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論:蘇炳坤無罪 司改的正面力量

又是一件冤、錯案考驗台灣的司法正義,所幸蘇炳坤最終被宣判無罪,.......

蘋論:蘇炳坤無罪 司改的正面力量
2018/08/10


又是一件冤、錯案考驗台灣的司法正義,所幸蘇炳坤最終被宣判無罪,證明台灣的司法除錯機制仍然有效;也為司法改革提供了更強勁有理的正當性。

32年前,新竹金瑞珍銀樓遭二蒙面歹徒搶劫金飾,老闆被砍傷。不久慣竊郭中雄因另案被捕,警方刑求取供,郭被迫誣陷有過節的蘇炳坤共同犯下搶案,蘇否認,二人收押。一審判蘇無罪,二審改判15年定讞,迫使蘇逃亡而遭通緝。1997年6月蘇被逮入獄,2000年陳水扁總統特赦蘇。2017年蘇第5度聲請再審,高院裁准,前天再審獲判無罪。全案創下遭總統特赦後獲判無罪之首例,具有劃時代的意義。合議庭法官公開坦承,因院檢警辦案疏失造成冤案,並承諾蘇「32年你的委曲和苦難,會換來進一步的司法改革」。

造成本冤案的三大主因是:一、警方便宜行事,不當取供,導致郭中雄不實供述;二、檢方對警方資料照單全收,草率起訴;三、有罪判決未落實無罪推定原則,對證據真實性沒有詳加調查。審判長周盈文除了對蘇承諾會換來進一步的司法改革外,更表示:「我們會從你的個案汲取教訓,引以為戒,更加落實人權保障。」

刑求常是冤案來源

刑求取供是威權時代辦案的萬靈丹,刁民只要供述不合警方的主觀心證,就是一輪酷刑,你就是銅筋鐵骨也得哀哀求饒,要聽什麼就供什麼。這是一切冤案的來源,絕不見容於民主時代與機制。郭中雄就說,當初被捕後,警察從他鼻中灌水,拿鐵鎚隔電話簿猛敲他頭部,逼他咬出幾個來,只好誣陷有宿怨的蘇炳坤,向警方交差。蘇炳坤也在庭上說半夜被警方帶走刑求,還被轄區分局長恐嚇威脅「再不承認就拿槍斃了你」。

如今已69歲的蘇炳坤獲還清白後哽咽表示,含冤32年「說良心話,我高興不起來,我本來就無罪」,清白來得「太晚了」,他好好的人生被害成這樣子,事業沒了,人也老了,「現在有時想到這件事還會掉眼淚,心很痛,人生都毀掉了。」雖然在2000年時獲總統特赦,但蘇認為「特赦不代表還回清白」,一再爭取再審才終於如願。

仔細看本案的細節,會發現當時的檢警辦案是多麼荒唐混帳、多麼黑暗昏瞶。被搶銀樓老闆雖指認歹徒「好像」是郭與蘇,但老闆夫妻又說歹徒身高約165到168公分,沒戴眼鏡,與蘇特徵不合;更荒謬的是警方起贓的金飾,根本不是金瑞珍被搶的東西,相關證據都不足以認定蘇的罪行,竟判刑15年,難怪民間都不相信、不尊敬司法,逼得蔡英文當局非推動司改不可。
回頭看看蘇建和的三死囚案,一再更審,到最後因時間拖得太長,竟連兇刀這麼重要的證據都遺失,其他相關證據也所餘不全,這種情形當然要判無罪,即使人真是他們所殺,也只能判無罪,卻為了法官的權威、面子與尊嚴堅持判決死刑。

所幸全台有關人士奔走呼號,才救下3人性命,改判無罪,但3人獲無罪判決時已不復入監時的青春模樣,人生徹底崩潰。


若判死無補救機會
空軍小兵江國慶被控殺害小女生,熬不過刑求下自白認罪,遭到槍決。死後才有另案被捕的歹徒承認殺害女童,江算是白死了。全球主張廢死的一個重要的理由就是冤錯假案不絕如縷,如果當年蘇炳坤被判死刑,是正義殺人,不是毫無補救的機會了嗎?我們對於合議庭審判長的勇氣和正義判決,給予熱烈的掌聲,也因此對司法改革產生信心。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