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華民國,邏輯不重要

侯友宜當年擔任威權打手的黑歷史露出冰山一角之後,侯副市長坦蕩(厚顏?)地說什麼「黑名單都可以選總統了」、........

在中華民國,邏輯不重要
2018/04/21 17:08 蘋果日報
吳傳立/金融業


侯友宜當年擔任威權打手的黑歷史露出冰山一角之後,侯副市長坦蕩(厚顏?)地說什麼「黑名單都可以選總統了」、「要向前看」之類的話。有些人覺得匪夷所思,覺得侯友宜怎麼能夠說出這種話?難道幸運逃脫集中營的猶太人後來賺了大錢之後,納粹份子不但不需被究責,可以說「猶太人都可以賺大錢了」、「要向前看」這種話而無需受到譴責?這種邏輯之匪夷所思,實在無須贅述。

可是偏偏在中華民國,「邏輯」通不通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覺得很對」。比如說,侯友宜的說法之所以獲得許多人的認同,並不是因為侯友宜的邏輯正確,而是因為:這樣的說法不只是他個人的見解,更是許多中華民國人共同的價值觀。

這些中華民國人打從心底認定過去打壓刑求槍斃暗殺民主人士的大小兩蔣是偉大的領導人,而所謂的戒嚴時期是美好的時代。直到今天,多數的中華民國人不還都樂見中正紀念堂以陵寢/廟宇的型態,座落在理應代表理性思維與進步價值的國家圖書館對面嗎?

總之,在「價值觀」上,中華民國人根本不在乎自己的人權,自然也不在乎那些拋頭顱灑熱血替他們爭取人權的人的人權,當然也就沒有理由去痛恨那些威權政府的打手;所以宋楚瑜這樣的人成為總統的候選人,與侯友宜這樣的人成為新北市長的候選人,成為中華民國的日常風景。基本上兩者本來就是同一件事情嘛!

同一件事情

說到「同一件事」,蕭萬長俯首貼耳地恭敬聆聽習近平「兩岸統一大業」的訓示,中國國民黨(毫不意外地)沒有任何反對、批判的聲音。基本上這與統一促進黨在街頭搖旗吶喊「兩岸統一」也是同一件事啊!然而,多數的中華民國人覺得「被中國併吞也沒什麼不好」,基本上這與中華民國人對於《中華民國憲法》增修條文明白寫著「為因應國家統一前之需要......」卻覺得毫不奇怪,本質上都是同一件事情。

奇怪,一個兩千三百萬人組成的政治實體,有自己的軍隊、選自己的總統,主權持續獨立了幾十年之後的今天,怎麼還會腦袋發昏地去期待一個連上網都不自由、威權獨裁至斯的中國早日民主、並且幻想著「被併吞也沒有什麼不好」呢?

可是,再一次,對於中華民國人而言,邏輯通不通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覺得很對」就好了。因為「如果主張獨立之後中國打過來怎麼辦?」所以,代表中國國民黨~那個「主張一個中國」、「不反對台灣被併吞」的政黨~參選新北市長的威權打手侯友宜,依舊可以獲得許多的選民支持。

繞了半天,最後我們發現了,原來那「同一件事情」的核心主軸,就是已經深植中華民國人心的奴化思想:「民主可以當飯吃嗎?」、「什麼核心價值啊、人權啊都不重要,活下去最重要」。所以「轉型正義不重要,和解共生比較重要」;「維護民主人權不重要,中國不要打過來比較重要」。在誘人的利益與可怕的強權前面,中華民國人選擇以一種奴隸的姿態苟活著,具體的病徵就是「在內政上不在乎人權」、「在國際關係上不在乎主權」。

當你以為「當時大家都選擇服從」

客觀的事實是,在威權時代,並非大家都選擇服從的。但是,所謂的一葉之秋,當蔡英文總統理直氣壯地說出「威權時期不是大家都選擇服從嗎」這種話,也就不難想見奴化思想在台灣這塊土地上如何地根深蒂固,簡直是「蕃薯不怕人權爛,只求奴隸代代傳」了!於是乎,也難怪蔡英文向宋楚瑜這種人請教轉型正義、侯友宜這種人參選新北市長、領台灣人高薪的高階退役將領高喊「國軍共軍都是中國軍」了。

也無怪乎,當蔡英文以轉型正義作為競選口號、台灣人也確實讓他當上了總統之後,結果蔡英文的轉型正義竟是讓婦聯會可以輕易銷毀幾十箱的資料,更是在世大運裡面派出黑衣憲兵綁架人民卻毫無檢討作為。

本就痛恨民進黨、討厭蔡英文的黨國思想擁抱者固然持續批評蔡英文;恨鐵不成鋼的部分台灣人也火力全開批判蔡政府。心疼蔡英文、民進黨的人認為幾十年的罪惡如何能夠期待一朝除盡?這樣的辯護確實有其道理。但是,兩年過去了,在國會過半、全面執政的態勢之下,威權時代的種種罪惡依舊、甚至一一洗白(想想代表中華民國出席APEC的中華民國總統特使宋楚瑜),而民主時代的各種罪惡還在持續上演(想想世大運公然綁架民眾的黑衣憲兵),而對於公然唱和對岸「兩岸一家親」統戰口號、對於周子瑜、李明哲們的悲哀視若無睹的柯文哲還再三禮讓......。

於是那些替民進黨、替蔡英文辯護「那是因為公務體系裡面還有太多反改革人士」的說辭不免越來越顯無力,台灣的前途也不免日趨晦暗了。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