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森豪與自然對話的儀式

文/黃長春整理

「陶藝學習是一種與自然對話的儀式,在本質上是一門抽象的造型藝術,而在生活上卻是最實用的創造活動。」現年五十三歲的陶藝家羅森豪這麼說。

羅森豪的作品〈天目碗〉。圖/羅森豪.雄獅美術提供

的確!土壤具有母親孕育萬物的溫柔與養分。東西方的創世神話,訴說著人類的血肉是來自於塵土,耶和華與女媧均以泥土造人,吹氣至人類鼻孔,賦予其靈慧的生命活力;而「塵歸塵、土歸土」的既定觀念,也傾訴了人生的最終歸宿是──大地之母。

所以,土壤是活生生的,不僅「有成千上萬的微生物在其中,也有多少先人與萬物的血肉遺骸在裡面,走進自然,抓一把泥土,就會感到生命的偉大。」羅森豪這麼說。

重回母土的懷抱

羅森豪曾任台北教育大學藝術系系主任與研究所所長。我與他相識於十年前,起緣於我這位小編輯「求教」於他的拜訪。當時,我手上有幾本國外陶藝DIY的書籍,正猶豫是否編製成中文版時,在資深同事的建議與陪伴下,到台北教育大學求教於他。

交談中,他很肯定外文書的品質與教學。結束訪談後,他送我們搭電梯離開,當門正關起時,他突然從外面按住按鈕,向電梯裡面的我們說:「其實,應該編製一本更符合國人身心靈需求的陶藝創作書籍才是。」

他告訴我們,陶藝不僅僅是工藝,更是追求身心靈提升的藝術創作。在創作的過程中,應以日常生活所需,還有傳統文化之美為基礎,朝著大自然、心靈、家庭、婚姻、信仰、友誼、公私生活空間作為創作的主題方向,讓陶藝的傳統技法,因創意而日新月異;隨生活而時時永恆。

在我們的力邀下,他展開撰寫《陶藝創作:生活、創意與技法》的漫長旅程。五年後,我才拿到他上千張示範步驟的圖檔及文字。在編校這本書時,我理解到做陶與寫書法很像,都是一種修行,在享受孤獨與禪意的同時,心靈得以淨化與提升。

因為揉土時重複有序的動作、均勻節奏的呼吸,以及時時流下、滴入陶土的汗水,都能使人感受到重回母土懷抱的平靜與溫暖。他說:「現在坊間有很好的練土機,但對一個陶藝工作者而言,即使有了機械幫助練土,要上工作台之前,還是會習慣性地用雙手把土再重新地揉一遍,以確定陶土的狀態,這就好像開始做陶前的一種祈福儀式。」

來自嘉義的羅森豪,高中時曾在飯店打工,也畫過廣告看板。他的才華得到師長的賞識,於是鼓勵並資助他北上投考國立藝專。就讀藝專期間,他的優異表現,備受前輩陶藝家林葆家的肯定。林葆家夫婦待他如親子,不僅邀他住進家裡,在生活上對他多方照顧,日後更引導他走向陶藝創作之路。

尊重自然傳統與關愛他人

羅森豪曾送我一個陶片平安符,他說這是為漁民所製的。某次他到澎湖度假,發現漁民辛苦出外打魚的同時,還得絞盡腦汁保護他們身上佩戴的平安符,如何不受海水潑濺而潮溼。為了解決漁民的困擾,他先到廟宇向神明擲筊,經神明同意後,將請得的香灰清洗、過篩,以百分之三十的比例加入基本釉中,調配成香灰釉,再把它噴灑在陶片上,放進窯裡燒成,最後再將這些燒好的平安符送給當地漁民。

這些神明加持過,以雕花壓印象徵福氣的蝙蝠或蝴蝶平安符,不僅能配戴在身,亦可掛在船身,以求漁穫豐收、平安歸航。

這個經驗分享,讓我感到他的創意是於奠基於對人的關愛,以及對傳統文化及自然萬物的尊重。

「返璞歸真」是他的創作理念。他省思隨著工商業發達,許多廚房器皿剛硬冰冷,由鐵片快速打出的果汁,是否能保持最原始的天然風味呢?

他認為創作與使用陶製的米甕、榨果汁盆與調味罐是有其必要性的,因為這才能保持食物的原色、原味與新鮮度。

的確!肥沃的土壤孕育與承載萬物,早在近萬年前的新石器時代,人們開始農業耕種,陶器就與人們的生活息息相關。對於史前時代的先民而言,陶器不僅僅是盛裝的器皿而已,亦具神祕信仰的浪漫美感。在李澤厚著的《美的歷程》(三民出版),就說明了史前陶器上的幾何紋飾,與部落圖騰的巫術禮儀有關,多來自於自然萬物的外形簡化與圖案化。

羅森豪對傳統「天目」有深入研究。他說:「要用最單純的工法與造型,施以『單一掛含鐵釉漿』來燒出多彩層次的色彩,表現如銀河天體般的美感並不容易,即使用盡一生來燒天目碗,滿意的作品還是相當稀少。」天目碗的星際微塵,象徵著心包太虛的無盡奧祕。

而「天目」也意指「上天之眼」,在其內斂光芒的輝映下,人的靈眸得以睜開,而不再沉睡。不僅是羅森豪,相信許多陶藝工作者,都將「天目」的創作,視為畢生的修行。人的靈眸一旦向內提升,與天目合一,向下俯瞰時,在視野上便能明視萬里,洞鑑古今,再也不受時空所限,而看盡人生宇宙的所有真相。

參考書目:羅森豪著,《陶藝創作:生活、創意與技法》,雄獅美術出版,二○一三年一月。

羅森豪的作品〈陶片平安符〉。圖/羅森豪.雄獅美術提供




來源:2017/10/05 | 人間福報》縱橫古今》【美的顯影】羅森豪與自然對話的儀式 / 作者:黃長春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

  • 素樸之門與敲扣歲月 素樸之門與敲扣歲月
    文/黃長春 謝明錩老師的畫室貼滿了他所寫的精簡短句,有些是他創作時的靈光乍現,但更多的是他創作成敗之後的記錄與反省。「…
    雄獅美術部落格 2017-11-07 10:33:00
  • 李再鈐的尋根之旅 李再鈐的尋根之旅
    文/黃長春圖/雄獅美術、李再鈐提供 李再鈐(一九二八~)福建仙遊人。戰後,一九四八年來台,進入台灣省立師範學院(今國立…
    雄獅美術部落格 2017-03-07 14:23:00
  • 陳景容孤獨的騎士 陳景容孤獨的騎士
    文/黃長春 二十多年前,我剛進雄獅美術時,對於畫家陳景容(一九三四~)的第一印象,是來自一幀公司珍藏的老照片。那是一九…
    雄獅美術部落格 2018-01-30 14:21:00
  • 奚淞 光明靜好 奚淞 光明靜好
    文/黃長春 奚淞老師是一位富有哲思的作家與書畫家,他有顆開放的心,願傾聽並關懷人,這就是他的作品極具魅力的原因。我是在…
    雄獅美術部落格 2017-04-24 14:0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