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憶膠彩畫大師--林之助(-四)

1981年「台灣省膠彩畫協會成立大會」,林之助主席致詞。(曾得標提供)
台灣省膠彩畫協會成立大會

林之助與「膠彩畫」的命名


文/廖瑾瑗(國立台北藝術大學美術學系兼任副教授)

  1981年在林之助的號召與曾得標、謝峰生等門生的奔走下,匯集各縣市支持者的「台灣省膠彩畫協會」,終於完成政府立案手續,為全省美展「膠彩畫部」的登場,打開序幕。一、背景   
1972年9月中日宣布斷交。同年全省美展傳出廢除「國畫部」第二部的聲音,企圖藉此切割國內畫界受到日本近代藝術影響的歷史因子,杜絕日治時期以來台展、府展等等因襲「日本畫」的礦物彩畫風,力捍代表中華民國「國家繪畫」的「國畫部」正統性。兩年後的1974年第28屆全省美展,主辦單位果然在未表明任何具體理由之下,突然宣告取消「國畫部」第二部。

二、先聲
  在這之前,身為「國畫部」第二部評審委員的林之助,已敏銳感受到時代氣氛的不利。於1972年2月編著的高中美術教科書《美術 2》第七課「形式.技法.材料」,便對「國畫部」第一、第二部的媒材特性,區分如下-「水墨畫:就是國畫,重視墨水的濃淡,必須一氣呵成」;「膠水畫:屬於我國古代的工筆畫,礦物性顏料和膠水混合使用。需要相當的經驗才能運用。」前者「水墨畫」以林玉山<雪梅>為例,後者「膠水畫」則以林之助的<青磁>為例。
在此階段,林之助一方面自媒材差異、一方面自歷史淵源,提出新名稱「膠水畫」,嘗試淡化1950年代以來質疑全省美展「國畫部」第二部正統與否的政治性言論。儘管「膠水畫」此名稱並未獲得更進一步的推廣,但就之後的「膠彩畫」命名過程、特別是名詞定義的主軸設定而言,不乏具有先驅性意義,充分展露林之助洞察時代問題核心,積極為「國畫部」第二部尋求脫困之道的使命感。
三、困頓
  1974年遭受廢除命運的全省美展「國畫部」第二部,即至1980年第34屆全省美展使得恢復。其間的七年,對於昔日活躍於「國畫部」第二部的畫家們而言,是個無言抗議的漫長歲月。多變的國際政治局勢與國內反日氣氛,迫使他們必須接受創作舞台受限的事實,而林之助所指導的曾得標等門生,又因1960年代以來積極研發裝框方式、以及受此裝框方式而被開啟的厚塗畫風,致使他們即便想要參展「國畫部」第一部,卻也因厚塗技法無法承受主辦單位所規定的捲軸形式,使得他們只能徘徊在全省美展的會場外,平添心中的無奈。不難想像的是,在這段深陷失去創作舞台的不安當中,有不少「國畫部」第二部的畫家們紛紛棄筆,選擇遠離畫壇。
四、脫困
  不忍見到1974年「國畫部」第二部就此消失的原第二部評審委員們-林之助、陳進、林玉山、蔡草如、許深州以及畫家黃鷗波,於當年9月旋及共組民間團體「長流畫會」,並藉由畫會展覽的舉辦,鼓舞同好。
  但在這同時,林之助深感光憑民間畫會力量,對於今後礦物彩的畫風發展,恐怕仍有不足。此外有鑒於全省美展開辦以來,「國畫部」的爭議多環繞於「日本畫」、「東洋畫」、「國畫」等等定義問題,因此他仍選擇由畫種名稱的改革著手,並於1977年月刊雜誌《雄獅美術》2月號,正式提出「膠彩畫」一詞,言明:「水墨與膠彩,各有其高妙之處;只能依性情有所選擇,而沒有高下之分...全省美展合理的制度是分水墨與膠彩兩部,使繪畫者各依所好充分發揮。」同年6月並於台北市龍門畫廊主辦「全台膠彩名家畫展」,展現以「膠彩畫」開闢新境的決心。
  就在林之助積極展開上述「膠彩畫」正名行動的前後,負責承辦1977年第31屆全省美展的教育廳第五科藝術教育股股長林金悔,透過向林之助請教籌辦事宜的機會,對於1974年廢除「國畫部」第二部的原委,有了深入的了解,並進而產生協助之意。
  果然,翌年1978年透過展覽規章的修正,林之助、陳進等人接獲「國畫部」第一部的邀展,並且於1980年第34屆全省美展,主辦單位恢復了「國畫部」第二部的設置。   舞台的再次開啟,自是令「國畫部」第二部的畫家們,感到雀躍不已。但為了避免舊事重演,這一回林之助等人顯得更加積極,不再安於被歸類於「國畫部」第二部,而是朝向全省美展「膠彩畫部」的成立推動。
五、定名
  1981年在林之助的號召與曾得標、謝峰生等門生的奔走下,匯集各縣市支持者的「台灣省膠彩畫協會」,終於完成政府立案手續,為全省美展「膠彩畫部」的登場,打開序幕。
  1982年「台灣省膠彩畫協會」正式名列第36屆全省美展籌辦單位,並由曾得標代表上台,力陳全省美展應另設「膠彩畫部」的主張。此項提案不僅未被撤回,更因會議間林玉山、楊三郎等委員的出聲力挺,一舉達到1983年第37屆全省美展廢「國畫部」第二部、改立「膠彩畫部」的新措施,為林之助近十年的努力,畫下完美的句點。
林之助 青瓷(膠水作)
林之助 青瓷(膠水作)
林玉山 雪梅(水墨)
林玉山 雪梅(水墨)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