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照專欄:絕對不適當的禮貌

這是個驚人的畫面,出現在7月3日的台灣電視新聞上,一個男子手持薄薄的幾張列印文件,......

楊照專欄:絕對不適當的禮貌(楊照)
2018/07/11 蘋果日報
作家


這是個驚人的畫面,出現在7月3日的台灣電視新聞上,一個男子手持薄薄的幾張列印文件,對著鏡頭,口氣溫文、面帶微笑地宣布顯然就是那幾張紙上所寫的內容。

這個人是台灣高等法院的行政庭長林瑞斌,他要宣布的,是高院對於「小燈泡命案」的二審判決。從一個角度看,林瑞斌的表現禮貌、合宜,語速不疾不徐,聲調好聽,的確善盡了做為法院發言人向媒體公布消息的職責。然而從另一個角度看,他的表現卻讓人不得不感到極端古怪,難以理解,甚至為之心寒。

態度輕鬆如同機器

關鍵在於他的態度和他要宣布的消息內容,存在著不可思議的落差。

他說的,是近年來台灣出現過最冷酷血腥的一樁命案,不只是被殺害的,是一個只有4歲的小女孩,絕對不會有任何抵抗的能力,兇手在小孩身上猛砍了26刀,使得小孩當場身首異處,更可怕的,是整件事情發生在光天化日的大街上,小孩媽媽的眼前……

看著林瑞斌微笑的表情,還有他將兇手稱為「王景玉先生」的用語,真的讓人懷疑:他知道這個案件的內容嗎?

兩個可能,第一,他不知道,或說案件內容其實完全不在他心上,那意味著他單純行禮如儀,只是把交到他手上的文稿宣念過去,那麼這樣的發言,豈不等於機器,幹嘛不乾脆發新聞稿就好,或直接用機器來代替人呢?

因為如果是機器,就不會存在令人痛苦懷疑的第二個可能──他知道這案件的內容,那他怎麼完全感受不到案件的沉重,案件帶來的巨大心理壓力,竟然選擇了這樣一種態度?在他的口中,明明牽涉了兩樁少有的人間悲劇,以及一個複雜的法律審理評判程序,不管從哪個角度看,都沒有道理如此輕鬆、如此「正常」啊!

一個罹患嚴重精神疾病的人,身處社會底層,行為異常如此明顯,卻得不到所需的協助處理,以至於犯下如此血腥的案件,這是悲劇。一個4歲的小女孩被突然奪走了性命,失去了長大的機會,一個母親竟然被迫看到女兒遭受不可思議的極端暴力,這是更可怕的悲劇。

在法律上,必須優先考量行為人的自主行為能力,對於沒有完全自主能力的人,和有自主能力的人必須有不同的處罰判斷,這是再重要再關鍵不過的正義觀念。

很明顯的,所有的條件都指向需要嚴肅莊重,甚至是沉痛心情的表現。這麼簡單、這麼明白,然而實質擔負起這個任務的林瑞斌,卻對這簡單而明顯的要求全然無感。

他以為當發言人最重要的就是溫和、微笑、禮貌出現在媒體前吧!很可能也就是那樣總是溫和、微笑、禮貌的表現才讓他得到了這個發言的角色。如果是這樣,那就反映了台灣社會更嚴重的問題,反映了我們的公共組織單位完全不了解如何有效地和社會溝通。

溝通的目的是讓社會明白一個公共議題如何判斷如何處理。要有效溝通首先心中要有溝通的對象,要能設想他們會如何接收這樣的訊息。他們都是活生生的人,也就必然有活生生的感情。沒有感情,不能用對的方式碰觸受眾感情的訊息,要如何讓受眾明白、接受?那就更不要說擺出和受眾感情完全相反的態度,豈不等於是故意要激發受眾的抗拒與反對嗎?

該好好檢討了,為什麼會有行政庭長用這樣的態度激怒了那麼多人,讓這麼多人強烈反對高等法院對「小燈泡命案」的審理結果?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