許多原作想反芻給讀者的心路與心得,突然變得瞭然。碇家父子等一眾角色的行為和想法,頓時,也較過去透明得多。這部作品裡,沒有半個想得開的人。每個人都困在自己所以為的價值和觀點,聽說,這也正是AT力場所隱喻的東西。

  於是,碇源堂搞垮了自己和一切、美里和加持分了手、律子服從卻殺了源堂……;每個人都覺得自己身不由己,但其實,沒有哪個人真的去做些什麼。或許,不斷異變與傾塌的大環境,令大家彷彿無從選擇,只能一直被推著往下走;但,說到底,也不過就是駝鳥所共識的大局罷了。

  我沒有特別喜歡渚薰。但,他至少是整個故事裡,相對比較自由、比較誠實而勇敢的角色……。

  最後,美里之於真嗣、真嗣之於美里、零之於真嗣、真嗣之於零,是我覺得最值得玩味的兩段感情。在我眼裡,美里告別真嗣前的一吻,代表了少年的啟程,以及青春期的結束。

  除了意義複雜的綾波之外,嚴格來說,美里是最後一個守護著真嗣,同時重疊了母親、姐姐、朋友、師長的人。選擇抬頭或蜷縮?她的離去,已經是少年無法再逃避的路口。至於綾波零,與其說是某種戀母的象徵,倒不如,看成是少年對於同伴、同類的慕求,以及初識性別、情欲以後,無意之間,所煉混在友誼中的愛情……。

  成長與獨立,總伴隨著眷戀及呵護的散落;前進與啟航,總背負著揮別和回憶的拉扯。

  帶著美里的十字架,獲得救贖的真嗣,為什麼只和明日香、劍治重逢?因為,他們是故事裡最沒有牽絆和罣礙的人,最有機會,再開創出嶄新的人生。

  殘酷天使的行動綱領,原來如是。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

  • 序.評論與賞析4 序.評論與賞析4
    最後,是有關標準如何產生,以及如何設立的問題。多數時候,除非離譜至極,否則這項討論其實沒有明確的對錯。重點在於各項檢視標…
    周文鵬/月鳥齋 2012-02-20 13:1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