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彎可樂」── 梅丁衍 (創作自述)

文/梅丁衍

  物質的文化符號始終是我的興趣所在 ; 與其說是人們創造物質文明,倒不如說是人們因沉溺於物質改造而顯示其生命意義之所在。就社會學觀點,如果毀滅或忽略物質文明符號的意義,那麼社會也就不存在,於是,我從物質史學習認識自己。

  當代社會的物質符號有其強烈的流行生產性格,而我關注的則是依附在台灣近代史邁脈絡下的物質符號,或可說是一種個人成長史所延伸的社會學考察。拜網路拍賣之賜,昔日的跳蚤市場得與圖書館知識結合成一旁大的「fLea-brary」學(本人創字)。由於物質出土(清倉)在先,文獻考據追隨在後,致使過去幾近滅絕的社會集體瑣碎記憶得以逐漸還原,大開眼界,同時潛移默化,增進了歷史意識。當然,在這個歷史拼圖過成程中,穿梭驚豔的盡是歷史的感慨與無奈。
梅丁衍 傳聞舅舅
  這次展覽除了延續之前以我台灣老照相作為創想的基調,代之以懷舊物質符號為素材之外,最大的差別是,我將收得的老物件(柑仔店雜物)予以重新安排組合,以靜物的概念來述說個人歷史記憶。西方靜物畫史源自於羅馬時代的基督教,此後,由人物畫的陪襯地位而逐漸演變為獨立畫題,不過,其寫實風貌卻隨著現代繪畫的興起而式微,自從塞尚、畢卡索解構靜物畫之後,靜物寫實則淪為藝術習作。

  個人有意對寫實靜物釋以新意,除前略述所謂「fLea-brary」的背景之外,就是想探討近代台灣物質文明史中的集體記憶,這是個記憶夾雜著日本的殖民歷史與國共內戰、國際冷戰史等相關內容。本人適逢戰後嬰兒潮所生,可謂集前輩記憶與親臨冷戰戒嚴經驗,及融合旅居西方生活體驗與面臨知識全球化考驗下的軟載體。台灣常民物質符號可以系統化的被歸類、連結、再閱讀。在形式上,我刻意保留某種古典寫實的氛圍,部份理由是對十九世紀寫實主義精神(前工業革命)的回應,以及對台灣光初期四O年代發生的「新現實主義」的再探,因而,此處的「靜物」是藝術借屍還魂的手段,它不是「真」的靜物畫,而是一種觀點。

  在技術上,我採用數位繪圖軟體製作,這些「道具」經由個別擺拍,然後再經由電腦合成、修飾,例如,為求燭光下的微光效果,先得攝取多種曝光值之圖像,餘則憑藉肉眼經驗來虛擬古典氛圍,因而此系列作品我稱之為「手繪新古典數位虛擬寫實主義」,「手繪」與「感觀」在此拌演著隱性數位科技的對立面,作品擁有數位影相藝術的基本元素與條件,在畫面中,我刻意保留傳統凹版技術與繪畫的肌理感,最後再以精密的電腦輸圖呈現,因而它們是攝影、版畫、油畫、素描的複合體,這些限量也都是原作,屬於複合藝術創作的範疇,它們也是一種台灣常民歷史畫。

梅丁衍 台灣可樂展邀請卡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

  • 我的爸爸呂基正 我的爸爸呂基正
    文/呂玟 呂基正1970玉山雄姿24x33公分我爸爸很可能是台灣戰後,畫台灣山岳,畫過最多、或是畫得最久的畫家了。他到…
    雄獅美術部落格 2009-04-17 17:3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