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理性美中貿易戰 台灣面臨考驗

先說在前面,我實在無法用經濟政策的理性分析,解釋美國川普總統貿然開打貿易戰的作為。........

不理性美中貿易戰 台灣面臨考驗
2018-04-04 23:57聯合報 劉瑞華/清華大學經濟學系教授


先說在前面,我實在無法用經濟政策的理性分析,解釋美國川普總統貿然開打貿易戰的作為。缺乏合理邏輯的市場干擾,使這場攸關全球經濟的美中衝突,更加危險難測。

川普宣布對鋼鋁課徵關稅,以國家安全為理由就已經讓人莫名其妙。當時,懂門道的人就奇怪,明明是以中國大陸為目標,怎麼會捨三○一優先觀察名單不用。現在,果然動用了三○一,說要改善貿易失衡,卻不經談判施壓,而逕行列出課徵關稅產品。

美國財政部長來自華爾街,見股市大跌,想粉飾太平,還說與中方正在協商。話才講完,大陸已經宣布了反制的課稅產品,貿易戰儼然就要開打。

不過,大陸方面還未宣布實施的日期,可以說仍在文攻武嚇的階段。這個作法的理由,倒比美國的做法容易理解。大陸公布的反制產品項目,首先以農產品和汽車等製造品為主,顯然考慮到這些產業位於川普選民所在之處,而美國的期中選舉將在十一月舉行。目前參眾兩院都是共和黨居多數的局面,如果年底選後共和黨敗選,不僅川普的聲勢受挫,還可能讓國會成為制衡總統的力量。

雖然大陸願意以戰止戰,但如果川普就是一心想惹事,雙方的貿易衝突還是會發生。這個問題不僅美國各界擔憂,全世界也跟著傷腦筋。不過,當然不能以為川普是無事生非的人,找不出經濟理性,也許有政治的理由。也許川普認為,這是動員支持者的有效方法,畢竟他在競選時就一直高喊民粹式的保護主義。也可能「通俄門」的調查步步逼近,貿易戰可以轉移注意焦點。

政治的算計,遠比經濟理性難以預測,這是我在一開始說這場風波特別危險的原因。還有更加危險的因素,是全球經濟從二○○九年金融海嘯復甦以來,就沒有重大的修正。長達九年的成長,已經吹出不小的資金泡沫,各國的貨幣寬鬆與低利率又讓央行的政策調控能力受限。回頭想想,上世紀三○年代的經濟大蕭條,就是關稅所引起的,而從那場歷史經驗中發展出的全球貿易金融制度,如今又再度受到考驗。

經濟景氣循環有起有落,市場的力量通常大過政策,順勢而為比較容易,問題是在景氣向上成長的時候,很少見實質的改革。危機來臨時,也許就是轉機。

台灣在一九八○年代也曾經名列三○一優先觀察名單,被迫開放市場以及立法保護智慧財產權,而這也成為後來發展高科技產業的開端。如今內外環境雖然都有極大的改變,但台灣最好的發展方式,仍然是利用全球市場,以及強化競爭力。

貿易戰當然是對我們很不利的事,然而從台灣經濟奇蹟落到成長率低於全球平均,這場危機也許會帶來真正的反省與覺悟。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