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浦紫苑《星間商事株式會社社史編纂室》

  • 部落格: 剝洋蔥
  • 發布時間: 2016-05-15 20:24:51
  • 作者: lucialucy
  • 瀏覽人數: 1367
(點圖可入讀冊,點連結可入博客來,歡迎多購書!)

   對於三浦紫苑的小說,我一直覺得,那除了日系常見的熱血之外,也因作家本人的感性(?)使然,散發出一種無厘頭的搞笑悠哉感。就是在準備期間磨磨蹭蹭,讓人覺得「行不行啊」,可到緊要關頭,又瞬間切換成認真模式。而《星間商事株式會社社史編纂室》不單是延續這個特質外,又因加入了同人女/腐女的立場,更多了些奇妙的.....告解成分?(內有雷)

  小說的構成很奇妙,星間商事這個企業,在數年前成立了社史編纂室的部門,可是最重要的產物,社史卻--一直沒生出來Orz  連員工本人川田幸代都覺得大家太鬆懈了,卻還是務實地(?)藉機利用職場環境打混摸魚寫BL小說,直到同人女身分被爆出(NO!!!!!)課長開始亂熱衷地寫小說想出同人本,可是他亂七八糟的小說內容,卻又隱隱指向公司內部,前輩們閉口不談的黑暗時期,難道,社史編纂工作,其實比想像中,還有更多陰暗刺激的可能?

   既然牽涉到同人女及腐女身分,不得不說,或許是因為出自作家本人的溫柔,小說對於腐女在職場出櫃一事,稍微輕描淡寫了些。同事會揶揄但不過頭,課長更是潛在的腐族群(會購買新刊,然後問部下說:「下一本咧?」)曝露身分對幸代的衝擊,只停留在「好丟臉喔」。這或許是出自對於小說主線後續發展的考量,但也難免令人懷疑,倘若本身不是知曉圈子生態的人,會能夠明白幸代最初激烈反駁、自暴自棄的態度來由嗎?

  畢竟,同事都好淡定地接受她寫BL小說一事欸,頂多是對小說內部的愛情發言,露出顆顆笑容。沒有「你是不是同性戀?」「為什麼女生會對兩個男人的愛情感興趣?」「你不正常!」的指責,當然,情況若真的嚴峻如此,也沒辦法解釋同事為何會支持她追查社史黑幕一事。然而,也因為職場同事的反應溫和,卻也顯現出另一條支線的弔詭。跟著幸代共建三人同人社團的實咲,選擇不跟男友公開自己的興趣,埋葬同人女的身分步入婚姻。對於她的選擇,其他兩人雖然有些受傷有些不贊同,但又多少能理解處境。

  其實我很好奇,對於不瞭解這塊生態的人來說,能準確捕撈到作家想傳遞的矛盾態度嗎?這群同人女/腐女們,不覺得追求興趣有什麼不好,卻仍對外界的歧視眼光有所壓力,覺得要解釋很麻煩(更怕的是解釋不清自此被汙名化的預期被傷害心理),導致對自身既駁斥又加以申辯的認同尷尬。光是動漫就不是一般人認為很正當的興趣了,更別提BL這種會牽涉到更多誤會的存在。想逃逸出不知何時興趣會被炸開的壓力,回歸「正常人」,對過往自己加以否定的心態,真的......能明白嗎?特別是在小說一直沒有碰到大規模的誤解時,實咲的「斬斷連結、揮別過往」心路糾葛,會不會顯得矛盾詭異?

  先撇開這個疑問不談,小說其他地方則是頗優秀。幸乃對於逼近三十大關的自己,有著諸多的焦慮,無論是被實咲勾起的婚姻壓力(喜歡現在的男友,但對方是個興致一來就奔去旅行的無羈絆之人啊,真的適合做結婚對象嗎)、職場困境(享受著悠哉環境的便利,但對不起其他認真的部門,也擔心社史編好後的出路),又或者對於這樣每年趕著夏冬兩季的場次出本,到底能延續到何時的恍恍不安?三浦紫苑把一個不算特別認真,卻也會對打混的自己加以鞭策、小小不安的角色,寫得非常真實而具親近感。

  幾個裡小說也寫得頗厲害。本間課長的偽歷史時代小說,真的發展隨性脫序到讓人看了瞬間無力,我非常能懂幸乃雖然從中發現線索,卻又不想相信課長有這個智商佈線指引部下的微妙心境。而幸乃以影印機為契機撰寫的BL年下攻年上受戀情小說,不僅夠清水夠溫和,卻又深深抓住了BL小說對愛情的信仰,發展也跟眾人決議要跟上級對著幹的心態互為表裡,真是Good job!至於魯潘加與烏娜的愛情故事,敘事手法不僅偏向懷舊浪漫(那種強調氛圍及誇張台詞,稍一差池就會顯得搞笑拙劣的手法,真的非常早期敘事呀),卻仍處處對應、意有所指。三篇小說,不僅跟外篇故事處處照應,獨立起來,可讀性也高(特別是BL特別完整,真的是出自愛吧),完全看得出作家功力啊!

  回到整部小說的故事主線,雖然是不起眼的革命,不起眼的反抗上級,但仍稍稍帶出熱血感(我自己是希望可以更猛烈啦,但現在這個說不定正好?畢竟照這群人的性情,太過熱血激昂反而怪怪的)。對於公司不為人知的醜陋交易,固然是以溫柔不張揚的態度輕盈帶過,卻也難以掩抑其剝削、難堪的一面,對商人的現實重利,女性唯一仰賴的,也只有眼前的籌碼。於是,我總會想著,書寫,到底在小說扮演怎樣的角色?一位女性被派去取悅一位男性,其他人要透過她從他身上得到好處,必須要先在文字上取悅她?這樣的交換,其實要說的話,可以套用到很多現實的制度與結構面,可是三浦並不濫情,她只是描繪了一個以現在眼光來說,彷彿幻夢的交易渠道(可那樣的渠道不也在歷史上重演了很多遍?)述說其中的美麗,淡化其中的哀傷,並透過另一名女性,以她的筆,以另一個虛構而浪漫的故事,為其申訴。倘若單獨抽出這些支脈來分析,會覺得這本書意外地嚴肅,只是作家選擇模糊、柔焦,不想那麼明白地直述壓迫。可是細細一想,又覺得哀傷痛愴。
  
  最後,聊一下同人場吧。小說最後,有一個我覺得有些矛盾的情節。就是編纂室的大家既然都已經想到如何夾藏地下版社史入正規版社史的辦法,那為何還要安排眾人跑去同人場擺攤?而且只賣了12本,意義何在?這是bug嗎?還是純粹呼應課長在小說前頭的奇想?我不認為。我覺得這是三浦的某種姿態,她就是要強調,雖然賣出的量不多,雖然以影響面來說微不足道,雖然好像只是多一道可有可無的程序,但是.......不能只用這個來衡量。

  地下版社史再怎樣「真實」,也得以夾藏方式處理在正規社史內。可在同人場中,它是可以光明正大拿出來擺售的。同人場這個不受規範的特性,這個.......說好聽點是獨立說難聽點是太不受矚目而不被管制的「獨立」,說來微妙,它提供了一個空間,一個發聲的空間,無論是女性難以對外大聲啟齒的興趣,無論是因為太難堪太黑暗了被迫禁聲的歷史,都有個被看見的可能。而人們也很奇妙地利用了它既封閉又公開的雙重矛盾,進行展演,並渴盼,被認識的可能。可能是我私心放大其中意義了吧,可我願意相信,其中還有這樣的宣示,迴盪其中。

又:
1. 澄清一下,小說內部是用「動漫展」指稱社團參與的活動,但為了強調同人的特殊性,我還是用「同人場」來替代。
2. 同人女不等於腐女,雖然前者指稱的對象越來越模糊(以前是限定有出本的人?現在好像是不論作者或讀者?),但後者主要是沉迷於BL作品的人,以自嘲方式自稱自己的名詞。

以往的書評:

三浦紫苑《啟航吧!編舟計畫》:令人神往的意念
三浦紫苑《腐興趣~不只是興趣!》
2015選書:翻譯小說(內有三浦紫苑《強風吹拂》心得)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