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司法記憶的潘朵拉盒子

司法界的老前輩陳傳岳律師,日前撰寫《埋藏五十年的懺悔》一文直言,50年前擔任法官,.........

打開司法記憶的潘朵拉盒子(林奕宏)
2018/05/17 蘋果日報
南投地方法院法官


司法界的老前輩陳傳岳律師,日前撰寫《埋藏五十年的懺悔》一文直言,50年前擔任法官,時任台北地院院長曹偉修,關說所承審的過失致死案件。曹偉修是國民黨甄選中央黨務調查工作人員,發交司法官訓練所而在1939年畢業派往各地的檢察官。無怪乎關說電話是由總統府打來的。

事隔50年,才經由投書公開出來,想必陳律師內心還是承受相當壓力。對於陳律師的勇氣,筆者深感敬佩。陳律師所述的故事,觸及過去台灣司法史上兩項惡名昭彰的制度:「黨化司法」與「送閱制度」。

就後者來說,以往裁判必須全面送閱,只要院長不蓋章,法官的裁判根本出不了門,審判獨立因此蕩然無存。但全面送閱制度業在1995年廢止,依現行規定,僅有候補法官的裁判必須送閱,也只能在宣判之後送閱。至此,送閱制度已無侵害審判獨立之虞。黨化司法則源於國民政府在訓政時期實行的黨治,前述甄選黨務人員接受司法官訓練的制度是其中一環。不過,從1993年修正的《人民團體法》禁止政黨在法院設置黨團組織,歷經3次政黨輪替,加上法官法明文要求法官全面退出政黨。在制度上,司法與政黨的關係已相當疏遠。

經過上述的制度演變,我們的司法,至少就法院一方而言,已經遠非50年前的模樣。筆者不知為何陳律師僅對廢除全面送閱制度一事,輕描淡寫帶過,其他制度上變革,卻略而未提。如此,極可能強化「現在的司法還跟威權時期一樣」的錯誤認識。

但筆者必須坦承,上述制度變革,以及司法風紀跟文化隨之而來的變遷,不要說民眾不清楚,甚至年輕的法官、檢察官往往同樣搞不清楚台灣司法過去的不堪歷史,從而也背負莫名其妙的原罪。整個社會對於過去乃至現在司法面貌的認識,完全模模糊糊,造成不少無理的指責,也引來錯誤的改革提議。因此,我們必須先試著認識過去。但要釐清司法的黑歷史,光靠個人的挖掘是不夠的,還需要學術與實務界共同努力。

「法官改革司法連線」及「法律快易通:檢仔聊天室」兩個臉書粉專的部分成員,就在去年11月11日自費舉辦台灣司法史研習會,共同了解討論台灣司法的過去。筆者相信這只是開始,未來會有越來越多這類型的活動,去挖掘台灣司法的過去,更精確的認識屬於這塊土地的司法樣貌。

建立受信任的司法

最後,除了感佩陳律師向社會大眾懺悔的義行,筆者更深盼如陳律師這樣的司法前輩們,分享更多台灣司法的過去。也希望這些故事是完整的,不要捕風捉影,甚至是「5%至10%收賄」,卻連一個名字都吐不出來的惡質指控。讓我們還原台灣司法史,也正確理解台灣司法的現況與困境,才能對症下藥地提出改善方案,建立人民信任的司法。千萬別讓司改永遠是門好生意!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

  • 一朝醒來是癡漢 一朝醒來是癡漢
    徐志摩生性風流,不安於室,即便已為人夫,趁著留學英國,仍對林徽音熱烈追求,情書寫到人家老爸看了都驚懼,....
    NEWS公社-2015 2018-05-21 19:5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