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中的法律/排放有毒物質的法律責任

空汙法8月初起正式上路,環保署長李應元多次親上火線,說明高汙染的老舊汽機車管理的問題。.....

新聞中的法律/排放有毒物質的法律責任
2018-08-27 00:08經濟日報 游成淵、林佳薇(作者是明永聯合法律事務所律師)


空汙法8月初起正式上路,環保署長李應元多次親上火線,說明高汙染的老舊汽機車管理的問題。其實立法院也通過刑法第190條之1排放有毒物質罪修正案,最受矚目的,是將原來須證明汙染行為致發生公共危險的舊法,刪除致生公共危險,只需投棄排放有害健康之物汙染空氣等環境媒介,即構成犯罪。

此外,也放寬汙染定義,增列未遂犯處罰,擴大處罰對象,規定個人情節顯著輕微者不罰等。修正的目的是為了因應以往環境犯罪,難以證明致生公共危險的司法實務困境,也是回應司改國是會議的建議。但這樣的修法卻有不少問題。

立法說明所定義的汙染概念,與其他環境特別法明顯不同。水汙法所稱之水汙染,指水因其他因素介入變更品質,以致「影響正常用途或危害國民健康及生活環境」,而空汙法中的「空氣汙染物」,指空氣中有「足以直接或間接妨害國民健康或生活環境之物質」。

至於刑法第190條之1所稱的污染,指各種空氣、土壤、河川或其他水體,只要因物質、生物或能量介入,使外形變得混濁、污穢,或使其物理、化學或生物性質發生變化,或使已受汙染環境媒介品質更形惡化即屬之。因此,不論其是否危害國民健康及生活環境,只要使環境媒介變得更為惡化不佳,就屬於刑法所稱的汙染。相較於空汙法、水汙法等規定,刑法明顯放寬汙染之概念。

新法刪除具體危險犯的規定,造成行為人只要投放毒物或有害健康之物,而汙染空氣、水等環境媒介,即成立犯罪,不必審酌是否有公共危險,也不必審酌公共危險是否因投放行為造成。

配合新法放寬汙染涵義,過於寬鬆的規定,恐將導致違法案件數大幅增加,使機關執法成本大增,廠商也因不同法令內容,致無所適從。

從構成要件明確性來看,由於汙染、毒物及有害健康之物概念不明確,毒物或有害健康物質種類繁多,其類別、數量甚至是交互作用下,何者具有侵害危險,對於環境以及人類的影響如何,均有賴專業判斷。

若可先由行政機關認定違法與否,具體化相關概念再進入司法審查,一方面可使受規範者有明確標準可資遵循,於司法判斷時亦可減少爭議,避免行政機關與司法機關認定的歧異。

新法增訂情節輕微者不罰,立法說明以極少量的衣物漂白劑或碗盤清潔劑為例,表示汙染程度顯然輕微或具社會相當性不罰,但此部分概念不明確,欠缺明確性。

且若汙染行為及程度顯然輕微,認無科予刑責之必要,不論是個人或事業內的人員觸犯,理應同享此待遇,何以廠商或事業場所的人員觸犯時無從適用?

此外,包括環境特別法與刑法間如何適用,以及不同環境媒介汙染的刑事處罰,是否應置於同一法律規範內等,亦多有爭議。本次修法是為了維護環境,解決過往法制設計適用上的困難,但修法內容問題不小,建議政府重行審酌再行提案修正。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