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隆河岸的新人文景觀 之二:陳植棋〉

陳植棋 淡水風景.jpg
陳植棋(1906-1931)是倪蔣懷的至交,他出生於汐止橫科的富有人家,一九二一年南港公學校畢業後,進入師範學校就讀。然而一九二四年十一月,因修業旅行路線之爭,引發抗辯,竟演成學潮,參與學潮的陳植棋慘遭遭退學處分。
遭到退學處分的翌年,陳植棋在石川老師的鼓勵下,直接以同等學歷投考東京美術學校,幸運地一試及第,成為東京美術學校西洋畫科的學生。

在東京美校習畫的五年間,陳植棋常利用寒暑假返台。時值倪蔣懷在台北開設美術研究所,陳植棋是常客,經常對學員們大談東京畫壇見聞,並鼓勵張萬傳、洪瑞麟、陳德旺等年輕畫友赴日留學,這群愛好美術的青年們也都以陳植棋為馬首是瞻。其後,張萬傳、洪瑞麟、陳德旺陸續到日本,也都受到陳植棋的照顧。慷慨熱情,帶著俠氣的陳植棋,天生便具有一種桀驁不馴的性格,表現在創作上則會出現跳脫拘泥保守的奔放作風。

一九二八年、一九三○年,陳植棋曾兩次入選帝展,除了實力受到肯定以外,他畫中強烈的個人色彩也相當引人注意。當時,東京美校坐擁學院權威地位,一九三○年代東京畫壇所興起的在野派作風卻一直被摒擋於門牆之外,陳植棋理因身處在如此嚴謹的學院錘鍊中,然而正值青春、敏感、探索年代的青年畫家,卻仍舊心儀在野派的作風。所以陳植棋大多數的作品常帶有偏離帝展穩健主軸,獨具突破性的筆觸、構成和色彩,而與當年日本在野派的大膽、狂放有幾許相通之處。

在台灣近代美術上一代畫家間人緣特佳的陳植棋,赴日留學時正值一九二○年代台灣新美術運動蔚起,可是到三○年代台灣美術運動即將衝上高潮,陳植棋卻已撒手人世。

一九三一年,陳植棋病逝汐止故居,這位可敬又可嘆的先行者,僅僅在人世停留了二十五載,卻在台灣美術史上綻放出最早的野獸派光芒,他的作品中透露出心靈的奮鬥與掙扎,反映著熱情而又悲劇性的人格特質。


ps. 本文節錄自李欽賢著作--《台灣美術之旅》, 據著作權法第51及52條規定,為報導、評論、教學、研究或其他正當目的之必要,並無營利行為之合理範圍內,得以引用並請載明出處。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