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放前,政府該做什麼 - 樂多閱讀

開放前,政府該做什麼

福島核災發生後,大量的輻射物質釋放至環境,一是爆炸發生時隨空氣飄送、沉降;........

開放前,政府該做什麼(徐光蓉)
2018/05/17 蘋果日報
媽媽監督核電廠聯盟理事長


福島核災發生後,大量的輻射物質釋放至環境,一是爆炸發生時隨空氣飄送、沉降;這些多數屬揮發性高的輻射物質。另一是因為東京電力公司持續灌水冷卻破損的反應爐,加上擋不住宣洩進來的地下水,反應爐的各類核種隨著水流入海洋。

近年來許多篇科學研究顯示低於人訂的體外「可容許劑量」不代表沒有健康風險。輻射物質不論是進入土壤或海洋,都可能經由動植物攝取,進入人的食物。如果攝取了輻射物質,衰變過程中釋出的高能粒子衝撞周邊組織分子,影響大小需要看這物質釋出能量強弱與在體內停留時間長短而定。

多數檢測只測銫量

2015年日本衛研所在期刊《食衛誌》發表文章,調查福島核災釋出的銫與鍶。銫和鉀的化學性質相似,累積肌肉、肝與腎;鍶和鈣相似,留在骨骼與骨髓裡,幾乎無法排出體外;相較之下,銫-137衰變釋出的能量較低,且在人體內待的時間比較短,衝擊比較低。

因為銫在衰變會釋出加馬射線,容易量度,輻射食品檢測基本上都只測銫-加馬射線。但鍶只釋放貝塔射線,測量不僅耗時而且昂貴,檢測因而過度簡化地假設鍶和銫一起出現──沒測到銫就沒有鍶。但前述文章證實這假設的錯誤;有銫的40個樣本中,25個有鍶;沒有銫的13個樣本中,8個有鍶。更有意思的是取樣是距離福島50至250公里範圍內,遠超出台灣限制農產品進口範圍。也因為多數檢測只測銫含量,日本業者在輻射污染區花工夫灌鉀肥取代環境中的銫,至於是否含鍶,不知!

福島核災發生後政府雖限制福島與周遭4縣市食品進口,但未能徹底阻絕高風險輻食輸入;民眾僅被告知進口食品是否符合「標準」,卻沒有測量數值;種種事由,讓民眾懷疑政府管制輻食的能力。政府應在考慮開放前,1、先參考日本國內與歐美對日本食品管制項目、檢驗紀錄及國人生活習性等,篩選出對台灣民眾的高風險品項。此外,2、應該正式要求日本出口食品具備產地與輻射雙證明,並標示輻射數值;除了讓消費者辨認產地外,也可以清楚了解產品之輻射檢驗資訊。

加強檢驗加工食品

3、提高進口加工食品檢驗率;台灣進口日本食品中,加工食品佔9成以上,但檢驗率僅5至6%;過低的檢驗率讓不肖業者有不少作弊的空間。而簡單加工的農漁產品,輻射強度未必經由加工降低。4、建立台日合作機制,由政府、民間與學者專家組成,進行訪查與檢驗,以獲得更直接的資訊,協助釐清風險。5、強化國內公私單位的輻射檢驗能力,並應定期抽檢進口食品鍶-90含量,作未來修改管制方式的依據。

南韓在福島核災後限制日本13個縣部分食品,8個縣的漁產進口,並要求所有日本食品需要有碘-131、銫之外的其他核種檢測證明。日本多次希望南韓說明制定這些措施的理由與佐證,南韓政府都沒有回應,2015年中日本政府狀告世界貿易組織。今年初,爭端解決小組裁定日本勝訴。有人擔心日本以同樣方式對台灣,乾脆先開放示好,但民眾的健康呢?比較之下,應先檢討台灣所設限制有沒有道理,對多數民眾而言可能已過度寬鬆。日本政府如果要告台灣,應該好好想個理由吧!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